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加国生活的喜怒哀乐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9-22 来源:华报


我出生在一个小城市,那个城市有悠久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亦有着没落帝国的气息。那个小城市既不十分美丽又比较贫穷,却有着一种味道:懒散,真诚,固执,又热闹。
  
我的父母都是高中里的老师,文革以前的大学毕业生,教语文。我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的年纪很大,又只有我一个女儿,所以很重视。从小,我就很瘦小,比同龄的孩子总是矮了很多,也轻很多。也许正因为如此吧,我被父母甚至祖父母一大家子人过度保护着:我总是可以吃得到最贵的雪糕和零食,巧手的表姐总能做出最流行式样的衣服给我穿,却很少有朋友,因为家里人不会让我出去疯跑疯玩不知道回家。从上幼儿园起,我就是上重点幼儿园,是我的父母用尽了办法把我塞进去的。幼儿园没上完,妈妈又托了关系让我提前进了小学,那一年我还不满六岁。童年的回忆说起来有些苍白,我受尽宠爱,却并不快乐。记得那时候吃烧饼妈妈会把带芝麻的一面留给我——因为我喜欢,可是她订的智力杂志我不做完就不可以睡觉,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我有无数的参考书,仅仅是杂志就有好几种,根本看不过来。每天喝什么“太阳神”口服液,甚至是花粉蜂王浆;可是我没有属于自己的磁带和录音机,没有一张我心仪的影星的招贴画。我的家在父亲的学校里,那是我们那个小城市里唯一的一所省重点高中。我在那个高中最好的班里,我身边永远坐着年级第一名,可是我所有的朋友都不敢到家里找我玩。以至于我上大学后的第一个寒假,为了让同学到家里来聚一聚,我的父母要在冰天雪地里躲到办公室去看了一天报纸。
  
小时候,我就常常想可以离开父母,那时候最直接的想法当然是上大学,远走高飞。现在想来,能走到今天,离家这么远,和那样一种成长环境也不无关系吧:习惯了向往流浪。

考大学的时候由于我的坚持,终于到了另一个省的一个三流重点院校读书。学光电,这是父母替我做的选择,我也没有太多关于专业的概念,唯一的想法是:我终于自由自在了。报名的时候,是父母一起陪我到学校的,我只是牵着妈妈的手,不知所措。父亲则四处在学校里找他以往的学生,最后居然被他找到了一个在校医院工作的主任,另加几个高年级的学长。以后的日子里,父亲留下来的恩泽的确帮了我很多次。其实回头去看,不管父母是用什么样的方式爱我,那些爱都无以回报。
  
大学生活里最大的收获就是找到了我今生的爱人。那时候我大二,他大一。他很高很帅,一身白衣浅裤站在四月的阳光里飘飘然如神仙,眉眼之间又有一些像三浦友和。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相信一见钟情,我是。几乎没有什么过程,认识不到一个月我就开始依赖他,在他面前比在父母面前更肆无忌惮,更安心随意。现在想想,我差不多是直接从父母的庇护下转移到了老公的怀抱里。一路走来也十几年了,我们从轻狂少年变成了成熟男女,其间自然少不了磕磕绊绊,好在终于走到了今天,令我们还能在回忆起大学时光的时候依然感到一些甜蜜。
  
从小一直想离开家,四处流浪。大学是我的第一站,其实刚刚开始的时候很困难。记得大一军训的时候,晚上看着昏黄的路灯,我会莫名其妙地流眼泪,想家。第一个寒假,我为了早十几个小时回家,不惜放弃座位,站了十几个小时回去。那个学期,我的学业成绩是全班最后一名,也算是刻骨铭心。而且,我是全宿舍最没有自理能力的一个,洗完的袜子,甚至蚊帐从来不记得收,别人收了给我还坚决不要,一直等要用的时候才发现当初那些无人认领的东西就是自己的,只得从新置备。那时候,所有的人得知我是独生女的时候都会说同一句话:“难怪呢!”

可是,时间永远可以改变一切。一年以后,我已经很享受大学校园的生活了,在学生组织的活动里也渐渐发现了自己的能力,人也渐渐地快乐起来。到最后快毕业的时候,几个相熟的女孩子经常会跑到市里的英语角去,和一些所谓的成功人士聊天,往往是他们从用英文开始,聊到用中文,聊到眉飞色舞,意犹未尽。我已经很习惯于和陌生人打交道,不管面对谁,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都可以放松而无所畏惧了。
  
大学毕业我毫不出奇地到了老公的城市,一个大城市。户口和专业之间,我只能放弃我的专业,其实也谈不上放弃,本来也不喜欢,我做了医药代表。医药代表是销售的一种,但事实上和普通销售有差别:我们的客户并不是我们产品的使用者。所以这一行主要就是拉关系,也被社会普遍认为很黑。但是,再黑的行业都是讲人情,我看到过利益小人,也看到过一些老专家怎样坚持自己的良心,甚至于民族气节。那时候经常出差,天南地北的跑来跑去,也正是那一段经历让我习惯了在陌生的城市里自由自在,如鱼得水。
  
