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绿卡只是一张小小的纸片(二)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2-1-9 来源:枫叶东方


本来想工作以后才去办绿卡。周围的人工作一两年后都拿到了绿卡。如果办杰出人才或国家利益豁免,那只要几个月的时间。只要有工作,绿卡应该人人都会得到的,而且并不需要太多的盼望。

不过我还是在离开学校的前一个星期,找了当地的律师。律师看了我的简历和介绍,就马上开始以我导师的名义起草推荐信。律师口叙,秘书记录。不一会,一封五页长而充实的推荐信就写好了。信写得天花乱坠:我俨然成了汽车座椅的权威,桥梁结构分析和控制的专家,振动分析方面无人可比的泰斗。我对着旁边的镜子,嘲笑道:“这信中讲的是我吗?”不,不是。律师就是这种人,能将一根稻草说成是金条。看看周围的人都是这样,似乎个个杰出,都对美国国家利益重大,我也只能对自己一笑了之罢了。

来到南方的一家生产军用卡车的公司做汽车结构分析。公司的节奏非常满,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以干很长时间。同事聚在一起聊天一聊一两个小时是常有的事。公司是拿军方的钱,而生产中型卡车的公司就独此一家。公司从来没有裁过人。同事都说在这里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却绝对稳定。

习惯了学校里紧张高压的生活,一下子松弛下来反到不习惯。一到公司不知道干什么。老板布置的任务几天就干完了,接下来可能几天甚至几个星期一点事都没有。不能上网,在古老的机械行业里,似乎没有什么新东西可以学了。人不干事就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漫而且无聊。于是就带些中文到公司里读,后来乾脆写写东西,留学生的故事不是很精彩吗?

工作了一年,也算是混了一年。这时公司生产的卡车出了许多问题,好多车的传动轴在运行不久就断了,可我们一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公司大院里停满了漆成草绿色和迷彩色的卡车,一排排整齐地停放着,站在高处眺望,颇为壮观。过了两个月,军方还是不要汽车。这时每天走进公司,心里就开始不踏实。又过了半年,公司和军方还在不停地争论,互相推卸责任。而这半年我几乎无事可干。不干事而白拿钱的日子特别难过。这样下去公司要裁人的。跟同事聊天,他们安慰说:“不会有事的。军方要是再找别的公司,花的时间会更长花的钱更多。这个公司从来都没有裁人,现在也不会。”我说:“你们不用担心,可我还没有绿卡呢。”绿卡,我并没有要公司出任何证明,但还是盼望着等拿到绿卡后再走,哪怕是被裁掉,那时我都会非常坦然。我的心被悬在空中,忐忑不安。

又过了两个月,公司终于开始裁人了,不过裁的是工人。周围的同事还是安慰我说公司不会裁技术人员的,除非公司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只是以一种侥幸的心里来对待每一天,等待着,等待着绿卡能早点下来。可是移民局排队的移动就象蜗牛一样漫。

我羡慕哪些有绿卡的人,他们可以高枕无忧。即使失业了,也不会担心身份的问题。他们可以在这块他们追求的土地上呆下去,所损失的只是几个月的工作。

公司裁了人,我问律师:“如果我换工作,绿卡会有问题吗?”律师说:“只要你做的事情跟你申请的时候一样就没有问题。”我并没有急于去找工作,侥幸公司不会裁工程师。但我还是去办了工卡,以防万一。

等到星期五,公司和部门的头们都出差了。同事聊天说:“这个星期又过去了,头们不在,又可以生存一个星期。要裁人也是下个星期的事了。”到十点,一个资深的工程师把我叫到一个会议室,我预感到将发生什么。他表情沉重,对我说:“对不起,你也知道公司的情况。你在裁员之列。公司的领导都外出了,他们委托我来通知你,这是信件。”我接过信,点了点头。尽管知道这件事迟早会发生,我并不吃惊。当真正面对它的时候,一种失落感突然地涌上心头。我毕竟是没有绿卡的人,尽管我办的绿卡并没有要公司为我做任何事情。

同事告诉我除了抓紧找工作外,赶快去领失业救济金。我犹豫着,假如领了救济金,万一移民局知道了我不就完了吗?一个连工作都没有的人还是个对美国国家利益重要的人吗?还是所谓的杰出人才吗?移民局知道了,肯定一脚把我踢出国门。别人告诉我移民局跟放救济金是两个部门,互不相干;失业可以领原工资的百分之八十,可以领六个月。这样就打电话到救济金部门去登记了。当我知道所领的钱只有一点点,而且他们要了我的绿卡申请号码时,我紧张起来了。赶快给当地的一个律师打电话查询,律师没有给我肯定的答复,只是说最好不要领。于是我又打电话取消了领救济金申请,但却一直担心着,担心他们的计算机里还有我的记录。

回到家里,把准备好的简历发出去。几天后就有人打电话来,再过几天就去面试,上班。这期间只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

到了北方,我担心着申请的材料会从一个移民中心转到另一个移民中心吗?I485排队会重新开始吗?多少人在为I485的排队而焦急!

