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旅加新移民谈“我的2003”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4-1-4 来源:加拿大《环球华报》


旧岁即逝,新年将至,最是善感的时候。回顾2003年,几经风雨,苦辣酸甜,心中别有一番滋味。在这辞旧迎新的日子里,我们备感关心的,是今年刚刚登陆加拿大的新移民朋友,不知道他们在这段时光中,有着什么样的感受。是安居乐业的欢欣,还是苦寻工作而不得的无奈?让我们带您走进他们的生活,领略他们的内心世界。在欢笑与泪水中,一起被生活感动。
   
老少五口合家欢
   
来自南京的裴翔是技术移民,今年8月携妻子和女儿来到温哥华。两个星期之前,他成功地把岳父岳母也接了过来。现在,一家五口幸福地团聚了。看见裴翔的时候,他正和孩子一起装饰家中的第一棵圣诞树。两位老人慈祥地注视着孩子,眉梢眼角满是笑意。
   
与大多数技术移民相比,裴翔是幸运的。他的幸运并不是他找到了工作,而在于他并不需要因为移民加拿大而放弃在国内的工作。裴翔在国内与几个合伙人一起经营一间进出口公司,每天晩上孩子睡着了以后,他就打开MSN的摄像头,通过网络指挥国内的事务。他笑着说:“我属于半失业状态。”
   
由于知道在温哥华找工作困难,裴翔根本就没有认眞找工作,只是让几个朋友帮忙介绍,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在国内担任文员的妻子,由于要带孩子,也没有考虑找工作。长期从事进出口贸易的裴翔颇有一些积蓄,所以他并没有着急。裴翔计划先帮妻子和女儿在这里扎下根基,明年春节之后就要回国,当个“航天员”。
   
不过,裴翔也没有放弃在温哥华可能存在的机会。他说,自己出国之前,在国内开旅行社的朋友请他帮忙留意开展旅游业的前景,另外,也有在国内作房地产的朋友很有兴趣引进加拿大的木结构建筑技术,为有需要的顾客特别定做木结构的别墅。裴翔说,这个项目目前的市场前景非常看好。
   
裴翔自己的贸易公司主要和美国有生意来往,加拿大的合作伙伴只有蒙特利尔的一家公司。他承认与美国相比,加拿大的商机太少,但他发现自己公司销售的帽子在Toys Rus和The Bay都有销售,有一次看见母子3人每人头戴一顶,心里也很有成就感,“让我暂时忘了自己还在失业。”
   
第一次全家一起在加拿大过圣诞节,裴翔的兴奋程度明显不及上小学3年级的女儿。看着女儿快乐地围着圣诞树上窜下跳,裴翔觉得移民加拿大对女儿来说,是个正确的选择。他觉得加拿大的敎育方式可以给孩子更多自我发展的空间,更适合自己对孩子的期待。
   
裴翔说,在这里读书,孩子没有什么压力,每天放学回家书包都是空的,没有国内没完没了的作业。孩子每天都很开心,做父母的也感到欣慰。裴翔还指出,这边的成绩单上老师对孩子的能力与不足写得很详细,使家长对孩子的学业有全面的了解,不像中国的成绩单那样只偏重名次和分数。
   
半个月前刚从南京来到温哥华的岳父岳母,对温哥华的一切都很满意。70多岁的老俩口每天都去本拿比中央公园散步,老人家对温哥华清新的空气赞不绝口,“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感觉呢。”说来也怪,本来老俩口都有高血压的毛病,可是来了温哥华之后,血压竟然恢复正常了。虽然不知道确切的原因,但想来清新的空气与美好的环境,一定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裴翔为岳父岳母办的签证到明年10月过期,老俩口打算在温哥华住上一年,好好感受一下这里的四季。过了春节,一家人打算坐火车去多伦多,一路上遇到好玩的城市就停下来,老人家很是向往这趟旅程。
   
裴翔在国内的时候可以开公司的车上班,然而到了温哥华后,驾照却几次都没有考下来。没办法,只好每次出门都坐架空列车。不过裴翔没有觉得不便,反而觉得可以更接近自然,更有利于锻炼身体。现在他有空的时候就去打网球、溜直排轮、健身,自己感觉生活很充实。
   
目前裴翔一家人在Metro town附近租住一套公寓,不过前几天已经看好了一套29万元的高层公寓,就等着办过户手续了。由于美金汇率太低,他们也选择了尽量少付首期。一家人对新房都很满意,虽然在汇率上要损失一些钱,也只好认了。裴翔说,自己由于作贸易的缘故去过很多国家,以前一直想把全家人接到国外感受一下美好的风光,现在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也不能说有什么成就感,不过是完成了一件心事吧。”裴翔看着妻子和孩子,欣慰地说。
   
把生意做到主流社会去
   
来自广东的冯应雄一家是投资移民。今年4月,冯应雄自己先来到温哥华,在伯纳比买好了一栋房子,7月8日这天,把妻子和一对儿女接了过来。一家人有房有车,俨然一派中产阶级的模样。
   
