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澳洲留学生的“游牧”生活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9-26 来源:文汇报


  找房子几乎成了许多澳洲留学生的副业,学校里房屋租赁广告板前经常人头涌涌,课余时间大家不是交流租房的信息就是寻宝一样地阅览报纸的租房广告版,再不就是七情上面地细诉遭房东压迫的“血泪史”。而且总有“游牧民族”——搬迁专家在一边高谈阔论他们实战经验,以警后来者。

  其实在悉尼租房倒不难,可是要找到称心如意,价格合理的房子却不容易。租房有时真的颇像联姻,看房子时似乎一切都不错,找不出破绽。等迁进去了才渐渐发现各种问题,便产生一种遇人不淑的错配感。

  “租”人篱下失自由

  澳洲当地有不少人家把屋里的空房租给留学生。跟房东住在同一屋檐下,好比嫁了个细致琐碎的住家男人,他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给你一个清洁明亮、设施齐全的舒适的居住环境。有些房东还可能把你当成家庭一员,对你嘘寒问暖,常常邀请你一起进餐,让你感受到家的温暖。但话又说回来,“租”人篱下总免不了要迁就房东家的生活习惯,这样大家才能和平共处。

  你的耳畔可能老是聒噪着以下守则:“进屋要脱鞋!”;“不要开纱窗!”;“带朋友来家中先知会一声!”恰如一个系了围裙的家庭主男冲着你絮絮叨叨,对那些不羁的“散漫族”来说这种痛苦的约束不亚于削足就履。

  有钱的房东往往有二至三座房子,所以索性把整个屋子租给海外游子们,不过这种屋子一般设施陈旧,环境邋遢,有的房东硬是把一个不大的屋子间隔成十个狭小的房间,成了留学生口中的“集中营”。不过没有房东的监视,一屋子柴娃娃,没人管束,就可以我行我素,自由发挥,精神上有了生存空间。但住这种像旅馆一样的房子,感受不到家的温暖,犹如嫁了个花天酒地,有家不归却只会伸手要钱的无赖汉,让人心里难免有一丝被遗弃的凄凉感。

  中西联姻 生活迥异

  最好是跟二房东一起住,当二房东的常常是那些恋人或年青夫妻,因为暂时没经济能力买楼,又不愿混在单身汉大本营中,所以就向人包租了整个房子,小两口住一间房,把其余的房间分租给留学生。

  租住这类房子,学生既能享受家的温馨又能享受自由。因为二房东一般不像大房东那般难缠,甚幺都好商量,使你不受监视,耳根清静。这又好比嫁个善解人意的老公,既对另一半关爱备至又能给对方充分的私人空间。

  嫌麻烦的,可以选择住包食宿的外国人家庭,但生活费用偏高,而且由于饮食文化、生活习惯迥异,学生在寄宿家庭往往呆不长,好比中西联姻,能功德圆满,一起走到婚姻终点站的实在不多。

  澳洲公车 标识不明

  可能在香港住久了,我对澳洲的交通有一种水土不服的感觉,常常不是搭错车就是“下错车”,来了才一个月,就迷了好几次路。不过,我想每个初来澳洲的人都会对这儿的公车服务有鲜明的印象,因其确实很有特色。

  澳洲公车服务第一大特色是“蒙眬美”。这儿大部分公车站只像一个可以避雨的凉亭,一清二白:没有站名,没有路线表,没有时刻表,仿如一张没有五官的脸。有的车站更经济……干脆只竖了一块写了 “BUS STOP” 的黄色小牌。这对不熟悉公车路线的人来说像是雾里看花,每辆经过的巴士都像身份不明者,你随时都会上错车,有机会玩玩走迷宫游戏。就算你没搭车也可能下错车,要想问路人也不容易,因为许多车站都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晚上连鬼影都碰不到一个。到时真不知何去何从,只能望天打卦。如果幸运的话你可以在路边截到肯载你一程的车子,但也可能又一次上错车……上了辆贼车,展开历险旅程。

  龟爬式“悠闲美”

  坐澳洲的公车还让你享受到距离和速度产生的“悠闲美”。香港的巴士似乎亲密得紧张,所以收到“跟车太贴”的警告。澳洲的公车像天生相克,互不咬弦,永远保持过份谨慎的距离……假如你不巧看着车尾巴一溜烟跑了,你就要极有耐心地等下一辆像永远也不会来的巴士,等你望穿秋水等来了一辆姗姗来迟的公车,心里仍怀着一线希望,祈祷着司机快点儿开车把你准时送进学校大门或某个重要会议场地。不过司机大哥多半给你一个淡定的微笑,和你闲聊几句“今天天气哈哈哈”,然后蜗牛一般地向每个上来买票的乘客收钱、数钱、找钱。

  最后……公车终于龟爬一样地启动了。

  但开了才不过三个站,司机大哥又给你一个意外惊喜,他兀自悠然地下车,燃起一支烟,就在路边无所事事地抽起来,把一车的乘客暂时晾一边去。这时你忐忑不安的心完全松弛下来,你也可以享受车厢里的悠闲,安心做个春秋大梦,因为你肯定已没必要为学校或会议挂心了。

  不管怎样,还是要给准备在澳洲坐公车的朋友一点忠告:最好先在出门前“做足功课”……拿些公车路线表来看看,熟悉各路车的来龙去脉,到站时刻,这样才能较安心地 “游车河”。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