来到“福特”,喷泉、鸭子、草坪、绿树,一下子被这里悠雅的工作环境吸引住了。那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内有两个人工湖,喷泉不停地喷着水花,野鸭在湖中嘻戏着,有的还在马路上大摇大摆地走着。印象中底特律是个破烂不堪的城市,可在这个大院里,我对这座城市的印象变了。但却总感到这不是自己的家,在这里我只是一个合同工罢了,只是被合同公司卖到这里。

合同工和正式工有不少差别。“福特”正式工的工资比合同工高,而且年终分红很多,一般来说他们不会去担心失业。而合同工连医疗保险还要从自己的工资中扣出。尽管老板一再说:“我对合同工和正式工都是一样的。”但我会体查到不一样,很多的不一样。那不是属于我的世界,自己只是一个局外人,只是到这里来干活的。在这样的大公司里,合同工就象一个大户人家的妾,而且是排在中间的妾,既没有大老婆的尊严也没有新取进门的小妾那般受宠。

“福特”需要人,需要有经验的人。合同工有许多人够格,有的人在“福特”干了四五年,经验丰富,但却缺少最重要的东西:绿卡。“福特”不聘用没有绿卡的人。他们只能叹息:绿卡!

老板找我要了简历。过了几天把我叫到办公室,对我说:“你的工作业绩不错,而且有很大潜力,我们决定把你转成‘福特’员工。”我向他表示感谢,然后说:“我没有绿卡。”他吃惊地望着我:“什么?你没有绿卡?我以为你有绿卡。你不是面试一完就来上班的吗?”我说:“我有工卡。绿卡还在等。”他叹息一声:“那我就不能做什么了。你的绿卡要等多长时间?”我说:“可能还要几个月吧,但我不知道,现在移民局处理速度非常漫。”他说:“等你拿到绿卡再告诉我吧。”

一个项目从超前部门转移到产品部门,有两个人从超前部门随着项目转过来,那么我们部门就得有两个人交换到超前部门去。似乎没有人愿意到超前部门去。我刚来不久,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听人讲,那里工作BOUNS会少一些。最后,主管决定把我和另一位换过去。我们是没有绿卡的合同工,没有选择。实际上去那里对我们都一样,因为合同工本来就没有一分钱的BOUNS,那是“福特”员工的事。

我等待着绿卡,经常打移民局自动查询电话。有一天,电话里说:“我们找不到你输入的号码。”心一下子就提上来了,担心申请材料被弄掉或者被转移到另外一个移民中心。在以后的两个星期里,不停地打电话,得到的还是那句回答。于是赶紧问朋友和律师,他们告诉我移民局的电脑出故障了。悬着的心稍稍地放下来一点,心想一切就听天由命吧。又过了一个月,无精打采地随手拿起电话,拨通了移民局的自动查询电话。电话里说:“你的I485已经批准了。”我象是被别人泼了一盆凉水,突然从昏昏沉沉中醒过来,下意识地再听了一遍,然后挂上电话,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绿卡呀,给我们的心灵带来了多少创伤,我们盼望的不仅仅是能在这块土地上生存,更重要的是卸掉了压在我们的心灵的重负。

一位朋友告诉我,没有拿到绿卡的时候,晚上做梦时经常梦见是与绿卡有关的事,梦见回到中国再也进不了美国,等拿到绿卡之后再也没有做这样的梦了。

有位朋友经常上网去查关于移民的情况,越查越紧张。

一位朋友向打查询电话。电话里说I485的批准时间是四百二十天,等到了四百二十天,自动查询电话里又说要等四百五十天,等到了四百五十天,电话里又说要四百八十天。他万般无奈,只好自嘲:这是移民局在跟他赛跑。等到了五百多天,他拿起电话,当知道I485批准时,兴奋地猛地击了一下桌子,说道:“从今天起,我再也不怕老板了。”

今年四月一号,对许多等候移民的朋友来说,又是一个黑暗的日子。等候的排队又开始了。这不是愚人节的玩笑,是真实的。

今天有多少人为绿卡而望眼欲穿。轻轻松松拿到“六四”卡的人和前些年很快拿到绿卡的人是不能理解现在等待绿卡人的心境的。我们在苦苦地等待着,两年、三年、四年、五年,甚至有的人的H1六年到期而不得不离开美国。有的人等了五年多,眼看H1就要过期了,只好无奈地说:“我们迟早会离开这个国家。”

绿卡是多少人的梦。有了绿卡,就成了自由人,可以换工作;有了绿卡,就可以回到阔别多年的祖国去看望年迈的双亲、朋友和老师,到曾经生活过的故土上去寻找往日的梦;有了绿卡,可以轻松地在这块净洁的美利坚大地上生存下去;可以开车在德克萨斯一望无际的原野上尽情地驰骋;可以到佛吉尼亚群山起伏的峡谷去仰望两侧的山脉,路灯前方,火红的太阳象颗明珠镶嵌在峡谷之中;可以到密西根的雪地里慢慢地驱车而行,四周是白茫茫的一片;几乎可以在任何一个季节,走出门就可以踏青而不仅仅在春天。

对大多数人来说,有了绿卡,留在美国,最主要的是这里生活舒适、收入丰厚、空气清新、人际关系简单。至于民主、自由、逃避一胎化政策多半是某些人想留在美国而装着的“扰抱琵琶半遮面”的托词罢了。曾经在网上看到,有人大放厥词:“即使回国付给同样的工资,也不会有人回去。”我对此君的言论十分诧异。我相信有这种不愿意回国的人但那只是很小一部份。对大多数人而言,不要说是同样的工资,就是回国能拿在美国一半的工资,相当一部份人会驱之若骛的。因为那毕竟是我们文化根基所在。在我认识的拿F1签证人中只有一个人回国,他在美国学了机械和计算机两个专业,然<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