虽然与大多数的移民相比,冯应雄一家有经济上的优势,但是由于学历不高,他的英文基础比较差。太太在国内有保姆伺候,现在所有的家务都要自己做,心理有些不平衡。10岁的女儿在国内没有学过英文,读书很困难。1岁的小儿子正是最闹人的年龄,需要妈妈每天24小时的照顾。万事开头难,冯应雄一家也度过了几个月的适应期。
   
大概3个月后,女儿开始慢慢适应了学校的课程。校方也为了照顾新移民子女,在她旁边的座位上安排了一名小翻译,如果课堂上有听不懂的就问,现在基本上老师讲的都可以理解。小儿子也开始适应这边的食品,长得活泼可爱。看着一对儿女,冯应雄感到自己不能坐吃山空,虽然很多人吿诉他在加拿大做生意很难,但他还是决定,不管怎样都要尝试一下。他自信地说:“既然在大陆可以做得有声有色,在这里也要赚加拿大人的钱,实现自身的价値。”
   
在国内从事贸易的冯应雄发现茶叶是一个大有可为的商机。在和一些老华侨咨询后,他决定做茶叶进口的生意。冯应雄把茶叶从中国的浙江、福建和云南运到温哥华,在自己家的地下室分类包装,再转销给茶叶经销商。同时,他也经营一些茶具和工艺品。虽然刚刚起步,但是他表示,生意还不错,“我们刚开始做就有盈利,但是不太多。不过起码我们已经走进了这个市场。”
   
冯应雄不满足于占领华人市场,他要把生意做到主流社会去。英文的障碍使他深感困扰,也增强了他要成功的决心,“一定要舍得投入,高薪聘用这里的人才,才有可能成功。”冯应雄表示,自己的公司现在只有三名正式雇员处理行政工作,但推销员就有十几个,除了基本工资之外,主要是付佣金。这些推销员中有本土出生的华人,也有来温哥华不久的技术移民,正是他们的打拼,成就了冯应雄的生意。
   
现在,冯应雄正在努力进入主流社会市场。他在硏制茶包等不同产品,试图推广到西人餐厅、酒店和超市,“我们希望在每个领域都占领一块地方。”冯应雄坦言,在加拿大做生意的确很难。让他感触最深的,是这里的消费市场结构与中国的不同。他说,中国的消费市场是一个相互攀比的市场,高档商品的销路很好,而加拿大的消费市场则主要是满足生活需要,对非生活必需品的需求很小。
   
冯应雄说,自己来温哥华之前,有很多财团表达了通过他开拓加拿大市场的想法。现在他看起来,觉得国内商家的头脑有些发热,不了解加拿大的市场情况。他觉得在这里做生意有成功的可能,但是前景不会如想象中理想。
   
不过,冯应雄也很喜欢在加拿大做生意的那份轻松与闲适。他说,中国的商场如同战场,回到中国一下飞机,头脑就马上绷紧。而在这里做生意,对方的反应似乎总是慢半拍,好象这单生意做不做无所谓的样子,不过他也指出,或许是还没有遇到眞正的大生意的缘故。
   
新的一年就要来到,回顾今年走过的路程,冯应雄觉得自己在向一个目标迈进,那就是学习西方的管理经验,把自己的企业建立成为跨国贸易集团,而这一切,要靠一点一滴的积累。看着身穿工作服,蹲在地下室和两名年轻人分装茶叶的冯应雄,眞的很难想象他是掏了12.5万加币给中介公司的“大款”。然而正是这样的刻苦精神,使他在这个新的家园,开创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打有准备之仗
   
圣诞节这天,罗振鸿一家在加拿大的日子刚好整整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罗振鸿在Metrotown附近租了一套公寓,买了一台计算机和整套家具,送5岁的儿子上幼儿园,发出4份简历,去过6家潜在雇主实地考察,整理出一份覆盖低陆平原和温哥华岛一百多个潜在雇主的资料,花了4000元钱。
   
“找工作有两点最重要。首先是对自己能力的定位,确定自己可以做什么样的工作。其次,就是要寻找潜在的雇主。”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获得MBA学位的罗振鸿侃侃而谈。罗振鸿,广东人,本科毕业于靑岛市中国海洋大学,曾在广州市中国水产科学硏究院南海水产硏究所海水养殖硏究室任助理硏究员,以技术移民身分来加拿大前担任上海海洋水族馆副馆长。
   
罗振鸿移民加拿大出于两点考虑。第一是孩子的敎育问题。罗振鸿欣赏西方的敎育方式,认为是对中国传统敎育的补充,他觉得结合东西方敎育方式培育出来的子女,将可以更适应将来社会的发展。第二是自己的养老问题。他说,在中国,如果没病没灾,以自己的收入,生活可以过得很舒适,然而如果一旦生病,整个家族都将承受沉重的负担。他摸着儿子的头说:“把幸福留给下一代吧。”
   
罗振鸿说,在新的环境中找工作不容易,可以称之为战场。很有商业头脑的罗振鸿不打无准备之仗,在来温哥华前,他已经在网上查阅了很多关于温哥华地区水族馆的资料。在迅速安家之后,他一头扎进网络,整理出一份完备的水族馆资料,“我每天就按照这个名单去找工作。”
   
“我的目标很明确。首先做市场调查,争取在几个月内找到本专业的工作。如果不得已的话,我也会找一份可以餬口的体力工作。不过那样的话,对加拿大来说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