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签证经历:绝胜上海滩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1-11-21 来源:中国科大BBS站


我约的是美国驻上海领事馆,2000年12月21日上午10:00的号.

20日下午计划完毕,所有时间都已安排紧凑.

14:00,我拎着一包毛巾,肥皂之类的东西来到实验室,准备先在实验室干点事情,然后去洗澡.毕竟要见签证官嘛,沐浴净身还是需要的,就算鬼子拒我,也要有个好的精神面貌,让他们也看看咱中国DD的风采,而且还要告诉鬼子,GG我是最烂的...没想到,刚到实验室,就被一个老师拉去教训了几句,其实是有别的DD瞎搞,跟我完全没关系嘛.没办法,在实验室呆久了,什么好事坏事都先找我.算是倒个小霉吧.

15:00从实验室出发去浴室,突然发现没带学生证和澡票.怎么办?时间都已经安排得很紧凑了,16:00要回到住处,然后送朋友去坐16:45的火车,同时把我的一个大箱子先带回家.回去拿肯定是来不及了.无奈之下,跟着一个学弟到他宿舍拿了学生证和澡票.心里想:"有点紧张?连澡票都忘了?就算还没有开始准备签证问答,也不至于就这样吧."

16:05,我以光速,只用了65分钟就洗完了澡(平常是90分钟),而且还包括了脱衣服和穿衣服的时间.一路猛骑回到住处.朋友先去找出租车,我拎着大箱子下楼.那箱子是我前一天才买的,准备带着它到米国逛的.到时候要装一大堆东西,所以专门挑了个看起来巨结实,巨"照"的.我使上了12分的力气挪箱子,第一阶,第二阶,...,第九阶,第十阶,转弯,..,"嘣!!",咦?这箱子把怎么突然这么轻呀?耶,怎么好象有点不对劲呢?...,...,箱子坏了.这可是第一次呀,它就不照了,太不给我面子了.而且偏偏我要签证的时候坏了,多不吉利.无奈,朋友也走不了了,拎着箱子去退货去了.我呢,在住处,开始整理行头,对镜贴花黄。

17:30左右,行头整理完毕.同时,沉勇而友爱的,PP的helen_z美眉在其ssgg的陪同下闪亮登场.经过一番握手寒喧,互致敬意,并倾诉24小时没见的思念之情以后,在她的监督指导关怀照料下,我开始第一次念从BBS上整理的"签证25问",盘算着到时候怎么跟签证的美眉周旋.整个准备工作历时约90分钟,这期间,helen_z对我的英文发音,仪表姿态的讽刺挖苦,冷嘲热讽,甚至打击迫害,实在惨绝人寰,非笔墨所能述也.唉,真是"想起旧社会,两眼泪汪汪".没办法,谁让人家是英语系的专业人才呢.各位看官,一定要记住我的血泪教训:再差不能差英语.

19:30,背着我前一天刚48.00人民币买的,准备到鬼子那边当书包用的大酷包,回头望一眼陪了我2个多月的住处,我上路了.先吃饭,然后去火车站.为了明天的签证有个好精神,我今晚加餐,吃牛肉炒面.在此特别鸣谢helen_z及其ssgg,为了不加重我的经济负担,他们谢绝了我的热情挽留,抵制住了牛肉炒面的诱惑,义无反顾地离开了.

20:00,我跳上了去火车站的Taxi.心里是没有底的,毕竟签证问答一共就念了不到2小时.可是,有什么好怕的呢?当年,我的先辈毛泽东同志就曾这样评价签证鬼子的先辈: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同时他老人家也教育我们:战略上要藐视敌人.

20:25顺利到达合肥火车站.本以为票应该很好买,可到了才发现卧铺已经卖完了,连票贩子那里都没了.按照贩子大嫂的指点我买了一张站台票上了车,排队在车上领了一个补卧铺的号,是22号,车上本来卧铺就很少,估计也是没戏了.果然,后来车长说没有空余的卧铺.看着那些舒舒服服坐在座位上谈笑风生的GGJJDDMM,我觉得有点不爽,怎么就没有谁主动把座位让给我呢?我这可是肩负着党交给我的光荣的革命任务,我要打入鬼子后方,培养革命力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呢.难道他们都不知道吗?难道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吗?我开始觉得气愤,我越想越气愤,我再想再气愤.但是,我毕竟是经过长期的革命工作考验的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我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经过冷静的考虑,我在第一站,蚌埠,下了车.凭我这么多年在铁路线上摸爬滚打,逃票扒车的经验,而且蚌埠又是我的大本营,我不信搞不到一张卧铺票.

23:00,我在蚌埠下了车.没想到呀,蚌埠居然也没有票了.没办法,只能等下一班了.等车的时候,给蚌埠的一个哥们打电话,他老人家居然手机欠费停机了!本想给另外一个美眉打个骚扰电话的.可一想,很久没联系了,她老人家要是说不认识我,那多没面子.而且,要是她老爸提着棍子顺着电话线打过来,我可招架不住.算了,还是一个人在这寒冷的冬夜,在这异乡的车站等候吧.想想我这一天过的,倒霉事情可真是一桩接一桩.只能安慰自己:"此何遽不为富乎?"唉,那个时候真是深切想念gz_s这样的蚌埠土著呀.

2000年12月21日凌晨,我跳上了成都开往上海的280次直快列车.没想到,一问车长,居然卧铺还有不少.我老人家补了个下铺,爽爽地坠入梦乡.迷迷糊糊中想,看来霉都在20号倒光了,今天该走运了.

