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武汉8月23日签证全记录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2-10-5 来源: TigTag滴答出国资讯



这是我同学写得好辛苦的记录~~~把它copy给你们~~希望给你们点帮助~:)


早上起来,9:40到了新世界8楼。

有好多人交材料,没几分钟看见那个漂亮的女签证官来上班了。

罗丹在收材料的窗口收材料,看见外面有很多人,便出来了,把闲杂人等捻出了房间,并一个个地问我们这些坐在沙发上等待的人是干嘛的,由于平时听惯了INOUSSA那带有极重口音的法语,现在听罗丹的话也不是很吃力了。
大概9:45,那个漂亮的女签证官出来了,她一眼就看见了坐在玻璃门对面上发上的刘瑛,因为她实在是坐得太醒目了,第一个。NADEGE(应该是叫这个名字)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刘瑛。”
“好的,你进来。”
刘瑛进去了,15分钟以后出来。
NADEGE叫了下一个面试者的名字-------“ZHANG ZI NI”
我当时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还是有哪根经接错了,模仿着她的发音和语调,也叫了一声“ZHANG ZI NI”,音量却是更大一些。叫完以后,我马上意识到不对了,赶快低下头,借着天然的人墙(排队等着递材料的人)躲了过去。再抬头看看,发现那些排队交材料的人都用极其惊讶的眼光看着我,就好象在动物园看猴子一样。等NADEGE进去后,我马上问旁边的同学,“她看进我了吗?”“她没有看你。”哦,我心里塌实了。马上问刘瑛,签证官问了她些什么问题,这个时候刘瑛的同学来了,等她去办点事,所以刘瑛轻描淡写的告诉我,主要是问了她一些关于她的公司和她的职位的一些事情。
张子妮进去了半个钟头总算出来了。听见NADEGE叫我的名字,幸亏我听我的名字20多年了,要不然还真难听出那是我的名字。她看见我从沙发上起来,马上往里走,我马上赶几步跟上她,主动跟她打招呼:“BONJOUR,COMMENT ALLER VOUS?”
“TRES BIEN,MERCI。”
她把我带进了她的房子,让我坐下,然后马上对我说,我要出去倒杯水,你在这等我一下。
我笑着点点头。她出去了,倒杯水倒了一两分钟。进快要进门的时候,被她的一个男同事劫住了,跟她说有演唱会,张学友要来,NADEGE啊了一下,是那种追星一族的啊声,我估计她肯定喜欢张学友,然后又听那男的说张惠妹也会来,但是NADEGE好象不认识张惠妹,那男同事就跟她解释说张惠妹是个台湾的歌手。
等她一进来坐下,我马上先问她:“VOUS AIMEZ LE SHANTEUR ZHANG XUE YOU?”
她说是的,然后又反问我,我说我也很喜欢张学友。
她开始把我的材料放了下来,放在了桌子上,但是我一开始就把我的公文包放在了那,所以她把我的公文包往旁边挪了挪。我马上很知趣的把公文包拿了下来,放在了我的腿上。然后,我把我的高考成绩和TEF成绩单交给她,告诉她;“CE SONT MES DOSSIERS SUPLEMENTAIRS。”她看了看,放在一边了。
她开始把意见卡拿了出来,正式问我问题了。首先,她要我教她我的中文名字怎么念,她也知道她开始念的不太对,我就开始告诉她怎么念,她很聪明一下就学会了。
然后她看了我填的表上TEF成绩,念了一遍多少分,说了句:“C‘EST BON。”然后把它填到了意见表上,然后跟我说:“等你签完证后,你去ALLIANCE把你的成绩单拿了,那个东西对你有用。”我马上跟她说,我已经拿了,而且刚才已经交给她了。我马上和她一起开始找,找到了我刚交的那张成绩单,她拿着看了看然后对我说,你这张成绩单还有用,你到法国后可以把这个拿给那边的大学看。我马上点点头,表示我理解了。
然后她问我学法语多久了,我告诉她我学了590个学时。她又问我:“où ça ?”我马上告诉她我在两个地方学了法语,第一个是在哪里,第二个是在哪里。她马上D‘ACCORD。
她飞快的翻我的材料,那些公证件啊什么的都是往旁边扔的。然后她突然问我,我的大学预录取,还有语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等在哪里,我说我在交材料的时候交了啊。她又开始乱翻。我马上把旁边的复印件翻开,指着复印件跟她说,这是复印件,我也交了原件,但是我不知道在哪?她跟我说对不起,她要去找秘书问一下。于是她出去了,不一会,她带着杨小姐进来了,杨小姐用中文问我同样的问题,你的通知书在哪,当然我还是用法语说,我递材料的时候交了。NADEGE又开始翻了,但是这一次她找到了,原来我的通知书被搁在了材料的最下面。OK了。杨小姐也出去了。她跟我说“对不起”,我肯定是条件反射的“没关系”。 我们继续,她开始问我的学历,我说我是BAC CHINOIS PLUS QUATRE,她用声调问我BAC PLUS QUATE?