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背单词实用方法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11-15 来源:新东方


英语是拼音文字,其单词的词形变化,一个主要而又传统的途径是增加前后缀,即在一个单词或词根的前后两个位置发生变化,可以说是直线型的。如fortunate(幸运的)一词,加上后缀–ly变成fortunately,再分别加上前缀un-可变成unfortunate 和unfortunately。在传统教学中,对于英语单词的学习记忆也因此多以词根词缀法为正统。当前的一些关于单词记忆方法的讨论也多从英语自身的这一特点入手,各种英语词根词缀法背词书籍层出不穷。

中国的方块汉字作为表意文字则有所不同,最初的象形汉字即是一幅幅图画。一个中国汉字的字形能够在一个平面上左右上下不同位置发生各种变化,可以说是平面型的。如“大”字,左下角加一点变为“太”,右上角加一点变为“犬”,犬字加四个口变为“器”, 在“大”字上面加一横可分别变为“夫”字和“天”字,最后把“大”围起来又变成“因”, 因而汉字字形的变化可以说是八面来风,变化无穷。中国方块汉字的这种独特的字形变化形式数千年来对我们的记忆方式无疑会产生非常深刻的影响,使我们对文字“形”的变化的感知有较高的敏锐度。汉文化赋予我们世代承传的这一记忆优势能否帮助我们记忆英语单词呢?

答案应该是肯定的,我们已经习惯于记忆汉字“形”的能力同样可以用于记忆英语单词,从而发挥这一优势,扬已之长。具体来讲,就是不要拘泥于一个英语单词只在前后词缀上的变化,撇开传统的英语单词构词法,通过观察识别单词在任何位置上的“形”的变化来记忆掌握它。这种方法由于与我们长期以来记忆汉字的固有方式存在着某种相通之处因而有可能更适合我们汉文化圈里的学习者。实际上,不同语言之间在存在必然差异的同时,也必然有许多相似共通之处,英语与汉语自然也不例外。这一点对于我们学习掌握英语词汇同样十分重要。

在英语词汇的学习记忆过程中,很多人心里都有一种畏惧感,背起单词来也常常感到枯燥和乏味,导致效率低下,信心受挫。然而事实上,许多我们不认识的、貌似高深的英语词汇,仔细一看,竟是我们平常极熟悉的单词稍稍在词形上发生了些许变化而已(不指传统的词根、词缀的变化),常见的如增减字母、替换字母、或者单词字母的顺序发生变化等等。通过识别这些变化,并加以联想,往往能激发我们记忆生词的兴趣,大大提高单词记忆的效率,从而取得事半功倍、信手拈来的效果。

汉字的构造方式主要有四种,即象形、指事、会意和形声。下面我们就借用汉字的这几种造字方法,来看看象学汉字一样通过识别英语单词词形的变化由熟词记忆生词的方法和乐趣。

1,象形法记忆英语单词

汉字中的象形字是指把字画成象所代表的东西的样子,如“木”字,其原形就象是一棵树。在英语单词学习中我们也可以通过对单词中的一些字母的形状进行“象形化”的联想来帮助记忆或者区分易混淆的单词。试看以下几例:

(1)omelet n. 煎蛋卷

o +me +let 把字母“o”想像成一个鸡蛋,然后从右往左看:让(let)我(me)吃一个鸡蛋( “o” )——“煎蛋卷”也不错。

(2)rifle n. 步枪 rife a. 流行的,普遍的

rifle中的字母“l”象不象一杆长枪,rifle和rife就不容易混淆了吧。

(3)eclipse n. (日、月)蚀 ellipse n. 椭圆(形)

