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北京移民大何的真实故事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9-6 来源:星网


大何,人高马大的一个北京人。2001年初移民来到加拿大多伦多,前一个星期刚刚荣升为所在公司的Coordinator,令人羡慕的Manager级的人物。由于我们两家是密友,所以对他的故事我们知之甚多。最近经常看到网上一些新移民的抱怨性的文章,我觉得大何成功的故事应该能够对一些新移民来到加拿大的生活方向给予一定的帮助,总结起来应该就是一句话:实干胜于抱怨。

大何一表人才,高大英俊,原为一家国营公司任正处级干部。象他这样出来的人一般人都会认为他与“贪”字沾边,实则不然。因为他一来,租好房子就到处张罗着找工作,而且还是LABOUR工。找到了就踏踏实实地干。一个贪官是不可能有这样的行为的。

为什么移民?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纯粹是上了在美国的妹妹的当,以为在北美能够更好地发挥所谓的才能等等等等。来了以后,他和某些新移民一样傻了眼,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但大何这点厉害:不论到哪里,不论条件多么艰苦,他就是不抱怨,迅速平静下来,踏踏实实地从零开始。我觉得这也是很多喜欢抱怨的新移民所不具备的素质,用他的话来说:有发牢骚的时间还不如去学习或者挣钱呢。他在国内可能就是凭这个素质一步步地爬上处座的位置的。

大何的第一份工是在一家洗衣厂,是朋友给介绍的。9加元一小时,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据他说,工作条件很恶劣,又脏又热,很多人干不了一个小时就跑了。但他干,而且干得很卖力,很尽心。

很快,他的Supervisor和Senior Supervisor就发现这个中国人与其他人不一样。于是在大何干了八个月后,就把他调离了又脏又累又热的分拣流水线,让他干责任性高一些的Sender & reciever,当然薪水也上去了。

凡是在这个厂干的时间长一点的人都知道,这个位置实际上是非常令人羡慕的Supervisor预备位置。这个厂的很多Supervisor都是从这个位置上被提拔上去的。

但在这个位置上,大何立刻发现了自己的问题,就是英语不行。这个位置虽然也还算是Labour,但只算是半个Labour了。毕竟用电脑的机会多了,接触文件的机会多了,与客户与高级管理进行语言交流的机会也多了,体力工只是工作的一部分了。但大何的英语不灵啊。好几次大何吭哧吭哧就是不知道如何用英语表达自己的意思。好在客户们和头儿们都不太在意,直接去查电脑。但这深深地刺激了大何。

这毕竟是在加拿大啊,就这么混下去也是可以的,但语言不通太让人觉得窝囊了。大何一生气,辞职了。大何辞职把他的头儿吓一跳,问:“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辞职?你找到更好的工作了?你要知道你再干一年,你就有资格当Supervisor了。”大何回答得也很干脆:“我辞职是为了学英语,不学英语我永远也上不上Supervisor。”他的Supervisor听了摇摇头说:“学好了就回来吧,你还有机会成为Supervisor。”就这样,在这厂工作了十一个月后,大何辞职开始专心学英语。

大何在LINC学校学了一年的英语。在学英语期间,大何踏实的性格又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大何移民时已经37岁了。虽然上中学大学也学过英语,但那纯粹是为了应付考试。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早就还给老师了,也从来没有想到快四十了居然才开始真正地学习英语。

在LINC学校,老师给他的评价是,模仿能力很强,发一个音,别人要被纠正几次,但他一次就能模仿得非常好。记忆力不是很好但很努力,经受得住不断地,枯燥地重复。

现在大何的英语什么样?说实话,闭着眼听你就会认为他是个洋人。他讲的英语几乎没有中国口音。大何学英语的体会是,抓住一切机会学习,看到什么不会的就记住,不知道怎么念的词句就找朋友,邻居,老师以及任何一个当地人问,真正做到不耻下问。而且不怕白眼,不怕丢人,随时找机会应用。前一段时间在网上看到某人吹嘘自己的英语和北美人一样,还要为此办什么英语学习班。其实我认为这根本算不了什么,没有什么可以吹嘘的。努力学习再加上北美语言环境的熏陶,同样可以说出漂亮的英语。大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英语学好了,原来的公司大何也回不去了。因为闹SARS,洗衣厂也没了生意,裁了不少人。但大何英语厉害了,找工作也不用费多大的事了。在干了几次临时性的工作后,大何找到了目前工作的公司,一家美国人在加拿大开的制造汽车零件的公司。当然一开始,还是Labour,都是些搬运打杂的工作。