然后她把我填的表拿出来,看那上面是大专+自修。她又把我的毕业证翻了出来,我马上指这我的文凭跟她说,“这个是大专,这个是本科。”她看了看,说她不认识,她得去问问她的同事。我能怎么样了,只能说OK了。她又出去了,她每次出去,我都是用以前在礼仪课上学来的非常正式的姿势坐着,以防她会走“猫步”。但是她就从来没走过,她的脚步你一定能够听得到,她不是很瘦的那种,但是是身材非常好的那种,而且她长得也非常漂亮,一般的外国女人都是轮廓非常分明的,但是她却是那种看上去很清秀的那种。非常的漂亮。我们回到正题,她出去了一会又进来,坐下来,一边填意见卡一边跟我说,如果我理解没错了话你是“大专+自学”,写的过程中还抬头看看我,我当然是及时给出回应了。她在那上面有写了我的大专是在长沙大学读的,自考是在,她停了,去翻我的材料,我马上告诉她我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念的自考,你一看这中文也知道法文肯定也是很长的,所以当我说完的时候她也翻到了,她点点头,在意见卡上写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但是让我奇怪的是她写的是英文,但是转念一想也对,意见卡就那么大,要写法文的实在是太长了,肯定写不下。她又问我是学什么专业的,我告诉她我是学计算机的。然后她又看这我文凭上的时间写我毕业的年份,我在旁不是时机的说,我从2000年大专毕业后就开始工作了,可惜她只顾着去写材料去了,也没听见,等到她写完我的自考是2001年毕业,她就问我2001年毕业后干了什么,我又跟她说我从2000年大专毕业起就开始工作了,她马上D‘ACCORD。一边工作,一边自学,情理上很符合。然后她翻到了我单位的推荐信,看了看我的公司的名称,一边念一边写到意见卡上,然后她问我,我们公司是干什么的,我告诉她是做电信有关项目的。她又问我我是干嘛的。我告诉她我是高级程序员,是研发软件的。她又D’ACCORD。这个问题过后,我看意见卡已经是添到最后了。最后她在意见卡上面一个长方形的框下面,写了TRES BIEN。我估计那不是对我法语水平的评价,就是对我个人的评价了。然后她用英语问我我的英语怎么样,我马上用我一口流利的美语说我觉得我的英语学得很好。她有问我,你觉得你的英语学得好还是你的法语学的好?我马上说我觉得我的英文比较好,因为我学了12年英语,法语才学了590个学时。她马上D‘ACCORD。她又开始讲法语了,她说她觉得英文好对我的帮助大一些,因为在我的工作当中更多的用到的是英语。我当然马上回应,是的,我们的变成环境啊,帮助说明什么的都是用英语写的。她也D’ACCORD。
她开始清理材料了,她把复印件都留了下来,把原件退给我,我马上接过来,但是我没有马上就往包里塞,我清理了一下,看见我的原件都在才放进公文包里。她比较赞赏的点了点头。然后她起身了,因为我是坐在门口,而她要绕桌子一圈才出来,我就在门口等着,等她走到门口,然后比较绅士的弯腰,用手做了一个请她先走的动作,她马上也做了个请我先走的动作,我就出来了。我们一起走到玻璃门那,我就去帮她开门,但是门被锁了,她打开了门栓,也顺势打开了门,我对她说了句:“MERCI BAUCOUP,AU REVOIR!”她也说了句“AU REVOIR!”我就自信的大步踏了出来。我的面试到这结束了,很好的交流,没有PARDON一次。
她把我的另一个同学叫了进去,但是我现在不记得是谁先了,反正是一男一女两个同学,男的进去了比较久,因为他工作了,NADEGE问了他些工作方面的事情,而她说的那些词汇都是专用词汇,我那个男同学不太熟。所以可能NADEGE觉得他的法语一般般。另一个女同学进去了5分钟就出来了,非常快,我觉得就是我转一下背的时间她就出来了。最后进去的是我的玩得好的LUCIEN。他进去13分钟就出来了,他的感觉也很好。
总之,我觉得我这次面试很好,因为我不是单纯的回答她的问题,我们是比较好的交流。我觉得她也不是要刁难别人,她一有问题都是先自己去翻材料找答案,找不到了,或是找到了还不明白才来问你。所以,我觉得要对自己的个人情况和材料非常熟悉。不要只背了网上下载的,或是从别人那收集的材料就算了。
最后,负上一张大概的意见卡。位置可能有个别不准确,但是大体上没问题就行了。


意见卡
姓:
名:
毕业的大学
专业:
对你的备注(比如说有什么特殊的情况):


对你的评价:
学了多久的法语:
在哪学的:
工作单位名称:
你的职位: 
 

dino的签证实录

伶俜的签证实录



返回:首页 | 英语词典 | 日语词典 | 韩语词典 | 俄语词典 | 德语词典

推荐: 新华字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中文词典 | 成语词典 | 诗词大全

相关: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