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我是个职业狐狸精"(上)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5-10 来源:星星生活-星网讯/记者:薇尘


    采访对象:Susan(化名)性别:女个人档案:2003年夏天登陆多伦多,来自四川。原为中国某大型国营企业IT技术人员,现在多伦多某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星星生活采访时间:2006年4月13日


    (去年底,Susan就给我打过电话。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采访成,但我一直清晰地记着她的声音,大概是因为这把声音吐出的第一句话确实让人咋舌:我是个职业第三者,职业狐狸精,批判我吧,哈哈。

    职业第三者?什么时候第三者也有职业和业余之说了?!这年头什么五花八门、离经叛道的事情都有啊。我一时只觉得无语。她笑着问,你怎么不谴责我啊?我说,我的工作就是尽量客观地复述采访对象的经历,我相信存在即是理由,这是我的职业习惯。说到“职业”二字,我们俩都不约而同地大笑了起来。顿了顿,她又问,那你敢写我的故事吗?

    有什么不敢呢?这是个新闻言论自由的国度,况且倾诉空间也不是个新闻专栏。不过一直以来,很多读者曾经质问过我,为什么要采写那些消极的、“有伤风化”的故事?想宣扬什么?想起到怎样的舆论导向作用?我觉得之所以会这样问,是因为提问者对报刊稿件的评价思维还保持着“中国新闻观”的习惯。在北美,这种习惯需要改变。倾诉空间栏目想展示的是加拿大华人的生活百态和情感状况,就像一个生活舞台,让大家去了解去思考去从中吸取对自己有益的经验教训。我相信每一个成年人都有评判是非的能力,也应该对自己的生活观念和生活态度负责任,不要总说受谁的影响,不要把责任推给别人。

    所以没采访成Susan,并不是因为不能写或者不敢写。但她显然是误会了。上周的一个晚上,突然又接到了她的电话,还是低沉哑哑的声音,说话风格也没变,因为第一句话又惊了我一下:我现在烦得很,就在你家门口,出来吧。我听了跳起来,职业第三者还拿手查地址?举着电话跑到门外,却没看到人。她在电话那边哈哈大笑:骗你的。我刚想小小发个脾气,突然她的语气变得软软腻腻:别生气哦,我真得很烦哎,想找个不认识的人说说话,你陪陪我吧,求你了。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女人撒起娇来男女通吃,Susan无疑就是其中一员。虽然已经晚上10点多了,我还是乖乖地把地址告诉了她,十几分钟后,一辆草绿色甲克虫开了过来。

    在此之前,我想象过她的样子。有人说,那些被称为“狐狸精”的女人不一定美丽,但一定有一种妩媚和风情。所以我极想看看这位“职业狐狸精”到底有多狐媚。但是真见到她的样子却是暗暗吃惊,我必须说实话,我真没看出一点狐媚来,难道因为我是女的所以我感觉不到?她看上去是个很平常的“良家”女孩,五官并不突出,神色也没什么特别,甚至我觉得还能看出天真的痕迹。但是有一点非常让我等嫉妒,就是她的皮肤不是一般的好,不由得就想起一个成语,肤若凝脂,肯定就是这样的。

    谈话是从一个“定义”开始的。我问她为什么说自己是“职业第三者”。她竟然有点调皮地皱皱鼻子回答:就是说我这几年交往的男人都是有妇之夫。

    我再一次晕倒。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呀。)

    其实,我本来当然不是这样的,没有人天生就喜欢去抢别人的老公。甚至在参加    工作走上社会大染缸之前我应该算是个相当保守的女孩。我的初恋──大学的男朋友就是因为我不肯和他上床他才跑掉的,但是失恋也没改变我的信念,我还是觉得一个女孩应该把第一次给自己的老公。我所有的朋友听了这话都大笑,说我是出土文物。是的,作为80年代出生的人有我这种观念真的是太特别了。

    我就是带着这种观念走进了我在国内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工作单位,那时候我20岁,对生活充满憧憬。

    我的那个单位是个很有名的集团公司,我完全靠自己的实力得到的这份工作。在大学每学期我都拿一等奖学金,从大二开始我就自己揽私活给一些小公司设计做网页什么的,学费生活费都不用家里出。当然也主要是因为那个时候我是个朴实的女孩,不追求虚荣,所以生活花费不多。在公司,工作上我很快就适应了,甚至觉得太没挑战性了,这就是国营企业的特点。人际关系上,因为我是年龄最小的,所以大家好像还蛮照顾我的,我自己本身也是个随和的孩子,所以和同事相处得很不错。另外我每月领到的薪水也蛮高的,因为奖金外快比较多,比我同学的都高。一开始的时候,我常想可能我的一辈子就这么平淡无忧的过下去了吧。

    工作3个月后,我有了一个男朋友,他是我参加网友聚会的时候认识的,是个很帅的男生,北京人,说话特逗,虽然比我还大一岁但还没毕业在读大四。我知道他毕业了肯定会回北京的,但是我对自己的工作能力特别自信,我偷偷地想,到时候就辞职跟他一起去北京,我肯定很快就能找到新工作。总之是从没想过要和他分开。我真的特别爱他,他对我也很好,但是我还是不同意和他发生那种关系。每次拒绝他都能看得出来他很不高兴,我就总是傻傻地安慰他,我想在我们的新婚之夜给你一个纯洁完美的我。他听了总是看看我轻轻一笑,最后也不勉强我。我当时就以为他也赞同我的想法。

