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基于加拿大发展机会的人生设计范例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1-9-2 来源:新东方

1997年元旦,有个小伙子非要约我和他见面,他从遥远的外地来北京新东方读托福,当天晚上就要坐两天火车回去。他一定要在离京前见我,因为他在出国问题上遇到一些"烦恼和困惑",要和我聊一聊,同时,还想问问关于加拿大移民的事情。

经过交谈,我知道他的名字叫任挪和,从一个没有名气的大学毕业,学的是电脑,现在一个快要倒闭的国营机构从事电脑工作。来北京考托福的目的是为了去美国留学。1997年的元旦,离中央决心搞活国营企业的十五届四中全会还有遥远的两年半,任挪和等不及了。可是不幸的是,像许多有心出国无力考试的朋友一样,任挪和考来考去,只考了560多分。离美国的距离,比四中全会还远。

在这个新年第一天的早晨让我流下眼泪的是,作为一个电脑工程师,他在这家经营不善的国营企业里每月收入才500元人民币。任挪和已经结婚,太太的工资比他还低,因此婚姻还算稳固。当我听说他们夫妇用这点钱还养着一对五岁的双胞胎女儿时,感动得几乎要真哭,而不是假哭。

托福太低,GRE还没有考,况且根据他的能力,考了也是白考。任挪和获得奖学金去美国留学的希望非常渺茫。说得明白一点,可能性几乎等于零。如果自费出国留学,狗日的美元怎么办?即使他豁出去砸锅卖铁、凑足读书的钱、又侥幸拿到签证去了美国,太太和双胞胎女儿留在国内用什么来煮饭?任挪和的出国前景近乎绝境。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何处村?

于是他想起办加拿大移民。根据他的本科学历和电脑工作经历,他符合加拿大独立移民资格,如果办理的话成功应该没有问题。托福560分的英语实力,去美国留学差一些,但申请加拿大移民,却并不寒碜。听他说了几句不自信的英语,我知道他的口语能力足够让他应付移民面试,获得通过应该没有问题。但接下来的问题是,办理移民的经费怎么办?根据他的经济状况,即使他自己"自助"办理移民,他也办不起。政府费、入境费、公证费、面试旅行费用、落地安家费,没有几万人民币怎么也下不来。如果欠下一屁股债务,即使去了加拿大,他的双胞胎女儿也不会真正欢乐。加拿大移民似乎是任挪和扭转人生困境的捷径,但如何绕过经济窘迫的路障?新年来到万象新,但任挪和的人生风景,似乎并没有显露春色。

于是我肃然,正襟危坐,对他说了这么一番话,这些话至今想起来都使我自己激动不已。我说:"你的困境,其实不是出不出国。你的问题,是首先在国内你就不成功,你从事电脑,是一个大有前途的行业。但500元的工资你居然能日复一日地将就下去,个人发展速度太慢!既不符合改革开放精神,也不符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理论。这样下去,对不起你的太太和双胞胎女儿。

树挪死,人挪活。在这个快要倒闭的企业干了七八年的你,不能再陪着它一起走向破产。借问酒家何处去,徐师遥指中关村。如果可能的话,回去你应该立即辞去你的工作,后天到家,大后天再来北京。我要是你,干脆就不回去了,直接在这里找工作!中关村那么多公司,任何一个小老板,都会欢迎你加入――只要起薪要得低一些就行。
在中关村,你就是卖电脑,也可以挣个2,000元人民币。在中关村,住一间草屋、吃一碗面条,一个月有1,000块钱也能生存。挣两千,花一千,还有一千,按时寄给你的太太,让她感受一次作女人真好的滋味,也让自己,体会一次不再遭太太白眼的自豪――原来,作男人也挺好。因此,你的首要任务,应该不是债台高筑办出国,而是在国内用自己的才能,解决经济上的赤贫状态,证明自己并非无能。那时候,再来找我为你设计下一步人生宏图。"
慷慨之后,任挪和从我的记忆中走远。令我惊讶的是,春节后的一天,他突然出现在我的办公室。他已经辞职来到北京,正在找工作。由于没有联络地址,他要借新东方咨询处的电话,当作他求职简历上的号码。同时,经过反复考虑,他还是找父母借了一些钱,开始办理加拿大移民,因为他不想等太久。

转眼又是一年。这是1998年的春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一个讲英语的男子,在电话里说他叫什么"詹姆斯任",号称是我们的一个移民客户,马上要去香港面试,约我给他面试培训云云。听着他流利的英语,我有点自卑:徐老师我要么不说英语,要说只对比我差的人说,免得让人听出破绽来。讲了半天,我才知道,这个"詹姆斯任",就是任挪和。

他到北京之后,先到一家美国小公司做软件开发,后来又换了一家公司"月薪不高,才5,000元人民币"。一年之内,收入猛增十倍,虽然"不高",但却"很快"。由于公司使用英语,所以口语也突飞猛进,英语已经成为他的工作语言。给我打电话时他正在珠海出差,独立负责开发一个项目。最使我欣喜的是,从他自信的口气中,已完全听不出一年前元旦时的愁苦和春节后的迷茫。我身边又多了一个充满朝气、踌躇满志的成功者。

1998年8月,他取道北京去加拿大,行前来新东方看我。他的太太很漂亮,一对双胞胎女儿也和妈妈长得一样漂亮。任挪和给我带来两个白兰瓜。他告诉我,四月份拿到加拿大移民签证后,立即通过网上开始寻找工作,经过多次电子邮件往返,好几个小时的长途电话,加上美国公司老板的推荐,多伦多一家电脑公司已经Offer给他一份工作。只是"年薪不高,才50,000加元"。我问他去加拿大有什么困难,他说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已经落实了工作,要比一年半前来北京时容易多了。

詹姆斯任和我热烈拥抱告别。从此我再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但我知道,有一天我肯定还会接到他的电话,再次分享他人生故事的续篇。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