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美国公立教育的挑战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2-1-28 来源:21世纪杂志


  SAT成绩是美国高等院校招收高中生的重要指标之一。2000年“在家上学”孩子的SAT平均考试成绩为1100分,而普通人的平均成绩是1019分。而且马里兰大学教育研究学者劳伦斯罗德勒指出,在爱荷华州基本技能考试当中,“在家上学”者达到75个百分点,而平均成绩是50个百分点。

最近十年以来,“在家上学”——在家中对子女进行教育的现象迅猛增长。根据美国联邦政府公布的近年研究所得出的结论,1999年,至少有85万学生在家庭接受他们的教育:一些专家则认为实际数字是它的两倍。早在1994年,政府估计这一数字为34万5千人。

实际上,在许多方面,“在家上学”现象已经对公立学校教育的核心理念构成一种威胁。

  “在家上学”挑战公立教育

托马斯·杰菲逊等倡导公立教育的先驱者们曾经笃信:公立教育可以使每个人聚集到一起,学习共同的历史,分享共同的价值观念,从而使民主得以支撑。而“在家上学”则使这些失去了,因为它把教育从全社会的一项事业变为单个家庭的事情。

当然,许多公立学校所制定的行为规范已经严重地损害了他们自己。但是由于一些能够承担义务的父母们离开了校园,学校的处境会艰难起来,继而使社会上更多的人抱怨他们学校条件恶劣。“l/3的学校开支来自于财产税,”阿肯色州教育部主任瑞·西蒙说。“如果大多数父母们不完全相信学校教育体制,得到财产税就困难起来,其直接后果是学校运营困难。”阿肯色州教育管理委员会的执行主任说:“我们还有44万儿童在公立学校接受教育,大约12000名在家庭接受教育,跟前者相比,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数目。但是这12000名儿童有父母、祖父母,如此庞大的人数意味着我们的公众支持会下降。”

当然,“在家学习”这一社会现象的快速增长是有限度的。因为它要求在家里教育孩子的家长们要保证稳定投入大段时间、金钱和耐心,否则就不能每天学习知识,教育子女。

人们有理由猜测,大多数父母不会情愿放弃当孩子到学校去他们才拥有的那些安静而愉快的时光。持续疲软的经济也会缩小在家教育子女阶层,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属于中等经济水平的家庭,无力支付私立学校的费用;如果有一天,那些在家里教育子女人们不得不找工作的话,免费的公立学校就会广受欢迎。

但是现在,“在家学习’现象以每年11%的速度增长。跟20年之前相Lh,正在产生的“在家上学”儿童的父母截然不同。

根据联邦政府公布的资料,3/4在家庭中对子女进行文化教育的人认为,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是担心公立学校教育质量。佛罗里达州政府最近的研究显示,只有l/4在家庭对子女进行文化教育的父母们是出于宗教信仰方面的考虑。而新生“在家上学”者并未完全放弃公立学校,至少并没有放弃公立教育的理念。

威廉.伯纳德曾经担任过美国教育秘书,但是今天,他走遍美国宣传“在家教育”的福音。他说:“我正在传播‘在家上学’对于公众的革命性意义。我们应该让公立学校教育让位于家庭文化教育。”看到曾经负责向公立学校提供援助的政府官员倡导人们放弃公立学校教育,的确令人颇感吃惊。

“在家上学”必须有成功的父母

这些父母的经济背景各不相同,但是他们有牺牲精神——金钱、工作机会,观看肥皂剧的时间——为了他们的子女教育。有时候,牺牲不大,比如把餐厅改为教室。但是哥伦比亚州的医学博士卡内尔就不一样了,他是因为6岁的女儿爱瑞肩膀受伤,需要经常性治疗,而无法正常上学校读书。卡内尔夫妇决定在家教育女儿,他们相信自己会比当地学校做得更好。为了每天上午教授女儿数学其他自然学科,在政府从事地图测绘工作的他和同样有着繁忙工作的妻子难于见面,他们的家人难于在一起就餐,他和妻子常常处于疲劳状态。他的妻子德碧说:“我的作息时间表安排得满满的。”

阿卡萨斯教育官员西蒙说,“跟公立学校教育时情况一样,我们已经得到了关于家庭子女文化教育正面的事例,我们同样也得到了反面的事例。”“在家上学”的孩子若要成功,就必须有成功的父母。他们一定是充满爱心1JLl胸开阔,富于奉献精神的家长。

