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首页 > 乘机 > 正文
文章搜索:
德国飞机遇险记 吃蔬菜过敏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12-1 来源:ABCDV


看这个题目就很惊险吧?希望我的经历对朋友们有所帮助。

暑假,我结束了为期一个月的回家度假,踏上了从首都机场飞往德国的飞机。我乘坐的是汉莎航空公司的波音747,途经法兰克福换乘德国境内的波音737到BREMEN。

中午十二点左右,飞机起飞了。飞行比较平稳之后,大名鼎鼎金发英俊的德国空中少爷出现了,在他们中间还有几个中国服务人员。按照惯例,发给旅客一些软饮料及小吃,然后是分发耳机及毛毯。在飞机座位的扶手上有耳机插孔,有多个电台可以选择,其中有一个频段是针对飞机上播放的投影电视节目的。毛毯对长途飞行来说也很重要,因为高空飞行,机舱内的温度有时候会下降很多,毛毯可以在睡觉时起到保暖作用。不过我事先穿了很厚的衣服,所以毛毯一时也用不着。后来这毛毯可帮了我大忙。

大概起飞三个小时之后,进餐时间到了。吃过这餐饭之后,我的麻烦也就来了。事后我保留了当时的菜谱,吃的是炸鸡脯配凉拌粉丝芝麻胡罗卜及时鲜蔬菜,主菜是佐黑蘑菇酱,配米饭,甜点是姜味饼加掼奶油。对我来说都不是特殊的食物,可是就是这些以前也吃过的东西,造成了我严重的过敏症发作。

吃过饭后,我打算小息一下。闭上眼睛,我渐渐进入了梦乡。大概过了有一个小时左右,我突然感觉胳膊很痒,挠了一会,仍没有好转,接着发现胳膊上开始出现红包,这些红包迅速突起,我可以清楚地看见皮肤的水肿过程,接着全身都感到奇痒难忍。我是个身体很好的人,平时连感冒都不常见。更加没有任何过敏史。因此出现这些现象,一时使我不知所措。可是痒的感觉没有因为我的困惑而停止。我是单身旅客,身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这突然发作的疾病是因何而来,有没有生命危险,我都一无所知,因为从来没有过敏史也没有携带可以抗过敏的药物,一筹莫展之下,我只好决定按铃召唤服务员。

一个空少来到我身边,我对他说,我觉得自己生病了,而且我强调,是在吃过饭之后感觉不舒服的。空少看了看我身上的红斑,大概是无法决定应该怎么办,又叫来了这架飞机上的领班。领班是个约莫四十多岁的德国女人,看起来还比较和善。我又对她说了一遍,我感觉很不舒服,我认为是吃了飞机上的饭菜的缘故。还是没有办法,因为他们也没有可以治疗我的药物,更因为他们不能判断我的病因。领班对我说,这应该是过敏(Allergie),我对她说,我从来没有过敏史。最后他们只给了我一大瓶矿泉水,好心的领班给了我一管药,让我涂抹,后来才发现是治蚊虫叮咬的。

没有办法,只好拼命喝水,不停地拜访卫生间,希望可以将体内的毒素排出来。渐渐我感觉到了冷,可能是有点发烧,也许只是高空飞行必然的舱内温度降低,不过我已经分辨不出来了,只好把毯子都围在身上。飞机上的服务员不断来看我是否好转及需要什么东西。可惜他们帮不了我什么。要克制自己不去碰奇痒无比的身体真是辛苦。而且为什么会这样也是我怎么也想不通的,食物都是以前也吃过的啊!

时间过得很快,又到了吃饭时间。当服务员问我要吃什么时,我发现还是刚才吃过的东西。于是我要求吃别的东西,服务员给我端来一碗泡面。周围的旅客开始有点奇怪,为什么空姐空少老往我这里跑。

飞机终于要降落了。大概是因为我事先告诉了飞机上的服务人员我有保险——真是万幸,我随身携带了我的德国保险卡—他们通知我已经和机场的医生联系好了,飞机降落后让我等着由他们带去看医生。机舱里的人都走出去了,两个空姐进来找到了在座位上的我,带着我往出口走。其他乘客因为要接受入境检查都在排队等候,队伍长得一直排到了机舱门口。空姐带着我往前走,我听到正在排队的德国人在一边议论,说这个中国人真聪明,跟着空姐走,我也没空跟他们解释。到了队伍的头上,空姐跟警察说了什么,先看了我的护照,我们三人就坐上了法兰克福机场的电瓶车,沿着机场内平时拉着隔离线的通道一直开到电梯处,连人带车坐上了电梯,从电梯间开出来,就一直开到了机场医院。医生给我打了一针,让我躺了一会,前后没有花去半个小时。因为我必须去赶另一班飞机,匆匆离开了病床。

事情过去一段时间了,回到BREMEN后我立即去看了专业的医生,病情得到了控制,我也由最初的惊恐中平静下来。通过这事,我的经验是在飞机上有任何的身体不适都应该及时请求援助,短期离开德国也应该随身携带保险卡。我不知道如果乘客没有保险会是什么样的处理方式,这个例子也说明到达德国之后要立刻办理保险。谁知道呢,下一个也许就是你。

祝大家好运!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