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悉尼大学校长谈办学、留学、就业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1-10 来源:中国教育报


因为有3000余名中国留学生,因为被快速发展的中国经济所吸引,近日,悉尼大学校长盖文·布朗率领该校50余位教授来到北京,为近年来从该校毕业的440名中国留学生颁发毕业证书。据悉,这是悉尼大学首次在海外举行如此大规模的活动。本报记者利用此次机会专访了盖文·布朗校长。布朗于1996年7月开始担任悉尼大学校长,在他任职的近十年间,悉尼大学获得了长足发展,大学入学申请人数逐年增加。
   
    “根据排行榜衡量大学质量有很大局限”
   
    记者:您认为什么样的大学可以称为世界一流大学?
   
    布朗:大学的工作涉及很多方面,有一些东西不太容易被量化。比如教学质量,一方面可以用在校学生来衡量,但同时也需要看这些学生毕业多年之后,他们怎样看待自己在学校学到的东西对其职业发展的帮助。科研也是如此,纯粹的科学研究在当时是可以量化的,但同时也要看十年、十五年之后这些科研所带来的成果。
   
    另外,评价一所学校还要看这所学校的校园文化如何,比如是不是有很好的道德氛围,是不是鼓励学生去健康地追求个人发展等。我想,没有一个排行榜能够量化这些指标。所以,根据排行榜来衡量大学的质量是有很大局限性的。
   
    当然,作为校长,我希望悉尼大学排在前面。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是,在澳大利亚要排第一,在亚洲要排前五名,在全球要进前四十名。
   
    记者:您认为中国是否有一些大学已经开始进入世界一流大学行列?
   
    布朗:应该说快了。我觉得中国的大学在很多方面发展很快,已经进入了一个持续稳定的发展阶段。比如北大、清华、复旦等大学,在科研方面已经进入了世界顶级大学行列。但是在对学生的全面能力培养方面,中国大学的发展速度相对比较缓慢。不过,这几年我也高兴地看到一些新变化,比如中国的学校越来越强调让学生表达自己的想法等。
   
    记者:假如您现在是一所末流大学的校长,您会怎样去发展学校?
   
    布朗:其实,在我们每个人的命运中,我们都是在开着一辆指定的公交车,走一个指定的路线。要想获得成功,我们首先要清楚自己处在怎样的环境中,这是一个大前提。其次,要清楚自己可能有怎样的机会。
   
    对于不同的大学来说,最重要的一个发展指针就是要给自己找到一个定位。要清楚这是怎样的一所学校,会有什么样的发展机会。如果我是在管理一所地处农村的学校,我会看当前的发展是否适合一所农村学校的特点。如果我是在管理一所地处城市的比较新的大学,我会想学校应该在一些专长领域作得很突出。总之,学校的发展目标应该根据自己的能力来设定。
   
    “管理大学比管理企业更复杂”
   
    记者:管理一个企业和管理一所学校有相似之处吗?
   
    布朗:管理学校和管理企业确实有一些相似的地方。作为校长,我就很留意学校经济的状况。现在悉尼大学的经济状况非常好,我们被评为大洋洲经济状况最好的大学。
   
    另外,我认为,管理一所大学要比管理一个企业更复杂。学习是大学的基础,此外我们还要承担政府的研究课题,社会则需要我们对文化作出分析、保存,并进行传播。大学还是一个依靠人来发展的组织,它的发展基础是人的很多浪漫的理想。所以,管理一所大学将涉及政治、文化、人际关系等因素。
   
    正因为如此,尽管我想像管理一个企业一样管理一所大学,但实际上管理大学要复杂得多,这也是我喜欢它的原因之一。
   
    记者:悉尼大学与中国高校合作情况如何?
   
    布朗:我们和中国的很多大学都有相关合作。比如在纳米研究方面,悉尼大学有一个很好的电子显微系统,而南京大学也有相应的研究,该校校长还是一位物理学家。我们合作开展了纳米结构的研究,分析一些新材料的结构。利用互联网技术,我们可以在悉尼大学直接检测和参与合作研究。
   
    我们和清华大学也有成功的合作案例。我们研究了一个用玻璃管获取太阳能的技术,这个技术拿到清华大学之后,他们通过技术发展,把它变成了一种可以大量生产、一般消费者也能负担得起的技术。也就是说,他们将该技术发展到了实用阶段。我们还和清华大学在劳资关系领域有一些合作研究。
   
    “留学生就业不能期望太高”
   
    记者:目前在悉尼大学有3000多中国留学生,您是怎样看待中国留学生的?外国留学生在悉尼大学占的比例很大,您认为他们给悉尼大学带来了什么?您希望招收更多的中国留学生吗?
   
    布朗:我要说,中国学生有非常出众的智力并且非常勤奋。这两点有来自文化的原因,也有很多是与生俱来的。但同时我想指出的是,中国学生往往比较害羞,他们不愿意更广泛地和其他国家的学生交往。悉尼大学始终坚持,学生应该最广泛地利用他们在学校学习的机会,比如参加辩论、体育活动等。我对中国学生的建议是,不要只和中国学生交朋友,还要利用更多的社交机会,和澳大利亚学生以及其他国家的学生交朋友。
   
    我认为,外国学生是我们学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学校的成长和规模有很重要的意义。悉尼大学经济和商学系有38%的学生是外国留学生,这些学生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最大的群体是来自中国的。这些外国留学生对于一个院系保持规模以及科研和学术力量的发展等方面,都是有重要意义的。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