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父母面前别无选择:小留学生的心灵独白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4-29 来源:北美时报


14岁,当我还是个对世事懵懵懂懂的女孩儿时,父母把我送上了飞往新西兰的客机。对于上学的事,我没有丝毫说话的权利,不管我是否愿意,父母决定了就必须服从,别无选择——

  一个小留学生的心灵独白

  许多时候,一些大人们往往看到的只是让年幼的孩子们去国外留学的好处:避开国内应试教育的弊端,开阔眼界,从小就了解和掌握发达国家的科学文化知识,能比别的孩子“抢先一步与世界接轨”等等的优势,却忽略了那些年幼的心灵在身心成长的阶段对爱的需要。当大人们用自以为是的教育关心着我们的成长时,却常常忘记了我们的感受:我们更需要的是爱,而不是大人们强加于我们的人生理念。

  “背洋书包”的“水土”不服

  来新西兰之前,我在国内上了一个暑期的英语强化班,自我感觉英语水平已经相当不错了,然而当我第一次坐在教室里听课时,老师满嘴晦涩难懂的话还是让我觉得学习起来非常吃力。第一次考试,成绩低得让我抬不起头来,而那个年轻的老师塔丽亚却兴高采烈地站在讲台上说:“你们瞧,萧第一次考试便得了一个相当不错的成绩,她简直太棒了!”同学们都为我鼓掌,我低着头,大颗大颗的眼泪滴落在敞开的课本上,当时我恨透了她,以为她是在刻意地嘲讽我,后来时间久了,我才明白,这种感觉只是不同教育背景下产生的认识上的偏差而已:在国内,如果一个学生考得不好,老师要做的,往往除了批评还是批评,而在国外,老师们大都喜欢鼓励学生。在塔丽亚老师的眼中,我虽然考得不及格,但我毕竟得到了一些分数,她认为这已经是个不错的成绩了,她用这种特殊的方式鼓励我下次继续努力,可当时我却只固执地以为她在嘲笑我。

  在这里,我遇到的麻烦不仅仅来自语言方面,教育方式的不同也给我带来了很多苦恼。在新西兰,每个年级除了统一规定的必修课以外,学生还可以从学校提供的其他课程中选择自己喜爱的课程进行学习。比如我们学院规定11年级的学生要学英语、数学、科学三门必修科,除此之外学生自选3科;12年级必修课只有英语一门,其他5门均可自选;到了13年级可以根据自己是否准备参加高考,选择应考科目或者面向工作的科目。而一旦遇到这样的事情,中国的学生更多表现出的则是茫然、无所适从。我也不例外,第一次选择选修课时,我甚至不惜花一个多小时的国际长途电话来和父母商量。

  我也曾经没有修养过

  第一次从国内网站上看到“留学垃圾”一词,我很伤心,因为我自己也曾有过这种类似“垃圾”的行为。

  对留学新西兰的学生,当地政府有明确的规定,学生年龄低于18岁必须寄住在当地人的家里(即所谓的HOMESTAY),学校负责帮助小留学生们联系寄住的家庭。

  我幸运地被安排在一个华裔家庭中,那对夫妻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不在身边,一家人对我都很好,可是最初让我不能容忍的是,他们竟然要求我分担他们的一些家务。不但要我整理自己的房间,还要让我倾倒垃圾袋儿、刷洗盘子,假期里甚至连修剪草坪这样的体力活儿也让我帮着干,给我的感觉好像我是他们家的佣人似的,我不想干却又不好意思拒绝,于是便暗中使坏,故意将他们尚能使用的一些小物件儿偷偷地塞进垃圾袋儿里扔掉,或是刷盘子时故意摔碎几个盘子,以便让自己的心理或多或少地得到一些平衡。但许多时候,做完这些事很快我就后悔了,我觉得自己的行为太没修养了,可是一见他们让我做这做那的,我就生气,我是付了房费的,凭什么指使我干活?

  后来我和班上的同学们说起此事,才发现原来许多当地的孩子从很小的时候便被父母要求做这些事情,他们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做力所能及的事是应该的,并以此为荣,为此我感觉很惭愧。从那之后,我开始主动帮房东做家务,他们也渐渐地开始喜欢我。学会在寂寞中隐藏心事

  初到国外,语言上的困难大家或许还能克服,最不能让人忍受的便是寂寞,而产生这种寂寞的很大原因是没有朋友。

  在国内,只要学习好便有许多人主动跟你做朋友,但在这里,学生们更注重的是你有没有一项值得他钦佩的特长,有没有良好的社交能力,说话是不是幽默。在这所学校里,许多国内来的学生是被大家一致公认的学习好,但其他方面就不行了。没有朋友,即使成绩好,也会有被遗弃的感觉,本来就远离父母远离亲人,再得不到同龄人的认可,有什么话都无处可说,心中的苦闷可想而知。而这种苦闷又不能和父母说,因为和他们说了也无济于事,只会让他们徒增一份担心。

  在这种情况下,女孩子很容易像只怕受伤的蚕,用厚厚的茧把自己包裹起来,不喜欢和人交流,更不喜欢主动接触他人,而是整天龟缩在自己的世界里,在寂寞中隐藏心事。而男孩子则喜欢用一种更为极端的方式发泄着心中的郁闷,我就曾亲眼见过一个来自国内的男生不知什么原因拼命地去砸自动售货机,而另一个男生则对街上的一条流浪狗穷追不舍。我不会像一些女生那样自闭,却又不敢像男生们那样发泄,于是许多时候,INTERNET的世界便是我逃避现实的最佳去处,在网上,寻找一些可以无话不说的朋友是我来新西兰后最热衷的事。

  被抛弃的感觉是永远的暗伤

  明明知道父母这样做是为了自己好,我也理解他们是望子成龙心切。但在我心底,却一直有一个巨大的阴影,就连做梦的时候我都会不由自主地产生出一种被抛弃的恐惧。看着当地的同学们每天快乐地说起他们的晚餐,说起家中发生的一些趣事,我羡慕得甚至想哭。

  一次,我和一个当地的同学因为一点儿小事吵了起来,那个女同学指着我的鼻子说: “萧,你别总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似的,我再没出息,我父母也疼我爱我,因为我是他们的女儿,可你呢,你父母不要你了才把你送出国的,如果你是个好女孩儿,你父母会舍得抛弃你?别自欺欺人了……”

  她的话让我一时语塞,我愣愣地站在那里,委屈得竟然忘了反驳,一任不争气的眼泪流满自己的脸,原来在她的眼里,我竟然是个被抛弃的坏孩子!

  在那之后不久,学校放暑假,我回国和父母团聚,叔叔和舅舅都带着他们的孩子来看我,吃饭时,叔叔问我,在国外呆了这几年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我面无表情地说:如果将来我有了孩子,我决不会在18岁之前将他送出国,我要紧紧地把他搂在怀里,让他尽情的享受被爱的滋味。”一句话说得满桌子的人都愣了。

  许多时候,一些大人们往往看到的只是让年幼的孩子们去国外留学的好处:避开国内应试教育的弊端,开阔眼界,从小就了解和掌握发达国家的科学文化知识,能比别的孩子“抢先一步与世界接轨”等等的优势,却忽略了那些年幼的心灵在身心成长的阶段对爱的需要。当大人们用自以为是的教育关心着我们的成长时,却常常忘记了我们的感受:我们更需要的是爱,而不是大人们强加于我们的人生理念。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