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从香港到加拿大 漫漫四十六载移民路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1-11 来源:多伦多信息港


利德蕙(Vivienne Poy)于1998年被克里靖总理任命为参议员,是加拿大第一位亚裔参议员。她个人于1959年到加拿大,曾于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取得文学士学位,1981年再由多伦多西尼卡学院获时装设计文凭,1997年获多伦多大学文学硕士学位。以下是其漫长的移民经历(以第一人称述):

留学英国

如果按照父母早先的计划,我根本不会来到加拿大,成为一名加拿大服装设计师,一名加拿大参议员以及多伦多大学校长。

15岁那年,父母决定让我和姐姐一样去英国留学。那个时代,香港多数家长都希望孩子能接受地道的英国式教育。父母希望我先到英国大学学习,然后回香港工作,但后来我的生活出现了一个有趣的转折。

在我到英国寄宿学校学习的第二年(当时16岁)写了封家书通知父母,说我要在学期末回香港念书,完成最后一年高中课程。我没有请求他们的允许,只是将决定告诉他们。

之所以这么做,主要在于英国寄宿学校严格专制的制度与我的个性完全不符。我有很好的自律能力,向往一个能自由发挥创造力的学习环境,不喜欢受束缚。我不需要任何人告诉我什么时候该洗澡了,什么时候应写份家书。在英国的学校,一周七天,每天循规蹈矩,一成不变的作息时间,一切都在侵蚀我的自尊与想象力。

生活在寄宿学校,你可能认为同学们会打成一片,像一个大家庭,但我总也不能融入其中。我想拥有自己的空间,做自己喜欢的事,需要独立思考的时间,可是在8个女生共用一个寝室的环境里,任何人都没有隐私可言。体育在寄宿学校算重点课程,但我不喜欢,玩曲棍球的时间里我宁愿读点书或画幅画。我的数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因此和班里的一位泰国女生一起接受特别辅导,比其他同学更早通过科目考试。学校认为最好进入大学念数学专业,但我不喜欢。我在班里一直是第一名,可从没感觉高兴。

因此,我不想呆在英国。

移民加拿大

回到香港,我进入高中继续学习,并积极准备参加升学考试。因为还想出国深造,就报考了多伦多大学与麦吉尔(McGill)大学,当两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都到达后,父亲替我选了麦吉尔大学(那时麦吉尔大学比多伦多大学出名)。然后我就持学生签证来到了加拿大,那时仍抱着学成回国的打算。

1962年,我大学毕业,没有顺母亲的心意和香港富豪结婚,而是选择一位加拿大医生。由于结婚时我持有英国护照,按照当时的政策,任何持英国护照与加拿大公民结婚的人都自动成为加拿大公民。

成为加拿大公民对我而言意义非凡,因为此前我从未感到自己是个有家的人。跟我年龄差不多,在香港长大的华人也许能理解我的话。由于鸦片战争不光彩的一页,我们不允许在学校学习中国现代史,年复一年生活在英国殖民者的统治下,感觉既不是英国人也不是中国人。尽管那时的香港居民都持有英国护照,但仍被视为二等公民。20世纪70年代,英殖民通知结束,英国护照就被换成香港居民身份证,这样持有者就无权定居英国。

加拿大带给我一种强烈的归属感,我为所有的加拿大人自豪。

由服装设计——参议员

我做了12年全职家庭主妇,抚养三个儿子,在最小的孩子上学后,便决定重返校园读书。我给了自己三项选择:继续在麦吉尔大学攻读历史学硕士学位;学习喜欢的儿童心理学;服装设计。也许你认为这三个专业没有任何关联,但是我爱好广泛。后来想到服装设计能充分激发我的艺术潜能,便选择了它。

我在Seneca学院读了三年全日制服装设计,从那里我学到了在大学里学不到的技能——通过绘画充分表现自我。服装设计并不像多数人想的那样充满艺术魅力,这是一份相当艰苦的工作,需要长期的技能训练。当我以优秀的成绩毕业后,便开始筹备自己的生意。

1981~1995年,我一直在经营服装生意。这14年服装生意做的很成功,结识了众多朋友,客户们仍然穿着我为他们设计的衣服(因为它们永不过时)。提起“Vivienne Poy”至今仍有许多人把它与服装设计挂钩。最近我前往温哥华,在宾馆电梯上一对美国夫妇同我并肩而行,她突然对我说道:“我认识你,你是Vivienne Poy,那个服装设计师。”

1995年,我结束了服装生意,进入多伦多大学学习,95~97年,完成了历史学研究生课程,期间写了一本书,后接着攻读多大博士学位。

1998年夏,取得了博士学位,当我正在为最后的综合考试准备时,突然接到总理办公室打来的电话,问我是否愿意接受任命,成为一名联邦国会参议员!这真是一个意外。

事实上,我对政治不感兴趣,在98年秋接受任命之前,对加拿大国会一无所知。后来才知道,参议院的年龄通常比国会议员大,因为需要挑选有丰富的生活阅历,对社区做出贡献的人担任。之所以选我,是由于我在社区一向非常活跃积极,经常帮助社区搞各种艺术活动,例如开办各种艺术展览等等,也常做一些社会服务。

多伦多大学是加拿大的缩影

过去7年,我常会自问“如何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参议员?”“你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参议员吗?”我知道有些参议员是通过关系疏通当上的,但是多数议员都拥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我只能对自己做出一个评价。

我不理解为什么很多人看到我都毕恭毕敬,参议员不过是人民的公仆,享受的特权就是为全体加拿大人服务。对我的这项任命使我有幸为全国人民服务,而不仅仅局限在大多伦多地区。

还有人问我,同时担任参议员与多伦多大学校长之职会不会有冲突。不会!这两份工作是互补的,多伦多大学就像加拿大的浓缩,对多伦多大学的管理与对国家的管理是一致的。我相信,如果能做好一名参议员,同样也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多伦多大学校长。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