但就算是干Labour,大何勤劳踏实、诚实努力的个性让他再次引起了他的Supervisor的注意。三个月试用期未满,就把他转成了正式工,调到了一个工位当Machine operator。大何说,在很长时间以后,在他给母亲办理探亲手续时才知道Machine operator已经不算是Labour了。但大何那时候不知道,他时来运转的时候来了。

在MO的位置上,大何表现得更突出。别的人一个班次才做26个零件,工厂规定是27个。为此,劳资双方经常发生矛盾。但大何在二周的学习期满后就可以做到一个班次做30个零件。

他的Supervisor认为他一定做得很辛苦,对他褒奖有嘉。但后来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大何不仅干活时显得轻松自如,而且工作量似乎还有余量。由于MO休息时间可由工人自行安排,大何甚至有时间在下班前给自己安排一次淋浴。当然大何的工作方法和工作次序也和其他MO不一样。

于是这位Supervisor特地找来管生产的高级管理来观看大何是如何工作的。当这位高管问大何为什么能干得这么轻松这么快时,大何说实际上他应用了以前在中国做管理工作时的统筹原理,把工作量和工作次序做合理调整,就很容易办到。这位高管听后连连点头。问大何原来是干什么的。大何胸脯一挺,回答说在中国他也是一个高级管理。

这位高管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位普通的MO有如此丰富的管理经验。于是马上回办公室按照大何说的方法进行了生产调整,并将此方法命名为何氏工作法,工厂的产量一下子就增加了百分之二十。工人们一开始不高兴,为此还埋怨大何,还告到了工会。

后来发现干活实际上确实比以前轻松了,工厂方面因为产量提高,在五个月前刚加完薪水之后,又给大家加了点薪水(按劳工合同应该是一年加一次),工人们也就高高兴兴地同意增加工作量。就这样事,劳资双方都很感谢大何。工厂在员工季度会上点名表扬,还特地当场给大何发了2000加元现金的大红包。

在这家在加拿大有五家工厂的北美公司工作的大部分人都知道,有一个十分聪明的中国人为这个公司进行了一次生产改革。没过多久,大何所在的班次的Supervisor要调到别的工厂当高级管理,理所当然地,高管们让大何当上了这个班次的Shift Supervisor,统领五十三位工人,五位Leader-hand和二位Junior Supervisor。

当然一开始有些人是不服的。但美国公司就是美国公司,一切从实用出发,不象某些加拿大公司那样论资排辈。大何有高管们顶着,别人也不敢说什么,于是大何如愿以偿地当上了Shift Supervisor,在异国他乡靠自己的踏实肯干和聪明才智再次当上了官儿。不仅如此,大何还在这家公司创造了几个第一:

1, 第一位华人Supervisor。大何现在还没有入籍。

2, 第一位在最短时间内当上这家公司的Shift Supervisor。大何在这公司仅工作了十三个月就当上了Shift Supervisor(Senior Supervisor, Shift Supervisor, Junior Supervisor。 Senior最高,Junior最低)。其他的Supervisor,包括一些白人,最短的还用了五年才当上Supervisor。

3, 第一位受到劳资双方都喜欢的雇员。这是这家工厂老板给大何的评语。

大何算是成功的。他来加拿大也不过四年多,现在经过他和老婆的努力奋斗,已经有自己3300英尺的独立屋,养了两台全新的车。他为什么会在北美这个白人一统天下的地方取得如此成绩?用大何的话说来总结如下:

