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2001年5月22日F-1签证经历(北京)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1-6-14 来源:出国留学与移民杂志

我去签证已经有一两个星期了,我是5月22日签的,签的很容易,所以心里也不以其为难事。但是最近有几个朋友也都要去签了,惴惴的打来电话,总是会有些担心的。网上见到的最近的签证经验也不多,所以我写一下我签那天的经历和感受,算是舒展一下我朋友们的焦虑的心情,也为所有将要去的朋友打气吧!
我是214号,8:30左右就叫到我的号,由于事先已去踩点,知道这个号会这会儿叫,所以没有傻乎乎的等到预约时被告知的9点到。

对了,这进去之前还有一段插曲不得不提,我临出发时喝了一大大杯水,心想大使馆这样的地方好歹也算是个公共机构,是公共机构就少不了有wc,所以不以为意。8:10到大使馆,忽然感到不妙,有些内急,就拉住旁边的人问:您知道里面有厕所吗?有人说没有,有人说不知道,但是就是没有人说有,我有点慌了,跑过去问叫号的武警:您知道里面有厕所吗?武警叔叔目光坚毅,表情严肃的看了我一眼,又开始眺望遥远虚无的远方,甩出坚硬的一句:对不起!没有!!我转身就走,奔向前方有一个路口距离的大大的WC,跑到被告知:对不起,你来太早了,我们厕所还没有开门。我想我真是倒霉透顶。看看时间快要叫我的号了,一边失望的往回走,一边寻寻觅觅,忽然我发现一家商店的门楣子上有两个很可爱的小字:wc.

等我跑回去已经快到我的号了,我急急的就进去了,忘了OF-156表有些项目还没有填好。出了安检的小白屋,隔着一个狭长的小院子看到签证大厅,往小院子的右方一看:男厕所!女厕所!!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想折回去扁看门的武警一顿,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咽下一口恶气。

没想到这只是个倒霉的开始,到了二号窗口排了老长的队,终于轮到我了,把OF-156,I-20,PASSPORT塞进去,一分钟不到又被塞回来,被告知:19,32为什么不填?!我说没有。里面的中国工作人员声音很尖锐的说:没有就填没有,去填!

我乖乖的反了工,又塞了进去,她转身离去,过了一会儿,拿了一小篮子黑牌子,把第一个塞给我,我手拿黑牌牌怔了半天,一是我想不出怎么一会儿的工夫那些象征我幸运色的荷灰色牌牌就发没有了?二是我想不出怎么还会有如此丑陋难看的黑牌牌?三是我想不出这些牌牌为什么会如此的大?

还没等我回到神来,就听一直在维持秩序的胖保安在大叫:拿大黑牌的,拿全黑的大黑牌的来这儿排队了。我一边往他那儿排队,一边觉得他对黑牌所加的定语实在让人感到来气。

因为我是第一个大黑牌,所以我站大黑牌队伍的第一个,左右后都是探子女的老夫妇。于是我开始探头控脑。

签证大厅很小,等我站定是已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秩序不好,有些吵吵嚷嚷,与我想像的肃穆的签证大厅相去甚远,我觉得这儿好像是个菜市场。我站在第一排开始观察签证官们。

这时开了5个窗口,正对着我的5号是个美国mm,6号是个黑人胖mm,7号是个美国gg,8号也是,但我一直没有看清他的尊容,9号是一个亚洲美女,20多岁的年纪,圆圆脸,白白的,胖胖的,很可爱的样子。我长吁一口气:没有发现我昨天踩点时在使馆外听到的那个恐怖的菲律宾mm,一个男生告诉我她一见漂亮mm就拒掉。

大厅分为前后两部分,被面谈的十余人一组分站在各个签证官窗口前,其余的人挨人的排着稠密的队在后半部候着。这时,4号窗户的小帘子“刷”的开了,露出了峥嵘面貌:菲律宾mm, no! 菲律宾阿姨:黄面皮,高颧骨,薄嘴唇,目光尖锐。她的工作从拒人开始,速度极慢,慢刀子型。我心生恐怖,但查了查各窗口的进度,再查了查前面的队数,仔细推算后觉得我们这队大黑牌决不会轮到4号。

等待是漫长而疲劳的,近10点半时,我已进场2个小时了,站的腿疼腰疼,心想那些老人们来签证真的是受罪。这时场上的形式已经向恐怖发展了:菲律宾阿姨面谈极慢,每个人都要花上15分钟以上,(且大多以被签者的一脸苦笑收场),所以,当别的窗口两队都签完了,她还正在仔细盘问她的第一队。我已站在第一列了,可是每个窗口前面都有4人以人,只有菲律宾人前有3人,面且我看得出这3人中有两个人是一对,他们大概是要签携行,看来无可避免的我们这一队要落在她手上了。我心里一直在发毛:我不是美女,我不是美女。可是看她一眼,又觉绝望:可我怎丑也丑不过她呀!

