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我的野蛮家教》(1)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2-10-16 来源:【无忧雅思社区】


本故事全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雅思考完了。历时半年的雅思学习终于结束了。
其实,印象最深的还是我的口语家教---一个英语专业大二的女生。
她把我的口语提高了一大块。
但是......
她实在是恐怖之极、野蛮之极。
在这一个月中,真是受尽折磨。但为了雅思,只好忍辱负重。
为此,我付出了not only 每学时XX元的学费,but also(被迫)dinner 5顿,雪糕N支,饮料N支。还有其他无偿赠送物品若干。
不吐不快,现准备献给大家,只增笑耳。

(1)
小菲在电话里冷冷地吐出了几个字:“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然后我就听到连绵不绝的忙音。
小菲是个温柔的女孩,轻易不发火。21世纪能找到这样的女孩据说很难了。
这是她第二次发火。第一次是“玫瑰事件”。
她的一次生日,由于天公降雨,街上的玫瑰价格暴涨。
我历来节俭为本,没舍得买。就以次充好,买了一束绢花玫瑰。
结局是,她把绢花摔在生日蛋糕上了。

我已经第二次雅思考试失败了。还是口语剧烂。
我们原定一起到澳洲留学。
她的英语底子好,雅思考了4个7分。
我就惨了,拼了性命考两次了,口语总是4分。
她已坐在悉尼大学的教室里了。我还在每天抱着复读机象精神病一样念念有词。

同学阿库献上一计。可以找个口语家教。比上口语班要实惠得多。
往往整整一堂口语课,除了胆大得、无耻的能说上几句。其他人就是在上听力课。
不过阿库最后告诫我:外院99%都是女生。那里的女生……。说到这里他停住了,嘿嘿地干笑了几声,特诡异。
后来我才领会了他的“嘿嘿”,这是后话了。
来不及多想了,直奔外院。
外院可真美,我不是指校园的风景。一群群妹妹飘过,不知她们将来花落谁家。
我真是无暇观景,菲菲在澳洲正虎视眈眈地注视我。按阿库的指点,来到校学生会。
“每小时80元”,服务中心的小MM柔柔地回答。
什么?这哪是外语学院?分明是强盗学院嘛。在小MM喋喋不休地阐述外院的历史名气、学生的素质声中,我冲出了服务站。
不知不觉来到了外院的花园。这里怎么都是成双成对的?我可不能来当灯泡。
再一看,发现男孩都很小。不会吧,外院的女生都喜欢比自己小的?他们看起来还都是中学生呀。
悄悄接近才看清。是在做家教。每个石桌旁都有一对:一个外院的女生教一个中学生。
远处有个穿白裙子的女生在落单。我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机会。挺直腰板走过去。
那个女生感觉到有人走过来,抬头不满地瞟了我一眼。
那个眼神很熟悉,象大街上一个良家妇女看一个不怀好意的小流氓。
“请问你是做家教吗?”
“是的,您孩子念几年级?”,女生象弹簧一样礼貌地站了起来,脸上突然绽开了笑容,象生在水杯里勉强开放的月季花。
我差点气吐了血。本人再成熟,也不至于被认为是孩子他爸。
知道我的学习目的后。女生很清纯地说:“应该是每小时80元”。
“我可以给你优惠一下:就50元吧。”
这女生真是太善良了,我要感动得哭了,更不忍心还价了。
我问她:“你大几的?”。
女生头一歪:“开学就大二了。”
真是废话,开学要是大一,你现在中学还没毕业呢。看来找大三大四肯定不是这个价了。
她告诉我她叫舒丽,英文名字叫ADELINE。我只告诉她我的英文名字COLIN。
因为我不想让公司的人知道我要出国,所以关于我的个人信息,如姓名,公司名称等一概保密。
ADELINE爽快地答应了:“我们明天开始,就在这里。”
这一定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小女孩,搞掂她肯定没问题。
(to be continue...) 
  
-------------- 
 
※来源: 【无忧雅思社区】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