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我的野蛮家教》(3)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2-10-16 来源:【无忧雅思社区】


发信人:   flyfly(flyfly)

(3)

"这几天精神不太好。",Adeline小嘴一紧,一副楚楚可怜之状。
"怎么了?",我问。
"我们下课的时间太晚,食堂都没饭了。晚饭只能用面包、饼干充饥。"
是啊,小女孩赚这点钱真不容易。这几天为我尽心上课,我也应该感谢一下嘛。
"我们今天出去吃吧,我请客。",我一副侠义心肠。
"那多不好意思呀。",Adeline突然象充了电一样,两眼放光。
"学生的家长倒是经常请我吃饭。我觉得天府的烧烤还很好吃呀。",说着好像嘴里正品尝着烤肉。
天府!那是我市高档酒店,以韩式烧烤著名。我和菲菲都没舍得去过一次。据说血贵!
"天...府...是不错。",一言即出,跑车难追呀。"好好,我们就去那里。",我的底气有些不足。
驱车来到天府。门口的小姐微笑着,手里握着这个月的工资我两腿直软。
安排坐下,我连忙出去给阿酷打了个电话。让他做好救火的准备。
"菜我点完了。",当我回来时,Adeline笑盈盈地说。她可真熟练。
服务小姐把菜依次端上来。我暗暗叫苦。盘子挺大,肉却不多。
"我爱吃烤鸡腿,外国要鸡腿可不能说要leg。英文里leg是性感大腿的意思。知道吗?"
我就知道鸡腿便宜。她还是很照顾我的。
一大盘无头的青蛙,笔直的大腿带着青色的花纹。"您要的田鸡腿。",服务小姐把盘子放在了我们面前。
"这就是田鸡腿?不是鸡腿呀。我可不吃这个恶心的东西。",她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你怎么这都不知道呀!",我的口气象安慰一个小妹妹。
服务小姐告诉我们:这是美国进口田鸡腿,用韩国和日本佐料腌制而成。每盘50元。不能退的。
听了这话,我差点晕过去。我从小就怕青蛙,看见就恶心。更别说吃了。
但我还得撑住:"没关系,我们吃...吃...吃。"
她的胃口可真好,牛肉,海物通吃,根本不用我让。象一支啄米小鸡。
我确边吃边端详那盘田鸡腿。
烤炉上的肉冒着清烟和香味。她雪白的脸泛起了红晕。挥舞着的筷子,奔波于嘴和烤炉之间。
"看你就没谈过恋爱,一点都不会照顾女孩。我吃烧烤根本没有自己翻的。"
你要是菲菲我还可以喂你呢。
"Thank you for your dinner (谢谢你的晚餐).这叫‘谢师宴’。OK?",酒足饭饱之后她又恢复了清纯的姿态。
小姐来结帐时她又要了瓶可乐和8只冰激凌,说是回寝室给她的室友吃。
在她的建议下,把田鸡腿都烤熟了。她要打包带走。
"天太黑了,校园里出现过变态。你要送我到寝室楼下。OK?",又是小嘴一紧,一副楚楚可怜之状。
OK,只能这样了。
在她的寝室楼前,她一手可乐冰激凌,一手烤熟的田鸡腿。晚风吹拂着她的秀发,回头甜甜的和我作别:"Bye,bye. Have a good night."(再见,晚上愉快。)
我几天的学费就这样进了她的肚子。
(to be continue)

-------------- 

※来源: 【无忧雅思社区】.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