不知是我运气好,还是菲律宾人工作态度过于认真,当她还在盘问那对携行时,6号的黑mm已把最后一个签完,利落的拿一个大黑牌往她的窗口一插。。。。。。。

我们这一队站到了窗前,我仍是第一名,可是黑mm在倒着叫名子,我有足够的时间观察她和各个窗口:她有些精力不集中了,在签我们这队中,她共接了5分钟电话,跑其它窗口6分钟,和别人交头接耳3分钟,消失不见4分钟,总之,她挺不认真的,而7号的美国gg 就不这样,他端正的微笑的看你,语音清晰语调中速,拒人时还说“I’m sorry!” 我还听见他调侃一个刚跨上小台阶的男生:“How are you, How are you, How are you!!” 弄得人家那个男生一头雾水,心想:这个签证官八成是疯了。我看见他拒了一个高中生,拒了一个想去美国看妹妹的姐姐,他问的多,但他们那一队回答的大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很多人都过了。另一个美国人和那个韩国美女情况都不错,很多人都去拿签证了。

我前面是一个女生F-1,几分钟就问完了,拿了粉条走了。终于到我了,黑mm朝我挥手,我迈上小台阶说nice to meet you!她胡乱的看了我一眼:nice to meet you, please pass your documents,态度冷谈,我看见她脑门子上开始泛油光了。我往里面塞东西,都是最基本的:录取信,给钱的信,TOEFL,GRE,本科成绩,学位证,毕业证(塞不进去),名片,工作证。我还有单位证明信,工作照及跟我darling的甜蜜照没给她,要到再说,防止现在节外生支。我的情况是:F1,全奖,已工作,去美读经济硕士,未婚。

有人说中午10点以后是签证的黄金时段,因为签证官疲劳了,松懈了,放水了,我们都趁机PASS 了,可是这种好事的另一面是:你也站累了,没精神了,听不懂英语了。

我就满脑子的不在状态,她的第一个问题都是费了老劲才想明白:“Do you work in *****bank?” “yes!” “How long in this bank?” “ ** years” “@#$&。。。*#!。。*…¥#·”我开始听不懂了。我pardon了三回,还是没明白,这也不能怪我,是她一边重复一边狂暴的撕扯我的各种信封,(我的各种信与成绩都是装信封的,她如此狂暴的举动很影响我情绪),但想不能再pardon了,一咬牙答到:yes! “yes!?”她停下撕信封惊异的看着我,我知道:坏了,答错了。做无辜状的看着她,她只好又重复了一遍,听到了,听到了,有what,有bank,可是问题是其余的是什么呢?噢,明白!她肯定是问我当时毕了业为什么去这家银行,多好的问题!我有准备啊,于是开背,刚刚用流利的英语说了一句,就被她愤怒的打住了,她盯住我,一字一顿的说:what you do in this bank? “Credit officer” 我回答的有些尴尬。她看了我一眼,决定不理我了,埋头在我的OF-156表上狂写,我看着她写,心想准是在写拒我十大理由,不过我一点都不难过,大不了再来一次,肯定有人说话比你更清晰。然后,她长出一口气,把一堆东西夹在我的护照里,撕了张粉条给我。我有点意外,但马上想到这是我该得的,于是收拾起我那一大堆被她扯的像破烂一样的东西,道了谢就走了。

拿到粉条后,很多事也就明白了,其实她一见我的材料就准备给我签证的,见我纠缠不清的,也懒得跟我纠缠了。个人以为只要材料过硬,签证官才没有想多了解你一分的欲望。

我那天有许多的F-1,反正我看到的F-1都过了,只是在出使馆时遇到的一个男生说见两个F-1给拒了,不过也不必为这个消息不安,签过的人材料都是过硬的,没过的人各有各的原因。签证官都是从理性出发考虑给不给你签证的,不要为自己的一些小烦恼而困扰,我就是觉得我理所应当的要拿签证。如果你现在还没有自信,劝你趁早不要去碰这个运气,如果你现在像我一样自信,去签啦,就算你临场发挥差,但是能差过我吗?

签证是自信加稀里胡涂的一种事。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