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我们都是移民 到头来失败的又会是谁?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3-2 来源:世界日报


加拿大本来就是一个移民的国家,不同族裔的人以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方式,却以共同的心愿,搬迁到这里,那就是:共建一个世外桃源。没有纷争,没有战火,没有种族的隔膜,如同传说中的天堂一样。

然而,所有我们不期望发生的事情,都是人类生存的伴生物,就好像人活着有的时候就要骂骂人一样,虽然少,但是没有人能一辈子不骂一次人,往好听了说是个性,是特征。但用的不是时候,或者频繁地滥用,就会变成像战争瘟疫等一样的东西了。

既然如此,在加拿大我们还是免不了要面对同样的问题。平心而论,加拿大人种族歧视的苗头应该不算很严重,起码很少看到一个族裔的人对另一个族裔的人,蛮横无礼地指手划脚、吆三喝四,或白眼相向,或破口大骂。至于他们心中是如何评价和看待别人,如何心生怨言或厌烦,我想你我不仅管不住,就是政府也无法去深入大众的心里,去纠正每一个心灵的曲线。政府唯一的作为就是,尽可能地为所有的人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从小孩子起,就把各种肤色都是平等、独立的念头,根植在他们心中。

最近多伦多市士嘉堡爱静阁选区市议员狄格兰,对“士嘉堡镜报”发表其所在选区“白人”正在搬离和人数减少等言论,引发社区的广大反响。华人的许多社团和纷纷表示抗议,指出狄格兰有关言论带有种族偏见,并对此深表关注。

我想大多数的人没有可能现场听到这位议员的言论,如果单凭字面的意思来讲,我们华人也早有同样的看法,因为士嘉堡的华人居民区确实在飞速地增长,不仅因为那里历来是华人的聚居区,也同样因为华人的服务设施齐备,以及华裔公司的大量就业机会,就更加受到华裔的追捧。就拿小学来讲,一个30人的班级中,华裔和印巴裔的几乎对半开,而当地的白人孩子可能就一两个,要在二十几年前一定不会是这个比例。再环顾一下四周的邻居,应该也不难发现这个比例的变化,这个时候我们能说白人在这里越来越多吗?

而作为同是华裔的香港移民和大陆移民,按理说香港人应该和广东人没什么本质的区别,但是由于生活环境的制度和习惯不同,香港在成为英国的殖民地以来,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文化风格,那就是与世界价值观的接轨和与全球文化的糅合,再加上中港两地交流毕竟不像内地各省份之间那样便利,所以生活习惯和价值观的迥异是再所难免的事情。既然是这样的两种群体,就不能否认会有文化和习惯的冲突,大陆移民会觉得香港移民说话古古怪怪,有的时候过于算计,而香港移民自然也会觉得有的大陆移民太不拘小节等等。就好像一张桌子的人都是右手拿筷子吃饭,突然来了来了个左撇子,不方便之处是显而易见的,而过一段时间习惯了也就好了。

对于我们移民来讲,可能这个习惯的过程要推迟到下一代,也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

民族主义是个好事情,可以保证一个种族文化的传延和强大。但同样乱用,也会鸡犬不宁的。比如把所有的分析统计都和种族联系起来,我想我们的每一天都是战斗的一天了。

我们不喜欢别人说这些事情,而我们自己是不是在关注这些事情呢?比如买房子的时候,你一定会向经纪打听,这个小区的居民种族分布状况如何,见到孩子第一天放学就会问:班上小朋友都是哪里人?无邪的小家伙的回答是令人失望的:加拿大人。而更经常的是我们口中不时冒出的:阿差,这个词也许不少印巴人都听的懂了。这个时候有人站出来说过一句什么吗?有人提醒过自己这样的言语和行为是不合适的吗?没有。宽以律己,严以待人,已经成为一部分人的习惯了。

记得有一次我问一位警官,哪个族裔的犯罪率比较高。本想这是一个正常的必要的统计数字,也有助于预防犯罪。但是这位警官却说:我们从来不做这样的统计,因为有种族歧视的嫌疑。从这一点来说加拿大对种族歧视的管理有些过了,大眼一看报纸都知道通缉犯是什么人,但政府就是不指明什么人是高危人群,这样就有些过分了,还要我们民间进行口口相传,不象中国就明确指出:罪案高发地点:城乡结合部;高危人群:外来务工人员。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理应有宽宏的胸膛,和接受别人意见或见解的肚量。不让别人觉得华人怎么这么火爆,一点儿不能涉及到,那么华人真正参政议政的时间表只会推迟不会提前。如同以往的选战,华人回答为什么选某位西人候选人,很简单:他为我们华人说话。那么其他族裔的人听了会怎么做,是可想而知的了。如果华裔的候选人给大众造成,只为华裔的利益而战斗的,而不去考虑多元文化的共同繁荣,和有失公允的印象,那么到头来失败的又会是谁?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