几乎是从毕业就开始想出国,我这么懒的人自然不想去考什么托福、GRE,那么移民就是最好的选择。前前后后加上工作经历,结婚,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才办出来。这一次是走得更远,我却没太多的感觉。出国之前回家看了一趟父母,替他们把房子装修了一下,就像对自己有了交待一样离开了。心里面自然觉得很对不起父母,但更清楚:如果我不走这一步,这一生都无法安心。我已经没有能力在父母身边做乖乖女了。记得刚开始跟父母说我要出国的时候,妈妈以为是公司派的,跟我说:“咱不去,让别人去吧。 咱哪儿也不去。”那一刻,我忽然就觉得父母老了,他们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一定要我上大学,出人头地的父母了。可是,我已经长大了,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去流浪的欲望了。习惯于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之间游走,令我不再对任何一个地方有强烈的归属感,令我几乎是本能地不断追寻更适合自己的地方。那个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就是一个流浪的人,没有办法稳定地生活,加拿大不过是其中一站。
  
我们是夏天的时候来到加拿大的,第一眼看到加拿大的天空好蓝好蓝,空气里都弥漫着香香甜甜的咖啡味。
  
开始的时候朋友替我们租了一个地下室,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但也没有太强烈的失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轻,自始至终我们很少去抱怨物质条件,买不起,我不买好了。刚来的那个夏天,我们没有买过西瓜,没有买过豆浆。登陆差不多两周之后,朋友介绍我去做黑工,一小时五块钱,一周站下来腿会抽筋,但每天能拿到四十块钱就能让我快乐得不得了,可以心安理得奖励自己一瓶果汁喝。当然,一切不过是回头去看的艰苦,当时并不觉得。
  
大概来了四、五个月以后,朋友介绍我到一个工厂去做周末工,我很快就把老公介绍了进去一起做。每个月一共能挣一千多块钱,真是很满足。那份工大概做了一年多,其间我们学了英语,我进了约克大学读书,老公拿了驾照,买了车。读书的时候,实在不想学计算机和会计,又没有什么太好的选择,就想:既然没有什么是读出来就有工作的,不如读个喜欢吧——去学了心理学。现在回头想想,依然是大小姐的做派,不问柴米油盐。好在,我们家有一个能挣得柴米油盐的人。老公买了车以后送过一段报纸,很快就考牌作了教车师傅,我们家的生活也就一点一点从车轮底下跑了出来。老公是一个很傲气的人,做师傅,也一定要做一个好师傅,一定要教得比别人好,一定要收得比别人贵。是为了生活而做的一份工作,他却做得很精彩,很有尊严。这一点,我很欣赏,有机会,慢慢写。
  
读书读了两年多,我家也从地下室搬到了自己的房子里。我自己从不问家事的大小姐变成了能干的家庭主妇。买房子,安家的过程真称得上是见招拆招,练就一身本事。自己刷过油漆,装过家具,剪草扫雪自不用说,我甚至还拎过一棵树坐公交车回家,也曾经为了一个床垫跟人家磨蹭了一个多小时讲价。买房子的前后半年,我熟悉了各种各样的商店,以至于现在买个螺丝都能绝对不走冤枉路地迅速拿到。用老公的话说就是:“咱家的房子彻底改变了你!”

有时候觉得很奇怪,居然就这么安心地呆了下来。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买了房子,安了家,不想再流浪。这个城市的气候并不好,却让我平静而安心,好像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园。在中国的时候,我似乎穿着一双停不下来的红舞鞋,浮华而疲惫,不知道明天会怎样;这里,不用说明天,几十年以后大概也是这个样子吧,简单安详。有时候,觉得倒是和我出生的小城市有几分相似之处。多伦多的宽容、安详,成熟的华人社区和美食都令我留恋,这就是我想要的城市。
  
最近,我的学业刚刚完成。心理学是一门非常有意思的学科,我读得很开心,读了很多年的书,这是最美好的一段学生生活。自己也一直在一些机构做义工,同时做这么一个关于移民的专栏,我希望自己将来能够到社会服务机构里面做一些事情。在很多人看来,也许我还是不务正业。前一段到过一个职业介绍所,接待的大姐直言不讳:你这种专业,你这种经历,我不知道你能干什么,我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时间。好在,也有一些朋友一直支持着我,给我提供了很多相关的信息,给过我很多帮助,令我有信心继续自己的路。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无论如何,我一直都还有条件去追逐自己的梦想,追梦的过程中越来越明白自己想要的生活,也一点一点成熟,梦想也渐渐靠向现实。出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一个彻底改变自己生活的机会,可以做回自己。这一切,也都要感谢我老公吧,能容忍我做一个家庭妇女,能容忍我做梦,能容忍我一点一点调整自己,有个空间去成长。作为回报,送你一个小天使,好么?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