eclipse中的“c”像一个圆缺了一块儿,正如日蚀、月蚀中被遮住了一部分,从而与ellipse区分开。

(4)bank n. 银行 lank a. 瘦的,细长的

与大腹便便的“b”相比,又细又长的“l”是不是显得很瘦(lank)。

(5)pretty a. 漂亮的,可爱的 petty a. 琐碎的,小的

把字母“r”想像成一朵花儿,花不就是美丽漂亮(pretty)的象征吗。

(6)loop n. 圈,金属线圈

LOOPLINE 即指“地铁环线”,在北京地铁列车每节车厢里的每道门上都有该词的倩影和形象的图形。把loop用连笔写,是不是很象中学物理课本上常见的线圈。

(7)avoid v. 避免 ovoid adj./n. 卵形的,卵形体

字母“o”不就是卵形的(ovoid)吗。

(8)friend n. 朋友

friend – r → fiend n. 恶魔,魔鬼

字母“r”象是一朵花,朋友(friend)来了有鲜花,魔鬼(fiend)来了有猎枪。

2,指事法记忆英语单词


汉字中的指事字是指在象形符号上加指示符号,或者用抽象的符号组成的方法来表示字义。如上面的象形字“木”,在木字下面加一抽象符号“-”,变成“本”字,原意即指树的根部。英语单词中也有一些字母有“指示”意义,可以帮助我们记忆或者区分易混淆的单词。

(1)bridge n. 桥 bridge – g → bride n. 新娘

字母“g” 代表女孩(girl),新娘(bride)出嫁,告别女孩时代,也标志着跨过了人生一座桥(bridge)。

(2)agate n. 玛瑙

a + gate 一扇(“a”表示“一”)用玛瑙(agate)做的门(gate),这扇门岂不成了财富之门,是不是 “阿里巴巴,芝麻开门!”中的那一扇?

(3)ingenious adj.聪明的,有发明天才的 ingenuous adj.单纯的,天真的

“我”(i)是聪明的(ingenious),“你”(u → you)是天真的(ingenuous),咱俩儿不是一清二楚吗。

(4)soldier n. 战士 soldier – i → solder v. 焊接,焊合

字母“i”即“I”(我),表示“人”,所以soldier指人——战士,从而与solder区分开。

(5)oration n.正式演讲,演说 ovation n. 鼓掌,热烈欢迎

ovation中的字母“v”即是常用的表示胜利、成功的手势,这里听众的掌声(ovation)即可表示演说(oration)的成功。

(6)care v. 关心,关怀 care + ss → caress v. 爱抚,抚摩

两个“s”表示双重复数,代表加倍的关心(care)——爱抚(caress)。

(7)supper n. 晚餐 supper + c → scupper v. 伏击,使处于危难之中

将字母“c”联想为cup → 酒杯,这是不是鸿门宴,亦或是最后的晚餐。

(8)horse n. 马 horse + a → hoarse adj. 嘶哑的,粗哑的

字母“a”即表示 “一个”,联想记忆:一匹(a)声音嘶哑的(hoarse)马(horse),也许你太累了,也该歇歇了。

3,会意法记忆英语单词

汉字中的会意字和象形字类似,也是一种形象符号,只不过是会合两个或者更多个字或符号的意义来表示一个新字的意义。如“木”字加单人旁“亻”合起来为“休”,表示人在树旁休息。英语中有大量的复合词即可视为“会意词”, 一些不是复合词的英语单词从会意字的角度进行拆分往往也能有利于我们的记忆。