就像乔治亚州肯那色州立学院一样,一些大学展开针对“在家上学”学生的招收攻势。22岁的朱斯特·托马克就是被招收的学生之一。现在他为一家公司从事销售工作。几年以前,他来到肯那色州立学院,在那里组织了一个面向“在家上学”者的团体,但是今天,读大学以前“在家上学”的学生已经完全与其他学生融为一体,这类组织不再有存在的必要了。“回想那个时候,其他学生认为我们是奇异的宗教信徒,无法跟我们相处。但是现在,人们的观念已经完全改变了。”他说。

根据联邦正读调查统计,近l/5的“在家上学”的孩子至少在公立学校或私立学校参加一门课程的学习。“在家学习”者同样拥有课外的活动。许多从事家庭文化教育的父母们,如同其他孩子父母一样忙碌,都在自己孩子日程表里安排了垒球和芭蕾舞的内容。乔治亚州玛端塔地方的朱迪·托马斯说,她的女儿朱利特“每周二有芭蕾舞训练,周三,有合唱训练;周四,她跟其他‘在家上学’的孩子一起上课:周五,她通常可以参加聚会或者郊游。”
尽管有着不短的历史,但是“在家上学”运动若要成功并不容易。在美国,最早多数儿童是在家庭接受父母或者家庭教师的教育。公办教育创办于19世纪中期。在20世纪60年代,以为叫做约翰·呼特的激进的教育改蝴酗翅2001年第l 0期革者,倡导把家庭文化教育作为公办学校教育的替代方式。他的想法并末得到主流观念的认可。直到20世纪80、90年代,不接受公办学校教育,而在家对子女进行文化教育,在许多州都是非法的。当时,传福音主义基督教徒采取在家教育子女的方式,以此来躲避公立学校混乱的校园气氛给孩子造成的不良影响。

“在家上学”的缺陷
尽管“在家上学”现象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但是还有一些人在抱怨它的缺点。在1992年,精神科医师来瑞·塞尔进行了一项研究,他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分别对35名曾经“在家学习”者,和来自于公立学校的学生的行为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发现“在家学习”者往往更加有耐心,却缺乏竞争性。他们的举止就像“小大人”一样。

2l岁的瑞其尔·阿根的例子,她来自科罗拉多,18岁她进入哈佛大学读书,在此之前,她没有踏进学校一步。儿童时代,她在教堂和附近大学的音乐课堂上,跟成年人以及比自己年长的孩子交往。“我从没有感受到一丝压力。”她说。假如曾经上过高中的话,“我就会遭遇很多的麻烦。”但有人会反对:儿童需要经历一定量的麻烦,从中他们可以学习到如何驾驭情绪,如何处理挫折。

耶鲁大学本科学生招生办官员里查德·那说,“在家学习者大多很机敏。但是他们往往需要学习如何与他人相处。”

“在家上学”的另一个局限性涉及到学术方面。15岁的马端·马克三年级离开公立学校,“我下了很大的决心来确定学什么。当初我不愿意学习数学和作文,所以我没有投入地学习。我喜欢舞蹈。”但是现在,阅读困难的马克意识到,为了上大学,除了跳舞以外,她必须学习更多的东西。“我和妈妈准备拿出一年时间学习数学。

  “在家上学”的现象以每年11%的速度增长学和写作。”也许,她不认为掌握这两种技能需要不止一年的时间。

文化教育的根本功能是使人们接触到他们日常生活所不可能涉及的领域。关于教育的目的,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他是塑造一个生活在民主社会的人的性格,或者是为了帮助会姜众生找到工作,然而不论你相信那一种说法,反正如果孩子只学习他们乐意学习的课程的话,哪一个目标都达不到。

不论“在家上学”还是公办学校都存在不足,但有人认为存在一个使两者都得到改进的办法。那就是一方面加强前者与社会的交往,另一方面提高公立教育的灵活性。一些学校及其所在地方采取了这一方法。在加利福尼亚、德克萨斯等州,学校允许“在家上学”的孩子在其体育课、足球队里注册。越来越多的学校场所向“在家上学”的孩子们开放,他们每周有一、两次机会去那里上课。

当然,这种两全其美的改进,必须得到公立学校管理者和“在家上学”孩子父母双方的合作,他们首先必须不再互相怀疑——这需要许多年才能做到。’ 编译/墨漠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