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法国学生自由多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5-27 来源:博客中国


法国是个自由浪漫的国家,这种自由浪漫表现在教学上,就是给学生更多的选择、更多的空间、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灵活性,使教育更个性化。由于笔者在国内接受了十几年的正规教育,在法国留学的初期,还真有点不适应他们那么多的自由呢。

  我在法国巴黎第七大学注册的是DEA de Sociologie du Pouvoir(权力社会学博士预科)。第一次课是Pouvoir et Politique(权力与政治),来到教室后,只见一个70多岁的老人在听讲课磁带,我出于礼貌说了声“Bonjour!”(你好!)问他是不是本门课的老师,他说不是老师,是学生。原来他是摩纳哥人,也是注册的这个班。一会儿,学生们稀稀拉拉地来了,看得出,大家都不熟悉,因为来了后互相说个“Bonjour!”就各自干自己的事情了,有吃早点的,有看书报的。九点半,老师米格尔·阿邦苏尔来了,他放下包,掏出一摞书摆到课桌上,每本书都事先夹上若干纸条。他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也不点名,不管学生到齐没有就开篇讲了起来。老师讲课没有教材,主要讲当前的研究前沿以及一些学者的主要观点,他不时地拿起一本书引证,让学生记下书名和章节页码,课后到图书馆找来阅读。讲了大概一个小时,剩下的时间让学生围绕老师讲的内容讨论。

  第一次课实际上我没听进去多少,一是语言生疏,赶上这个老师讲课快的要命,我只能捕捉到一些单词;二是毕竟是在一个陌生的国度上课,对周围发生的一切甚感好奇,也让我分散了听课的注意力。在老师讲课的过程中,学生们竟像逛商场一样进进出出,有的学生坐在那里吃东西、喝咖啡,甚是逍遥。讲课的老师只管讲他的,一点都不理会这些。十一点半准时下课,剩下不多的几个学生互相说了声“Au revoir.”(再见。)就消失在众多学生当中了。

  我以为只有研究生上课才这样自由,后来我一了解,法国学生从小学到大学都享受这种“高度自由”。一堂课热热闹闹,像是演戏,老师在课堂上担任“导演”的角色。比如学习一篇课文,老师把全班的学生分成若干个小组,每个小组的学生详细分工,有负责解释生词的,有朗读的,有提问的,上课时老师在班上走来走去进行“导演”,必要时给学生指点。学生在课堂上享受自由是由师生间的平等关系决定的,不像中国是管理和被管理的关系。师生经常一起探讨问题,老师通常用“你的意见是什么?”的口吻提问,而不是“你来回答!”。

  法国大学生可以自主决定自己的学习进度。法国大学分阶段拿文凭,大学的前两年可以拿到一个DEUG文凭,第三年可以获得Licence文凭,第四年获得Maitrise文凭。拿到任何一个文凭都可以离开学校到社会上工作,也可以转到其他院校继续下一阶段的学习。不像中国的大学,必须在一所大学呆上四年。这给那些经济条件不好的学生很大的灵活性,他们可以在完成一个阶段的学习后工作一两年,赚些生活费,再回来接着读书。

  法国教育行政部门也充分满足学生对自由渴望,给学生的假期多得出奇,一个外国学生,一两年之内是弄不清这些假期的。我在法国学习时,经常遇到去学校上课吃闭门羹的情景。兴致勃勃地去上课,到学校却看到教室的门上“铁将军”把门,门上贴着放假通知。法国学校除了11天的国家公共假日外,每年还有五次假期:十月底为期10天的万圣节假期,两周的圣诞节假期,二月份两周寒假(大多去滑雪),四月份两周春假,七八月份两个月的暑假。小学和初中每周三下午也不上课,再除去周六周日,他们一年中有170多天是在家中和社会上度过的。法国从小学到初中,学生的书就放在学校里,没有家庭作业,放学后的孩子们快活极了。但学生们会充分利用假期的自由时间,到图书馆、博物馆、科技馆进行参观学习,增长知识。18岁以下的人可以在这些馆所免费自由出入。法国各城市图书馆的借书证全市通用,这给学生带来极大的方便,随便到一个图书馆就可以阅读、借书。许多企业也对学生开放,欢迎学生在假期里到那里参观见学、理论联系实践。

  法国高中毕业生不需要高考,自由选择高校注册学习。法国从小学到高中采取一贯制,直接升学。高中分为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自己认为学习成绩好,可以到普通高中学习,毕业时参加全国会考,合格者获得一个Bac文凭,相当于中国的高中毕业证,有了Bac就可以在全国任何高校注册,直接进入大学学习了。如果认为自己学习成绩不太好,可以选择职业高中,用两年时间拿到职业技能证书,利于到社会就业。法国所有公立学校都实行义务教育,分文不收,小学、初中阶段甚至连教材、文具都由国家免费提供,高中开始收取教材费,大学只交一二百欧元的注册费。

  在法国,再也没有比当学生更容易、更自由的事情了,不管你是穷人还是富人,不管你是什么民族、什么国籍、什么身份、多大岁数,只要你想学习,符合一定的入学条件,学校就必须接纳你,不会因为交不起学费而失去受教育的机会。这也让一些想长期逗留法国的外国人钻了空子,他们就是每年注册学校,只要有法国学生身份,就可以在那里打工赚钱了。警察也拿他们没办法,不能把他们当作非法移民。

  法国学生享有这么多的自由,都把学生“宠坏了”,学生成了“上帝”,学生永远没有错,没有学不会的学生,只有教不会的先生。中国的学生学习不好,老师会把学生家长请去,大告学生的状,让家长配合老师督促学生学习。法国的教育出了问题从来不在学生身上找原因,而是在老师身上找。学生学习成绩差,家长会找老师,问老师是怎么教的。他们的思维是:学校花的是纳税人的钱,老师靠纳税人养活,纳税人把老师聘请来,当然要把人家的孩子教好,教不好当然是老师的问题。

  从法国学生享受的这些自由可以看出,法国教育提倡以人为本,把学生作为教学的主体,积极推广启发性教育。教育的目的不是给学生一定的知识,而是教给学生自己获得知识的技能和运用知识的能力,让学生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也就是说他们是“授人以渔”而不是“授人以鱼”。而中国的教育则相反,在教学这对矛盾中,老师是绝对权威,学生要绝对服从老师,从而扼杀了学生的创新意识,挤压了学生想象的空间,使他们就像我的指导老师莎尼娅·达杨·艾赫兹博珩所说:“你们中国的学生就像张腿的书架子。”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