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回忆加拿大青葱岁月 从假小子变为美女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1-24 来源:多伦多信息港论坛


我在想

  或许若干年以后

  我闭上眼睛

  连自己曾经年轻过也忘记了

  只记得那年夏天耀眼的阳光

  或许有一天

  我们突然无路可退

  只能挣扎着奋力前行

  那是因为当我们转过身来

  发现

  我们已经长大了

  再见,我的17岁

  离开了,又回来

  很小被父母带到加拿大直到7岁,只记得刚去的时候不会一句英文,没人理我,尤其当地的CBC。老妈后来跟我说有一次买东西,我看见了同班的小孩(中国人)就冲上去跟她说话,结果她妈一把拉回了她说:“Don't speak to Chinese!”

  我那时候日子很穷,父母都在边打工边读书,买人家yardsale的东西,半夜拣别人扔了的床垫,中餐馆打工……老爸说有一次送外卖到一个香港人家里,按理说应该给小费的,可那家就是故意不给,我爸就站在那儿不走,穷啊没办法,结果那人给了个10 cents打发走了。10 cents也就RMB6毛!简直是侮辱!好歹我爸我妈都是天大和北外毕业的啊,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怎么能忍!我想第一代老移民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有很多人就这么忍气吞声地留下来了,可我爸不行,他和老妈在很短时间内拿下硕士学位后准备回国。后来别人说你们那时是算最最早回流的了,也就94年吧。

  回来后我反倒是一句中文都不会说,跟哑巴似的,玩儿时只能比手势。但毕竟小孩儿,适应能力快。记得在姥姥家大四合院的那一年是最快乐的。那时,老爸早已飞去香港工作了。我第一次去香港是95年的夏天,热!被迫把长发剪成男孩头,哪儿人都那么多。没过几个月,老爸被派去在内地的分部——广州。只好举家又搬过去了,那时只好送我到寄宿学校。我只有9岁,想家是当然的,哭!

  一年半后的冬天,我们又回北京了。回到我原来的班,那时已经是四年2班了,大家还记得我,只是我不会说儿话音了。很多人还奇怪地问我是不是混血,我说不是,她们说为什么你的头发和眼睛都是浅棕色的,皮肤那么白……我只好说我小时候营养不良导致的,没想到我从小就有幽默感。还是北京好,可喜欢上学了,那会儿每个课间都和7个男生打篮球……

  初恋了,断了线

  我的初中,那年是北京市唯一一个不看大队长,奖状什么的,凭考五花八门的智商题和体育进去的,4000人选500人,我当时一点都不想上这个学校,因为我的小学同学大部分都去了二中,后来居然被我蒙上了,没办法。天才去25中就一个原因:校服好看。

  初中偶尔回姥姥家,趴在窗口看二中放学,等着一个男孩的身影。终于看见了。可我马上把头埋下生怕他看见。我哭了,我知道自己恋爱了。那年我初一。后来我们小学毕业5周年聚会,他没来,他朋友说他初二就去澳大利亚了,还说初一的时候有一次看见我骑车在校外,他拿了他的车就冲出去了,可我溜得太快了。听了后挺感动的,很多时候缘分真的擦肩而过。我想那是我的初恋吧。

  我的初中三年,是最没劲的三年,最乖了,三年都是早上骑车上学晚上直接回家。

  初中就那么多了,真正学了三年,乖了三年。

  忽然间,长大了

  从高一入学一个完全男孩儿的我变成了美女。我的高中是半私立的,知道的人都说“哇,贵族学校”。学费是很贵。因为从那儿毕业后就可以直接升加拿大的大学,而且免TOEFL。去了就失望了,觉得风气不好,女生染头发,打耳环……我觉得顿时离我那些考上四中的好朋友越来越远。初中生活太纯洁了,太无知了。这里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还有好多香港和韩国的。后来才开始喜欢这个学校,可能因为又是住宿的关系吧,都说这里是个小社会,真的什么样的人都有,而且别人都说我们学校是美女帅哥的聚集地,的确是这样的。

  我一直延续着我从初二就没断过买的《看电影》杂志,很奇怪从那时起我很少关注有什么新片,而是仔仔细细地看字小到不能小的影评,后来16岁那年疯狂写影评,给每部看过的片子写,曾经也寄给过杂志社,但没发表。学校有了FILM MAKING选修课,于是开始自己拍片子,并爱上了表演,我们这帮人都很放得开,自然演得也好,我15岁那年导演的话剧还一举夺冠呢。我很感谢这个高中让我很早就接触到社会,后来初中聚会多少人都说我变了,呵,因为跟你们没有共同语言了,她们的话题永远不离开学习。但我觉得我学到的远远比她们要多得多。

  高中这两年,懂了不少东西,最主要的是交到了能算一辈子的好朋友。我从小到处奔波,换了无数学校,到处都有朋友但却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我们这帮人一起从无知的小孩儿到成熟,眼看着彼此一起长大。吃喝拉撒住全在一块儿,感情深。

  可我却执意要抛下这一切提前回到加拿大。

  做这个决定时,我离17岁生日还有4个月。我要走的事直到临走的前一个星期才告诉大家,那时候很多人都受不了了,骂我不仗义。我这人就这样宁可自己痛苦也不愿我的朋友们不开心,想想要是她们早知道了,这大半年都会不开心何必呢。于是开始天天往墙上刻字,每次哭都画正字。记得离校的那天哭得歇斯底里的。

  最后一次见大家,是参加高三的毕业典礼,在人大会堂。我去当礼仪,当时感觉很不可思议,因为我明天早上一大早的飞机就去多伦多了。在地铁时我们来回坐环线,她们就是舍不得我,后来在我劝说下她们不情愿地下了地铁,车门关上的那一刻,她们又开始像平常那样学电影里的镜头:追地铁,以前都是大笑这回我哭得整个车厢都能听见。

  就这么走了。

  踏上了阔别10年的加拿大,这年我刚刚17岁。

  我总在想等我老了以后,会不会后悔,后悔年少时荒废的青春……

  现在已经后悔了,看来真的老了。真想回到那个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纪里,懊恼着自己的心事,烦恼着自己的年少和不能坦白的小小秘密,只想趴在床头跟好友分享一切朦胧的情绪。

  ID叫17岁的单车,除了很喜欢贾樟柯的那部小成本电影外,主要是无法抹去对青葱岁月的回忆,等待着那些没能实现的心愿如愿,等待自己真正长大的那一天……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