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德国大学缩水已成趋势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12-15 来源:ABCDV


大学德国需要多少个大学生?目前这个数字是两百万左右。但是新生的数字正在下降,这是因为各联邦州到处节约开支和取消专业造成的。因此国际上入学率比德国高的国家有很多。

柏林---联邦统计局的工作人员用了数月之久来处理各种数字,将入学和辍学率归表整理并实行性别统计。对德国的教育政策来说,这个统计的结果并不是张出色的成绩单。有1982200整的大学生已经在这个已经开始的冬季学期里注册,这个数字比去年多了百分之一。然而,入学新生的数字却再次下降。

352000左右的高中毕业生在大学注册。这个数字明显低于人们的期望值:就在九月末,文化部长会议(KMK)对2020年前的大学新生,大学生和大学毕业生做了个数学角度的评估。根据他们的预测,新生数量在冬季学期应该在374100到414100之间。文化部甚至认为明年会有一次真切的“学生浪潮”。新生数量应该显著增加。在2014年应该有二百七十万大学生注册。因为出生率的下降,这个数字到2020年会明显下降。

联邦统计局主席约翰 哈伦认为文化部对大学生和大学新生的预测“过高—他们应该再权衡估计一下。”统计员只主要考虑了民主因素,而并不是只有这一个因素影响大学生的数量。除此之外的因素还有:难以估计的政治前景,大学的经济状况以及对学费的担忧。这些都对那些预测设置了不可逾越的障碍。

新生率未能达标

高校的学习条件能否满足广大学生,这是各大高校所担心的。“虽然高校对学生的接收能力再已经超负,但学生数量还是维持在很高的水平。”波哈德 劳尔特评论道,他刚接替彼得 盖特根成为高校校长会议的代理主席。

阶梯教室拥挤不堪,讨论课和实验室位置不得不抽签分配,申请者只能在有限的专业中为了一个学习位置等待数学期。因为教育政策的目标长久以来始终不能达到。一年一个百分之四十的新生入学率是新老政府的目标。“根据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的底线,德国的百分之三十七仍然未能达标。”首席统计师哈伦说到。

在欧洲的排名中37这个数字“看起来相当不妙”。但是,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的数据是不具可比性的。哈伦努力找了一个现实的例子:“我的夫人是卫校毕业生,而在波兰,这个职业的从业者不是经过职业培训,而是大学毕业出来的。

同时,高校校长们要求逆转这个下滑的趋势,并要求国家和州“共同努力”,提高德国的大学生数量。劳尔特强调了由高校校长会议提出的2020高校一揽子计划,这个计划旨在为教职工显著增加资金储备,对高校建设加大投入以及提供更好的非全日制学习机会。

学费起作用

劳尔特把入学新生数字减少的原因归结为高校拮据的财政:“因为多个专业的取消和各式各样的入学限制只有352000新生被入取,”他说,“在各个学校中最多的有71个专业因为经济原因被取消。

联邦统计局的新数据也清晰的表明了学费的引入起了怎样巨大的影响:在2004/2005冬季学期15学期以上的长学期“老生”的数量因此比往年降低了百分之二十八。在今年引入学费的联邦州中,降幅分外得高:位居榜首的是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至少43%),紧随其后的是黑森州(42%),莱茵-普法滋州(24%)以及图林根州(21%)。

约根 达姆,反学费行动组织(ABS)的领导人从中看到了一个清晰的信号:“那些不考虑科学发展的人都没有想到正题上。”从超学期老生减少的这件事上还很难推断出高校全面收学费对正在准备进入大学学习的高中毕业生有什么影响。在这个方面目前全面综合的评估还很少。

联邦统计局还做了一个关于各个专业学生人数的统计:经济和社科方面的专业受到了32%学生的亲睐,相比之下数学和自然科学只有18%。而信息学仍旧表现不佳。随着第九个统计年下半年的一次突然的入学人数上升后,从2000年开始高中毕业生中的选择信息学学习人数划出了一个曲线,信息学新生与去年相比又下降了4%。

联邦统计局发现,从1994年起,大学员工的数量增长了5%:在德国各个综合性大学和技术性大学中有500000员工在为之工作,哈伦补充道:“这个增长归功于从事科学工作的兼职教职工。”兼职教职工的数量如果增长33%,那么全职员工的数量就会降低1%。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