1, 做人要踏实。不论做什么事都应尽全力。不抱怨。确定好自己的奋斗目标后,不怨天不怨地,唯一能做的就是靠自己不断地从零开始努力,一步一步地逐渐改变自己的生活和命运。世界上唯一的救世主就是你自己。不急不燥,不急功近利。这也是老一代移民的作风。老一代移民其生活环境和社会环境远比新移民差,但他们仍然可以创造美满的生活。靠的就是一点一滴,从不抱怨,踏踏实实地苦干。

2, 语言好是在北美通向成功的一条极为重要的路。大何说,如果当初他不辞职学英语,可能现在他也还是个Sender & Reciever,这里的哪位管理者会理睬一个不会讲话的外来人?

如果他当初不学好英语,就算知道再多的统筹学又有什么用?如何向人家高管介绍自己的工作方法?试想,一个外国人在中国打工,他不会说汉语行吗?汉语说得不好行吗?有哪一家国内的大公司会雇用一个不会讲汉语的外国人呢?彼此彼此啊。

所以新移民来北美,最重要的还是要先过语言关。大何还搞笑地说,当初他把国内拍领导马屁的那一套用在他们公司,拍Supervisor和高管的马屁。如果不是当初英语学得好,你想拍马屁,可能马都不会理你啊。马都够不着,拍个屁啊。所以,到现在大何最得意的事,不是他当上了Supervisor。而是能把英语学得和洋人一样。语言绝对是进入社会,融入社会,缩短奋斗历程的一大利器。

3, 在国内的工作经验并不是全部归零,语言好,就有机会将自己在国内的经验展现出来。如果语言不好,有再多的专业工作经验还不是浪费?

在这方面,我们从国内来的博士们,硕士们吃的亏还少吗?国内的来的,找不到相应工作的博士们,硕士们是不是可以从语言关,特别是口语上打开就业的缺口呢?

告诉大家一个大实话:在北美,“说”的本事,比“做”的本事要来得重要。很多不知道不会的东西都可以用“说”来弥补。

很多从别的国家来的移民,包括黑人,印巴人,教育水平未必比中国新移民高,但在就业上,在接受社会福利援助和社会服务上,就是比中国人有优势;有归根到底就是“说”的本事比咱们强。就算是无理狡三分,人家都比咱们有优势,更不要说据理力争了。

大何语言好,有一次开车闯红灯,被警察拦住,原本应该罚他二百多加元的,但大何居然当街用极流利的英语与警察争吵,硬说是黄灯过来的。最后警察让步了,只给了他一个七十五元的罚单。就这张罚单还让大何上法庭给免了。你能说这不是语言好的功劳?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不论承认不承认,这都是事实。所以啊,新移民同胞们,如果经济情况允许,还是要先学好语言。就算是诉苦抱怨,也别只说给咱中国人听啊?!

4, 做人要诚实。北美社会是个十分重视诚实的社会。大何说,以当初他的工作效率,干完工厂规定的工作量是很轻松的事,时间上非常充裕。如果他象其他工人一样地偷懒,任何人都不会说什么。但是那样,他将永远不会引起管理层的注意,也将注定永远是一个Machine Operator。

但他诚实的性格不允许他这样做。他闲不住。他当上Supervisor就是闲不住的结果。无论走到哪里,诚实肯干的人永远都会受到欢迎。所以平时工作虽然辛苦一点,但辛苦的结果就是你得到的机会比那些喜欢偷懒的人多得多。

后记:最近经常在网上看到一些新移民发表文章,抱怨如何觉得移民后生活不如想象的那样,如何找不到工作(语言不好,找工作就是难,找到了薪水也低)。大何虽然很成功,但生活中他却是个十分低调的人,平时不太向别人宣扬他自己的事。我经过朋友大何的同意,将他的真实故事介绍给大家,希望给大家一点借鉴。

总而言之,根据大何的故事,就一句话,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如果想在北美奋斗出个人样,还是要从基础开始。学好语言,等待时机。无论做什么,总比空发感慨和抱怨强。早开始一天,就离成功早一天.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