文章搜索:
从原乡到新乡:以第三只眼看移民文学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11-21 来源:侨报


如果给移民一个标准,他不该是过客。从原乡到新乡,是移地、移根、移心、移文化,慢慢变成一个人类的新品种。过新的生活;适应新的社合;接受新的文化、风俗、习惯、律法;面到新的挑战和挫折,过程有想融入主流社会而变不了,或欲保留原来的生活方式与思维不想变,却由不得自己的许多挣扎、冲击、顿挫、转折、冲突和高潮。以文学之心去体会,文学之眼去观察,文学之笔去点染,这新品种人类的欢笑、忧伤、幸福和苦痛的艺术记号就是移民文学。当然,年复年,代复代,新移民不再新,成为居民国民,又有另一种移民的文学内容。

其实中国人移民,移出也移入,由来已久。在中国的文学史上先有《左传》中“楚村晋用”的说法,后有宣和遗事中“离乡背井”的咏叹,这都是移民文学的产物。离开故土移民他国的原因有多种,有人自愿,也有的是不得已,还有的是被强制逼迫的。也许人会不同意,说安土重迁的国人迁来迁去都在中华大地上,不等于移民出国的大事。我们不能以交通科技发达的今日,来看历史上的中国,在秦始皇以前,周王室式微,各国都是独立的个体,语言风俗不尽相同,文字犹未统一,那形态就类似今日的欧洲,因此如商鞅之求仕于秦,就似现在的职业移民。再如五胡乱华的时代,百姓南去出现了客家族群;晋室不得不逃离故地移至南方以图苟延,而胡人成为中原的新主人,北魏孝文帝更曾邀迁都洛阳,实行汉化以求融入汉人的社会。记录这些经验、体会、观察的文字,感怀的诗赋,都可以说是移民文学。

缩小题目到北美“华美族”。文学的主题,从“来!来!来!来台大。去!去!去!去美国。”的一代,由留学而变成他们自我调侃的学留,到晚近的新笑话,说美国不是5O州而是52州,因为又多了福州和温州;这笑话至少在纽约市很流行。这些演进变化和形形色色的文学作品风貌,从昨日到今天的发展,我就不说了。需要谈到北美的移民文学还缺了一块。

在美国犹他州的Promontory,有一处史迹叫Golden snike,那是Union Pacific和Cenral Pacific两条铁路的交会点。1869年5月10日钉下最后一枚象征性的金钉。而Central Pacific线从加州的Sacramento东行到Promontory,则是超过一万猪仔华工的成绩。在那小小的陈列室中,挂着的图片,最突出的画面,是矮小瘦弱的身型,在高壮的洋上司监督下抡起半人长的大榔头敲向铁轨的动作。由脑后飞到半空中的“猪尾巴”,可以见到所使出的力道,看看他们脸上那卑微、讨好、虔诚的表情,再看看展示柜内的盛装劣酒的各式满是气泡的丑陋玻璃瓶(饮酒以抗犹他冬季酷寒),真有要泪下的感觉。他们都到哪里去了?多少人回了故土,多少人流落消失于人海,多少人伤亡埋骨斯地,又有多少人就此留下成为我们北美移民的祖先。在华人的移民文学中我们需要也期待具有震撼能量的作品,那该是一部长篇小说或是史诗!移民文学不该只是身边文学,应有更高更广的天地,更深刻的内容,这一段历史不应是空白。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