一路无话,21日早上5:30到了向往已久的大上海.呵呵,比合肥到宁波那车还早了15分钟,爽.上海的天是黑的,风是冷的,但我的心是热的,革命火焰是不会熄灭的.从地铁里出来的时候,接受上了一个老太太的指引,顺利向鬼子的老巢逼近.她指着路边,"这就是704所,旁边就是704的招待所".我怀着景仰的心情望了一眼,这曾经而又将会是多少想出国的GGJJDDMM的革命根据地,又曾经并将继续牵动多少bf/gf要出国的GGJJDDMM的心呀.同时,我老人家又省了几十块钱呀.

我到得太早了,街上没什么人,连吃早点的地方也没找到.一个人在寒风中徘徊,不禁想起卖火柴的小女孩.在那个冬天的夜里,她也如我这般冷么? "有谁来买我的火柴,有谁能够将根根希望全都点燃~~~"终于,找到了一个小饭店.上海的早点,喝的就是豆浆."师傅,有没有别的喝的?","有,咸浆.",还是豆浆.无奈,草草了事.6:30,见到了来欢迎我的上海同志.陪着他吃饺子,居然是馊的.真是不爽,我昨天够倒霉了,难道这霉运还没结束?

吃完饭,迎着初升的旭日,满怀高涨的革命热情,我们来到了领事馆外.已经排起了队,不过我是10:00的,还没到我的号.传说中的领事馆,外面会有一些老太太,或者中年妇女,甚至有美眉亲自出马.看到是要出国的学生,就问问有没有女朋友,然后.......我一直是对这一点很向往的,可当时居然没有人给我一个停留时间超过一秒的眼神.难道我不象是未来的洋博士吗?哦,大概她们要等我签证成功以后再凑过来.整理材料的时候,发现有个地方写错了,这时一位大婶走过来,主动提供了涂改液.我一边对她表示感谢,心里一边想:"套近乎是没有用的,最多混个脸熟.你女儿要是不PP,照样没戏."

闲话少叙,上午10:30,在寒风中矗立了5个小时之后,我终于蹋进了著名的签证小屋,呵呵,和BBS上的图果然是一样的.我本来对过安检门是有些担心的,据说金属的东西都不能带,可我的裤子都是金属拉链的,难道要......?另外,要是早上吃饭不注意,把金牙吞下去一颗怎么办?我在惴惴不安中过了,警报器没叫.我又在想了,为什么连我的手表也没警告呢?莫非我这别人送的表还不是一般金属的?//xixi

签证官就2个,都是MM.一个比较胖,是亚洲人的样子,估计就是传说中的亚裔MM.另一个是黑妹,估计就是新来的那位,不过还好,她并不是十分黑,大概血统不纯了.只可惜看不到传说中PP又好过的金发MM,我本来想请她have a cup of tea的,看这情况,莫非要明珠投暗了?

传说中,亚裔MM是巨喜欢狂问,巨难过的,可是我坐了一会就发现,相比黑妹,她已经是非常仁慈的了.我坐在黑妹前面的长椅上,并且尽量靠近她,为了一来给她个好印象(和她相比,我还是比较白的),二来听听她的问题.学生很少,基本都是签F-2的JJ和婶婶们.每个人都一包照片和信件之类的东东,每个人都很惶恐的样子.黑妹这里是基本都没过,亚裔MM那边还过了几个.我旁边和对面坐的都是签F-2的,旁边的那个估计是个JJ,挺端庄的,估计她能过.对面那个可能是MM了,好PP,估计黑妹是不会放了.//hehe

正在我伸着耳朵听黑妹的问题的时候,亚裔MM那边叫了我的号.我定了一下神,虽然我只念了2个小时的签证问答,但这就能成为我害怕的理由吗?她还从来没念过呢.马列主义心中念,革命豪情盖过天.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大踏步,面带微笑,迎着亚裔MM的目光走了过去.我: "Merry chrismas ,madam."(准备了很久,准备用来讨美眉喜欢的nice to meet you居然忘了)亚裔MM: "morning."(这样的回答,口语课肯定过不了)亚裔MM: "*&%)*^*&$##&$$"我: (没听懂,好象有what和study.反正不能不说话,稍一停顿) "computer science"亚裔MM: "what %$^@& study in computer science?"我: "distributed algorithm."(还是没听清,估计是问我专业)亚裔MM: "what?" (居然没听懂,我说的可是英语呀!)我: "distributed algorithm."亚裔MM: "what is algorithm?"我: (这问题也太土了,您好歹也问个what is distributed algorithm.也显得专业一点.好在这个问题我也准备了.) "...."亚裔MM: "&^%$*&%(^%(*^)(*^%#@&.thank you."

我还是没听懂,不过她把我的材料全都推给了我.完蛋了,这表示我被据了,天呀,开开眼吧,我还有一星期就开学了,机票都定过了呀.我已经倒了够多的霉了,不该再倒了.

就在这个时候,美眉又把我的护照拿了回去,很麻利地在上面盖了章.我过了!!!抑制住内心的狂喜,转身就走.然后才想起来忘了谢她了.特此声明:首先我是忘了,并不是没礼貌.其次,就算我没礼貌,也不能代表整个中国人.

走出签证室,对着哥们举起握着的拳头,相视一笑.可是,还是没有老太太/中年妇女/美眉围上来,怎么回事?难道她们看不出我过了吗?唉,看来世道变了,世风日下呀.我好不爽.带着这份不爽,我打保龄,喝酒吃火锅,逛商场,接受朋友的赠礼,然后回到了合肥.

好了,签证经历就是这样的,感谢诸位对我和我的钱包的关心.关于请客嘛,呵呵。(飞在半空)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