(1)middleman n. 经纪人

middle + man 在中间(middle)进行斡旋的人(man)——经纪人。

(2)greenhouse n. 温室

green + house 温室(greenhouse)不就是充满绿色(green)的大屋子(house)嘛。

(3)landmark n. 陆标,界标

land + mark 土地(land)上的标记(mark),可不就是陆标(landmark)吗。

(4)Oxford 牛津大学

ox(牛) + ford(渡口,浅滩) 牛过渡口,可以想见,当年的牛津大学也是一派水草丰盛、赶牛过河的田园风光,“牛津”二字的翻译亦传神也。

(5)bulletin n. 布告,公告

bullet + in 象子弹(bullet)一样打入到(in)公众身上,在传播学理论中恰巧有一种理论就叫作“子弹论”。

(6)island n. 岛屿,小岛

is + land 岛屿(island)可以说是(is)海上的一小片“陆地”(land)。

(7)anthemn.赞美歌,圣歌

an + them一首(an)大家(them)一起唱的歌,national anthem即指人人皆唱的国歌。

(8)killjoy n.令人扫兴的人

kill + joy 在别人的兴头上(joy)泼冷水(kill)的人可不就是个killjoy嘛。

4,形声法记忆英语单词

汉字中的形声字一般由两个偏旁组成,一个形旁表示大而模糊的义类,一个声旁表示字的读音。如“木”与“勾”组成“构”字,“木”与“风”组成“枫”字等。汉字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形声字,但现在大多数形声字的声旁已经丧失了表音功能,而形声字的形旁相对稳定些。

英语单词中带有词根的单词都可以视为“形声词”,集中在一起记常常会提高我们记忆的效率。例如,英语字根test 表示“测试”、“试验”的意思,把下面均含有该词根的几个易混淆的单词放在一起记就容易多了。”

testy adj. 暴躁的,性急的

detest v. 憎恶,深恶

protest n./v. 抗议,反对

contest v. 竞争

attest v. 证明

联想记忆:考试(test)常常让人着急上火(testy),引人反感(detest),甚至抗议(protest),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找到比考试更好的办法来进行公平的竞争(contest),从而公平地证明(attest)你我他的实力。因此,我们不得不继续将考试进行到底。

此外,仔细观察英语单词中的一些生词,可以看出有些生词往往是平时很熟悉的单词在词形上稍稍发生了一点变化而已,如替换字母、加减字母、字母顺序改变等。把这类词形相近的单词放在一起记忆并在词意上进行联想,往往既有趣又容易记住。这也是我们记忆学习易混淆的汉字时常用的办法。看下面几个例子:

(1)brain n. 大脑 drain v. 排水

brain drain “大脑流失”,即指常常令发展中国家头疼不已的“人才外流”。

(2)local adj. 地方的 vocal adj. 声音的,使用嗓音的

这不是一方水土,一方乡音吗?在朗朗的背词声中,你是否听到了熟悉的乡音?他乡遇故人,趁着高兴劲儿,大伙一块儿背单词吧。

(3)year n. 年 year + n → yearn v. 盼望,渴望

盼望(yearn)着,盼望着,新年(year)的脚步近了,终于可以过年了。

(4)smile n/v. 微笑,笑容 smile + i → simile n. 明喻,直喻

课堂上,老师这个生动贴切的比喻(simile)引得大家会心一笑(smile)。

(5)kind adj. 和蔼的,亲切的n. 种类kind – d → kin n. 家属

家庭成员(kin)和睦(kind),工作事业发达,这不正是“家和万事兴” !

(6)ear n. 耳朵 ear + l → earl n. 伯爵 p + earl → pearl n. 珍珠

在过去,贵人(如earl等)的相貌身世常常被描绘为“方面阔耳(ear)” 、“衔珠(pearl)而生”。

(7)ample adj. 富足的,充足的 maple n. 枫树

想像一下,“枫叶之国”加拿大满山遍野的枫树的样子。

(8)martial adj. 尚武的,军事的 marital adj. 婚姻的

不打不相识,古今中外多少缘份都是这么得来的。背单词时,别忘了互相多考考。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由于本方法是模仿汉字这种表意文字的记忆方式,通过借助于英语单词“词形”上的任何变化来进行联想记忆,没有考虑拼音文字传统的以音节、词根、词缀为单词的记忆单元,因而有可能使一些人忽视所记英语单词的发音,这一点应当予以高度的重视。所以读者最好给上文中自己不认识的生词注上音标以避免这类可能的忽视。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