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无证移民”移民大学生们的迷茫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6-16 来源:21CN教育


 大学毕业对于学生来说应是欢天喜地的事情,但对那些没有合法身份的移民学生,他们最害怕的却是要交出学生证,真正走出校门的那天。

  纽约市立大学巴鲁学院要举行毕业典礼。尽管即将得到学位,甚至将成为家中第一个拥有学位的人,但没有合法身份的移民毕业生们还得为自己的前途担忧。 没有身份,摆在他们面前的,极有可能是和其他无证移民一样从事“地下工作”。

  “这有点令人沮丧,如果找不到工作,要学位又有什么用呢?”一名自称为伊莎贝拉的女孩说。她说,原以为毕业时身份问题就一定能解决,可是到现在还是一无所有。

   “那个时刻越来越近了,我就好像成了这样的人:没有正式的工作,只得在餐馆或是什么地方找个事作,”一名叫卡罗斯的男生说。

  由于大多数名牌大学向非法移民学生关闭,市立大学成了无证移民学生的选择。据估计,目前在纽约市立大学就读的无证移民学生将近3000人,今年从市立大学巴鲁商学院毕业的无证移民学生就有几百人。

  伊莎贝拉2岁时从墨西哥随父母穿越边境来美。她说,她唯一记得的一件事,就是母亲叫她别哭。因为没有签证,伊莎贝拉只能“黑”下来。她的两个妹妹则因出生在美国,顺利地成为了美国公民。如果回国重新申请签证,是否能得到签证暂且不说,伊莎贝拉首先得坐上10年的牢。

  学经济,因此她并不缺乏工作机会,手中就有5个金融机构的实习机会,其中包括美林证券。不过因为身份问题,她不得不拒绝。回忆在学校的四年生活,伊莎贝拉说简直就是生活在谎言中:不工作的理由说成是想拿硕士学位;没有驾驶执照是因为不想开车。伊莎贝拉说:“慢慢地,自己成了一个很棒的说谎者”。

  伊莎贝拉很少告诉别人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有几个好友和一个教授知道她的“底细”。直到去年,从张贴出来的、建议发起学生移民事务组织的一张海报上,她才发现,学校还有很多学生和她一样,都是无证移民。

  一次偶然的机会,也使卡罗斯发现他并不是校园唯一的无证移民。当时,学校要求所有的无证移民学生填写一张绿色的表格。卡罗斯惴惴不安地在办公室填些表格,心中还想学校大概只有自己一个人是非法移民。不过,无意中的一瞥却让他看到整整一抽屉填写好的绿色表格。

  11岁时,卡罗斯凭旅游签证从危地马拉来到美国。这次的经历促使他决定成立校园移民事务委员会,并寻找同样身份的同学,共同争取自身的权利。移民事务委员会很快成立了,非法移民学生却不那么容易找到。移民事务委员会开会时,有些学生会告诉大家自己是非法移民,有些人却不会说。不过卡罗斯说,他可以从一个人的眼神中知道他是否是非法移民。

  对于这些无证的移民学生,市立大学及研究生中心的副教授史密斯(Robert Smith)认为,就社会长期的安全和健康而言,将雄心勃勃的年轻人排除在社会之外,让他们丧失实现理想的途径这非常危险。

  值得安慰的是,联邦参院最后通过的法案S2611,确实包括了一个“梦想法案”,即给予来美时不足16岁,并且在美国就读大学的无证移民学生合法身份。为了该条款的通过,纽约州不少议员,包括市立大学的校长一直不遗余力地奔走呐喊。

  今年6月,又有大约6.5万名无证移民学生要从全美的各个高中毕业。这些人中绝大部分是在婴儿时期被父母携带入境的西裔无证移民。

  和其他的高中毕业生不同,非法移民学生无资格申请联邦资助,也不能申请“工作-学习”计划,甚至连一些私人财团、著名公司的奖学金也无缘申请。一部分人或许还可勉强依靠打工来完成学业,但更有可能的也许是另一种情况:没有经济援助,他们将失去上大学的机会。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