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签证之后[法国]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3-12-1 来源: TigTag滴答出国资讯


我对着眼前的老外最后挤出了一个微笑,然后转身走出。我感觉自己像是一封被盖上邮戳的信件,在寄往下一个地点的过程中,只能漂流。面对签证处门外那一张张充满期盼的面孔,那一声声“哥们儿,签了吗?”我一时语塞,只是觉得北京的阳光出奇的炙热。

当回到了天津,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我竟然哽咽了,我觉得终于到家了,可下一次回家又将是何年何月便不得而知了,“小舟从此逝,沧海寄余生”,典型的游子,于是终将流浪。取出了我的自行车后,我疯狂地蹬了起来,我只是想去学校看看。

我的学校是一所坐落在南市里的中学,它很大有很长的历史,但于我而言,那里是我所有梦想开始的地方,我的精神家园,它是我的麦加。六年中,在课堂里,我偷偷地看小说,沉醉于自己的作家梦;在操场上,我和伙伴们拼抢着那破旧的足球,挥撒着我们的球星梦;在校园里,我和那些意气相投的兄弟焚香结拜,留恋着我们的江湖梦……我知道一切的一切都将过去,我知道即便一切都停下,我们也无法留住时间,可我依旧固执地喜爱着那里,每次路过都要驻足观望一下。记得上次来时,那里还是一片工地,不知道今天它是否修好了。

我从来不会诅咒,可眼前的一切让我觉得生活中有那么多的不可信的地方。我的学校拥有了带跑道的草皮操场,拥有了高大漂亮的教学楼,可它却换了名字。我真想对着那些施工的人高声叫嚷“都给我停下,都他妈的给我滚蛋……”可我知道,他们不会听我的,他们会反问我“你是干什么的?”对,我什么都不是,一介布衣书生,我只能漠然地看着他们装修,看着他们糟蹋我的梦想。

其实我早该习惯,当年在家门前隆隆的推土机声响起后,我的小学就那样悄无声息地倒下了。的确,大楼多了,道路宽了,可一些本应保留下来的东西却从我们眼前消失了。

“没想到答案,就不用寻找题目。”

在校友录上我已经厌倦了浏览,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个变异了的灵魂,他们不再单纯,他们不再真挚,他们甚至厌恶同学聚会。那里我看到了他们在交流着工作心得,看着他们在讨论着如何挣大钱。眼前的一切让我窒息,让我想呕吐。我无法想象忘了过去的他们,不再谈论感情友谊的他们一个个鲜活地站在我的面前时,我是否还能张开自己的臂腕,去叫一声朋友;我无法理解当放弃了黄丝带而选择钻戒的她们,我是否还能牵起她们的手,珍惜以后。我感觉,即便告诉了他们我将离去,也将不会有谁在意了。他们都在选择成长,而我依旧生活潦草。

“没有蜡烛,就不用勉强庆祝。”

我本无意追究生活的本源,我本无法参悟成长的意义,可我真的想像个孩子一样问一些为什么。难道那些为我所终生记忆的,每每回想起就会激动的岁月真的就是生活里那么微不足道的瞬间吗?还会有人陪我喝酒后一起在湖边唱《光阴的故事》吗?还会有人在告别宴上玩笑着对我说“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回还。”之类的句子吗?

窗外的蟋蟀又一次开始了它的歌唱,我无意打搅它的怡然自得,我应该感谢它,这为我带来欢乐的小生命,我想这是又一段关于故乡的情愫。

算了,我应该微笑,即使含泪;我应该忘记,即使不舍。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