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给英语不好者打气—我的面试经历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1-7-20 来源:加拿大美康






我95年计算机系本科毕业,一直从事软件开发,申请职业为计算机程序员,有亲属加分。申请是通过移民公司办理的:

1999年6月 递表HK;
1999年7月 得到FN;
1999年11月 考ielts,overband:4.5;
2001年2月 通知4月2日面试。

一. 试前准备

一接到面试通知,本人就决定要好好利用一个多月的时间练练我可怜的听力和口语。在这里我必须说明,本人ielts考试中听力4分,口语4分。显而易见,我的英语听力口语都是很差的,读书的时候从来没有练过,为了参加ielts考试,狠心练了几个月的听力,而我的口语训练,至考试之前,有史以来加起来一共不到1个小时。

为了准备好这次面试,从移民公司找到了一些问题集,大约120个问题,都是移民官可能问的、关于申请者家庭与教育背景、专业与工作情况以及抵加后生活工作计划的相关问题。另外,又从本论坛上找了二十多篇前人的或成功或失败的面试经验文章,认真看完。我认为这些经验非常重要,因为移民面试对我们都很陌生,毕竟不同于大家熟悉的学校考试。

要搞好试前准备,任务显然是艰巨的,谁都清楚面试时与移民官的语言交流是决定性的。不幸的是,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虽然我有大把的空闲时间,甚至借助于咳嗽的小毛病,给领导一个身体不好的印象,而没有被安排出差或者什么工作任务,但由于在办理去香港的手续上碰到比较大的麻烦,花了不少时间,以及把更多的时间用在玩网络游戏上,所以这次准备很失败,自认为最重要的、关于工作经历方面的问题,一直到踏上香港的土地上,还没有准备好答案,也许口语上有很大进步,在原来1个小时的基础上增长了3倍,达到了4个小时的经验。

提前两天到香港,赶紧把问题准备完,并把所有问题答案背了两遍。

二. 面试过程

没有预先踩点,由香港亲属带领,于4月2日早上7点40分左右到达加拿大领事馆所在地——交易广场12楼。 门上布告提醒,移民面试排一队,非移民面试排另一队。已有人在排队,空气不太好,又颇觉无聊,下去到海边溜达10分钟,返回,再排队,我前面已有10多人。8点正,由一使馆人员开门,发号进入,并提醒陪同人员禁止入内,很快到我,亲属想进,被拒。 进入之后,四处打量,内部格局与多位前人描述大体一致,大厅中间为一排排的坐椅,一侧为一个个编号的小房间,也就是面试室,另一侧为洗手间及其他办公室,大厅中间上空挂着一个长条状电子屏。

在广播的提示下,在一个窗口拿原来的编号换了另外一个号,H29,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下。现在还只是8点半,时间还早,我的面试通知上约定的面试时间为9:15am,静静地看着电子屏,我看过的面试文章告诉我,电子屏会通知某某号码到某某房间去面试。 这样坐了约5分钟,正盯着屏幕,开始进门发号的男子走过来,喊道:“谁是H29?”,一愣,是我啊,“我是”,“已经广播了好多遍,4号房间面试”。怎么没有听到呢?我一直盯着电子屏啊。忙扭头找4号房间,赫然发现我恰好坐在4号房间门口,4号房门开着,隔着玻璃挡板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华裔漂亮小姐,眼睛直盯着我,面露不乐。当时很是尴尬,硬着头皮站起走过去。

ME:“sorry, sorry, sorry……..”
SHE:“don't you know English?”
ME:“sorry……” 此时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所有理由都是牵强的。
SHE:“We have noticed you many times, you don't get it, ..….”
ME:“sorry……”
SHE:“You should say I’m very sorry for that.”
ME:“I’m very sorry.”
这时候她脸色有好转,但还不是移民官应有的和蔼可亲的笑容。
SHE:“Sit down, please.” 我继续站着。没有把我立即赶走,万幸。
SHE:“Why don’t you wear business suit and have a tie?” 立马呆住,
没有想到会有这个问题,来之前香港亲属跟我说,老外对穿着很随便的,不要穿衬衫打领带。我本来是准备穿衬衫的,也没有带西装到香港来。当时穿着一件T恤,外面套一件康威运动衣。但在这儿发现几乎所以其他人都是穿得很严肃,很体面。
ME:“en…en…”,有半分钟,“I think it’s not important.” 很不理直气壮。
SHE:“Your english is not good.” 沉默,没有异议。
SHE:“Ok, I’m your interview officer,I’ll talk with you by English,during the process,you can tell me if you can not understand me, ok?”
ME:“I see.”
SHE:“Ok, give me your interview letter.” 给她。
SHE:“Ok, give me your education certificate and transcript.” 把毕业证书、学位证书与成绩单递上。她扫一眼,验过。在她手上一堆我的老材料里,翻了我的ielts成绩单,指着对我说,“your ielts record is not good.”我知道,不用提醒。
SHE:“Give me your bank certificate.” 我有点糊涂,以为开始就给她了。 ME:“I have given you.” SHE:“have given me?” ME:“Yeah.” 于是她把她手上的材料找了一遍,又一遍,没有。
ME:“oh, sorry, it should be here.” 我想起还没有给她,从包里翻出,给她。
SHE:“How did you improve your English after your ielts test?” 我只是偶尔看看英文电视节目,练练听力。
ME:“Yeah, I often watch English TV, and chat with friends in English corner.” 在英语角聊天是骗她的。 SHE:“How many times?”
ME:“en……,about thirty times.”
SHE:“in one month?” 太夸张了吧,一个月有30天在英语角聊天?
ME:“About one year.” 接下来问了一些关于我亲属在香港的事,略。
SHE:“Can you tell me something about your graduation thesis?”
Me:“I developed the personnel management system of our university by c language.”
SHE:“By C language?did you study this course ?” 我一惊,要有麻烦,我们大学中没有学过这门课程,但如果你回答没有学过这门功课,她会怀疑你。
ME:“Sure.” SHE:“Can you find it out?” 她指着我的成绩单。一听到这句话,我快傻了,但不到两秒钟,我一下想到我们曾经学过一门叫程序设计的课程,可以冒充。还好我之前稍微翻了一下程序单,注意了一下主要的专业课程,以防问到。我拿过成绩单,立即指给她看,没有意见。
SHE:“Have you ever studied any other programming language course?”
ME:“Yeah, pascal.” 又指给她看。
SHE:“Ok, I decide to approve your application. But you should study English hard, or else you can not get job in Canada.”

啊?就这样过了?根本没有问我任何工作上的问题,以及去了加拿大后有什么打算啊。一开始的两个下马威到现在还没有完全让我平静,喜讯就来了?也太戏剧化了吧。给了我体检表,叮嘱我要交上登陆费和护照后,时间不超过20分钟,我就出来了,冲着大厅近处的朋友们挤出了一点笑容,出去了。我听到一个女孩小声说,“一定很简单”,她哪里知道我的惊险历程啊。当天我应该是第一个走的。

我的英语虽然很烂,但在我等面试通知的漫长时间里,偶尔能练一下听力,因此整个面试中,她的话我还是都能听懂,至少90%以上能听懂,否则肯定给刷了。

从我的情况大家可以看到很多东西,如移民官是很友善的,不会卡你的,等等,这些东西有很多朋友在论谈上已经说到了,也许有点特别的是,对于英语不好的朋友,你可以从我这儿能找到信心,坚持练英语,来得及。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