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多伦多:漂泊者的家乡 新移民的归属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8-3 来源:多伦多信息港


  还记得刚刚拿到签证时欣喜若狂的感觉,眼前的阳光是在一瞬间明了又暗,然后一片红色的天空便裂成了几瓣--我哭了,泪水很咸,因为它已打着转积聚了好久。
  
  这的确不是一种轻松的经历。一群人,拥拥挤挤,熙熙攘攘,我们都在伸出自己的手向明天索要未来。没有人知道那是怎样的未来,握住了的,只是那些热情与希冀。尤其等面签的日子里,更是一种说不出的焦躁滋味。
  
  “中了,中了……”还记得当时有同学模仿着范进的醉态高举起我们的签证,大家于一片喧嚣中定格般沉静,然后好多人于癫狂中缓慢的转过了脸庞,我知道,他们和我一样在偷偷地擦去泪水。
  
  多伦多,我是踏着怎样的脚步投入了你的怀抱!
  
  睡不着。因为时差,凌晨四点多就醒了,在床上辗转反侧,再也无法入睡。环顾四壁,审视自己的新家,还是一个House,房间里有个大的壁厨,有张大床和一张小床,还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仅此而已。客厅和厨房在一楼,我们和同住的另一房客共用。二层有一个起居厅,算是我们一家的小客厅。我们的房租是每月530加币。和我们share(同住)的是一家从美国来的中国移民,一家四口,有两个女儿,非常友好。
  
  夜里,四周安静得出奇,偶尔有喜欢飚车的人驾车从房前的路上使过,一阵排气管的轰鸣声响过,一切就又陷入沉寂。大伟翻了个身,他也睡不好,但还是嘟哝着劝我:"尽量睡吧,明天白天还有好多事情要办呢。"六点钟,天亮了,时间和北京差不多。从窗户望出去,房前路的两侧停着附近居民的汽车,井井有条,大部分都是不错的品牌。七点钟,外面开始有汽车发动的声音,应该是有人上班去了,屋里太亮,我翻出了从国内带来的窗帘,比画了一下,大小还挺合适,于是动手挂上。
  
  有时候发现会爱上窗帘,它是小孩子怕黑时蒙住头的一床大大的棉被。天亮我就会翻身而起,懵懂的起身,不是因为天亮,只是因为着实无法入睡。那是一个怎样的窗口,在掀开窗帘之后,一个全然光明得让人陌生的天地,一排风格质朴而略显雕琢的房屋,散落四处火红的枫叶……有时候我真的希望面对的是一本书,那些引人入胜的奇景本应更加和善。然而,然而,我们并不相识。
  
  生存是丹麦港上美丽渔人的歌,我无力控住自己的脚步。得到这个在公寓的工作之后,一下子跑到了Scarborough这个华人聚居区,两幢楼里400多户人家大概有三分之一是华人。此前干过我们这份工作的也有几对华人夫妇,因此我们的洋人上司和同事有好几个都能说出“你好”,还有一个洋小伙在这里干保安,他能说好多中文。我们每天都可以听中文,说中文,看到中文报纸和自己带来的中文书,甚至可以看到一个24小时的粤语频道,虽说不懂粤语,但毕竟演的都是中国的事情,因此觉得亲切。尤其是我们连着休息三天的时候,整天在家里或是出去玩,不是我们一家三口就是和中国的朋友们在一起,虽说是满眼景色不同,但总归是在中文环境中,待到一上班,从家里出去,看到楼里住的非华人面孔,要和上司、同事开始英文对话的时候,居然会恍然想,这是在加拿大了。
  
  加拿大以其多元的文化佼佼于世界。而多伦多更像一个漂泊者的家乡。
  
  据说,每年登陆加拿大的新移民大概百分之七、八十首先要落脚在多伦多,有些人就一直留在了这里,因此在这里我们会看到形形色色的人,黑人、白人、黄种人、棕色人种等等,大家操着各种不同种族的语言,穿着各自不同的民族服饰,在这些人聚居的区域会看到各自民族的文字。在多伦多地铁线路地图上,印有英文、中文、韩文、波兰文、俄文、泰米尔文和越南文。更让我们备感兴奋的是我们申请安装电话可以接通贝尔加拿大的中文服务电话,而且完全是普通话服务!许多银行都有华人工作人员,在Scarborough和Markham的有些银行里更是华人面孔多过洋面孔,工作人员大多可说粤语!
  
  掀开窗帘之后,一片陌生的世界迎接了我,我也走到了属于自己的奇幻世界当中。这里的乡音,乡韵,所有漂泊者都在唱着一首绵长的歌。我们知道,这里是我们的归属。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