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澳洲打工:留学生活中不一样的风景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10-31 来源:PCPOP


有人说,来澳洲留学,如果没有经历过打工的话,那么留学的生涯就变得不完整。尽管打工所得的钱对于庞大的学费而言,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但是打工,几乎是每个留学生都会选择的道路:因为这不仅是一种难得的体验,而且从心理上,对自己和父母是一种安慰,至少,“我有能力养活自己了”。

因为打工,让我的留学生活变得丰富多彩了许多。每一份工作经历,都有不一样的欢笑和泪水。也许是因为我当惯了“衣来伸手,凡来张口”的悠闲生活,很多看似简单的活儿,自己真的做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所以,基本上,我的打工经历基本上都是在老板无奈的叹息中度过的。

中国餐馆里:洗碗洗到恨碗

第一份工作,是一个从教会认识的香港人介绍的,因为她知道我没有洗碗的“经验”,就特别交待那里的老板,让我有个适应的过程。现在想来,如果没有这番特别的交代,也许第一天,我就被fired(炒掉)了。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因为很高兴第一次有份工作,兴奋得睡不着,很早就起床,兴冲冲地出了门,全然没有发觉,那天的天气转凉了,穿着单薄的夏装在寒风中,瑟瑟索索地鼓励自己,没问题的,上了火车就好了!

辗转了一个小时,才找到打工的餐馆,老板娘一见到我就开始皱眉头,“你怎么穿七分裤和凉鞋呢?这里是餐馆,很危险的,穿皮鞋和长裤,至少能保护一些。”哎,没有经验,没有“前辈”指点,上班第一天就被好好地训了一顿。

开始干活了,是从洗厕所开始的,平时自己住的地方都不怎么认真地去洗,现在嘛,看在钱的份上,戴好手套,按照“指示”,一丝不苟地开始用除厕剂、刷子一点一点地清理起来。但是“认真”不是唯一的要求,“你快快洗出来”,不到5分钟,老板娘就操着浓浓的香港腔,扯着嗓子催我。拜托,要清洁,还要效率,您老人家试试。可怜的是,刚洗完的地板还是很滑的,一个不小心,就直接坐到地板上去,屁股上立马有了两块水渍的印记,想躲都躲不过去。老板娘就在一旁开始摇脑袋了。唉,真笨!

一个小时8块钱,其实并不好赚的。要洗厕所,做饭,洗很多很多一直都洗不完的碗碟。每一次都要淘大概5斤的米,捧着一个硕大的盆,因为力气小,只能把盆靠着水池边缘,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水倒掉。然后又要使劲力气地把盆从狭窄的过道里搬到电饭煲上,其间就要浪费我大概5分钟的时间,因为我知道,做得慢比做坏了“罪过”要轻些。可惜的是,尽管是努力不让自己出错,但是因为时间的关系,用过的碗碟、杯子、筷子越积越多,“快快洗出来啊,这里还有很多碗,没有筷子用了”老板娘的嗓门又高了八度,(听多了,有段时间,我说话的时候都有点那个味道了),害得我不得不开始“为了数量,忽视质量”。可恶的是,里面的一些“元老”见我是第一天上班,似乎故意要整我一样,老板娘越是催,她就故意堆给我更多的大桶,还告诉我,她要用,要我先洗出来,我说,老板娘要我先洗出筷子,她就一脸无辜地看着我,跟我说,那我不管,我是急用的。可恶啊,每个桶,都是占了很多很稠的米糊,都要浸上好一阵子,用钢丝球拼命地刷才能刷掉,拜她所赐,我的手臂“粗”很多。那个时候,一看到了碗碟就恨不得把它们都砸碎了事,总觉得怎么也洗不完一样。

不过还是有一些好心的人在一旁帮我。老板娘的儿子看到我搬不动很重的碗箱,正准备帮我一把,眼尖的老板娘在一旁就用广东话呵斥他:“让她做,我们是花了钱让她来做工的,不是让她来享福的。”平常我都听不懂广东话,觉得脑子跟不上,可惜,这次偏偏一字一句都听得很清楚,我谢过了他的好意,卯足了力气,硬是把碗箱搬到水池边。是啊,我是来拿钱的,总的做点什么才对得起那些钱啊。

还有一个比较资深的大厨,见到老板娘脸色不好的时候,总是在一旁提点我:我找不到放小盘子的地方,他就马上指给我看,有的时候就直接帮我把盘子抢过去放;到了吃饭时间却看到我还在拼了命地洗碗,就扯着嗓子“凶”我,“你到底吃不吃饭啊?”;看到我受了委屈,不想说话,就过来跟我聊聊天,安慰我,“其实出来做事都是这样的,习惯了就好”。的确,这才是生活,它很清楚的教育你,“高学历”仅仅是在某些特定的领域里是被承认的,比如说,法学硕士只能够在法学的领域中被称为“高学历”,在其他方面就未必是。我的生活经验贫乏,于是在生活这个学科中,我等于是一个“文盲”。所以平常可以在其他人面前拥有的优越感,现在统统败下阵来。

一次只拿了35块钱工资,拿到工资的时候,还要很有礼貌地跟老板娘说一声“谢谢”,尽管她们也很客气的给我说“thankyou”。除掉车费只剩下20多块钱,虽然站得腰酸背痛,虽然实际上每个小时的纯收入只有4块钱,虽然要穿着满身油污的“工作服”在车站等上50分钟的汽车才能回家,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这是我第一次用自己的劳力换取的报酬,赚钱真的很不容易啊,但是我现在有能力赚钱,因为自己已经开始学着长大了。

似乎老天为了显示“造人”时候的公平,总是用“秤”称好人的重量,加起来的总和一定是相同的,所以,不必为自己的某些短处而难过,因为毕竟自己总是有些优点的。可惜的是,我偏偏是在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短处有多么碍眼。在老板“勉强”让我打过几次工之后,终于有一次,因为手太滑,杯子就从手上摔出去,砸在地上,连自己要求它“牺牲”的不要太壮烈的时间都没有,老板娘就走过来,“你打碎了杯子?哎呀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都做了这么久了,还这么不小心?”哎,真得很笨,就算要砸杯子,也不要挑老板娘进来的时候啊,我在心里暗骂自己。果然,一到放工的时间,老板娘给我工钱的时候,附加一句:“下次你就等电话通知才过来好了。”我明白,这份工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第二次进餐馆洗碗,是自己找的工,没有朋友的交代,我直接就是停留在“试工”阶段。以为自己有过经验了,天真地觉得这回应该“得心应手”一些。结果,一去就傻眼了:他们总觉得我应该知道碗放在什么地方,而且也应该“无师自通”地清楚自己的职责。老板只是很简单地跟我说“忙得时候要记得去收碗、擦桌子,不忙的时候就去洗碗。”所以,一遇到任何的问题,我都都只好去求助于其他的kitchenhand(厨房帮工)。虽然我很努力地要把碗洗出来,但是这只是我职责中的一小部分,在那里,我必须是“全能”的,洗碗,擦桌子,给客人点菜、送菜……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的“实践经历”真的是可怜到拼凑起来都没有十个月,又如何去撑足一分钟的“表演”呢?洗碗的时候就听到旁边的两位大婶用似乎觉得我听不见的音调悄悄地评论着,“看看她的手就知道不是干这个的料!”原来,我的手已经说明了一切,我还能“伪装”什么呢?这份工的结果还是“等电话通知”,其实就是自己再找过了。算了,条条大路通罗马,找其他的活干吧。

打工也有打工的风采,仿佛天边也多了我抹上去一道的云彩。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