    恋爱半年后,他快要毕业了。5月底的一天晚上,我们在一个酒吧玩。我跟他说,下个月我就辞职吧。他听了吃一惊的样子,瞪着眼睛问我为什么。我还觉得他莫名其妙呢,我说,当然是为了和你一起回北京呀。他本来搂着我,听了这话马上把我一推,好像被我烫了手臂一样,拿一种像看陌生人又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说,你别开玩笑了。我当时感觉头“轰”的一下,随后就急了,我大声问,什么开玩笑?你不想我和你在一起吗?他居然干笑了一下说,我跟你不可能。我一下子就哭了,他怎么这样说?我不停地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是真的爱我?你只是想临时玩玩?以前他惹我生气我哭的时候,他总是抱过我亲一亲,说笑话逗我笑。但是这一次他只是拍拍我的头,叹口气说,你别天真了,现实没你想得那么简单。我似乎又看到了希望,马上说,你担心我找不到工作吗?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工作。他摇了摇头,想说什么又没说,低头顿了顿,又看着我说,再说你也没那么爱我吧,我们分手你不会多难过的。我大声说,谁说的,我很爱很爱你,一辈子不想分开。他又干笑了一下说,你爱我?那还不肯和我make love!

    我这才知道他原来一直误会我。原来,对一个男生来说,不和他make love就表示不够爱他?不管你对他多么好,只要不同意那样,他就会全盘否定你的爱。我人生21年来第一次对自己的信念产生怀疑,因为我真得很爱他。我抓住他的手,急着辩解,不是的!我真得很爱你,我只是想让你在新婚之夜成为最幸福的男人。他的手没什么温度,说的话也很冷:拜托,你要找也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我当时真是昏了头,又着急又委屈,我急于想证明给他看我有多爱他。我拖起他就往外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当时酒吧的那个歌手正用沙哑的嗓音唱着那首老歌:你到底爱不爱我?/我不知该说些什么/你爱不爱我?/撕掉虚伪也许我会好过……

    出来“打的”,到了我租的公寓。自始至终我都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好像生怕他走掉。他一直默默不语,不反抗也不回应,跟着我进了门。我的公司本来给我安排了宿舍,但是要和另一个单身女孩合住一套二室一厅,我觉得不自由,想要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就在外面自己租了一套一室一厅。

    我把他直接拽进了卧室,然后开始亲他。以前我从来没这么大胆主动过。他一开始只是任我亲,没什么反应,然后我把手伸进他衬衫里,他就开始回应我,直到kiss得快喘不过气,他才抱住我的头挪开,眼睛红红的看着我喘着粗气问,你真的,愿意吗?我点点头。他一下子就抱起了我……

    第一次,除了疼,还是疼,我没别的感觉。其实那一刻我很想哭的,不是因为身体的疼。但我忍住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要委屈!你一定要让他知道你爱他,只要他明白你就值得,不是吗?!

    他好像挺激动的。后来睡觉的时候一直抱着我不松手,我却睡不着。很想问他,是不是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第二天,第三天,我请病假,他那个时候也没人管他们考勤,我们就窝在房间里不出来,饿了就吃面包和方便面。他咬着我耳朵说,你知道吗?你憋死我了。害得我大红脸了老半天。可是,如果在以前,他说这话我是听不懂的。唉,21岁,我从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开始懂得听黄色笑话了。

    那两天我又跟他提出辞职的事,他想了想说,还是等等吧,你先上网看看北京那边有没大公司招聘,等找到新工作了再辞职。我不由地点头,他比我大一岁就确实比我想的成熟多了。

    我开始看招聘信息,没什么大公司,但是有几个公司看简介上说的还不错,他就帮我打电话过去问,但问完总是不满意。他说这几家公司都是创业不久的私企,不会很正规。我说,先去一家干着呗,慢慢再跳槽。他瞪我一眼说,要找就要找个好点的,起点要高。我吐吐舌头就不敢反驳了。

    结果,一直到他毕业,我也没找到新工作。最后他要回北京了,我就哭,想一起走。那个时候已经开始患得患失,很怕他一走就再也见不到了。他抱着我说,那就请几天假,你先跟我一起走吧。我高兴地抱着他脖子笑啊笑啊,都笑出眼泪来了。他也笑,笑着亲我,傻猪猪。

    我就跟公司请了半个月假,本来想请一个月,可是处长不同意。然后就跟着他到了北京,他让我住到一个公寓里,这是他家的另一套房子。他没有带我回他父母住的家,他说他父母反对他和外地女孩谈恋爱,他说等我以后真正在北京工作了再跟父母讲。我觉得他说的对,就乖乖地自己住了下来。然后,他就走了。走之前说头两天肯定不能过来找我了,因为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忙。我点点头,他高兴地说,真乖。可是,我问他要他家里的电话,他却有点犹豫的样子,我心里突然就挺不舒服的,就有点生气地说,不给就算了。他摸着我的头笑了,说,给,当然给,我只是想说除非有很重要的事否则一定要少打电话给我,免得他们怀疑。我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答应他,你放心,没重要事一定不打。

    于是,我就自己一个人在那个空房子里呆了三天,中间只出去了一次买了一些吃的东西。我不出门倒不是因为人生地不熟,在一个新地方我自己也能逛,只是我没那个心情而已。我就想等着他,快点把他等来。

    他在干什么?我以为我能猜到能想象到。但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的想象力其实很局限。(未完待续)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