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往事不堪回首(九)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4-3-8 来源:文学城


 在希腊帕尔纳索斯山南坡上,有一个驰名整个古希腊世界的戴尔波伊神托所。在这个神托所的入口处,据说人们可以看到刻在石头上的几个词,翻译成今天的话,就是认识你自己。也许是受到这条古老格言的启示,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提出了“认识你自己”、“照顾你的心灵”的观点。

上大学时,我觉得是很认识自己了。知道此生虽有些远大理想,但实现机会渺茫,因为能力不强,一些人能轻松得到的东西我需要笨鸟先飞地努力用功才能获得。从爱因斯坦到达芬奇,从托尔斯泰到哈默传奇等,各个领域的名人都略知一二,也很神往于他们非凡的成就,可我知道自己远不是那块料。所以胸中虽然时常升起那些自认为崇高的理想,但羞于出口,怕别人骂我不知天高地厚。我知道我眼高手低而只能选择随遇而安,在远大理想的憧憬中兴奋,在平凡的生活中安身。

在农村成长的岁月里,每年都是靠吃湿淋淋的今人作呕的梅菜越过一个个漫长的冬天,靠自己很不熟练而笨拙的手去穿针引线缝补那穿得都是破洞的土布衣裳。当时在大学里我就认为,毕业后如能天天吃到鱼肉就很满足了,甚至遥想如果那天生病一个人孤伶伶地躺在宿舍的床上,此时有个人进门来坐在床边,不说一句话,只用她的手轻轻地摸摸我的额头,怜爱地看看我,我此生就满足了,会与她相亲相怜不弃不离地过完一辈子。我认识到我的生活轨迹大约就是这样的。

但是经过几番遭遇几番挫折,又由于环境的变化,我也变了。我不再单纯,不再心如止水,欲望渐渐澎张,在心头长出许多手臂,伸向空中呼喊:“我要!我要!我要!”,我慢慢变得不认识自己了,在日渐看不清自己本来面目的疑惑与迷失中偶然必然地一步步走到了新加坡。

“认识你自己” 是个千年难题,通过内心的微观可看到浩瀚的宏观,又在宏观里心可止于某一点进入微观,其内涵深不可测外延无边无际,否则也不会刻在希腊千年神托所的入口处警示世人。许多人走完一生也不能“认识你自己” 。我现已近不惑之年,细细回头看看这几年走过的路,也是非常地不认识自己。

新加坡的课程浅易实用,虽然是硕士博士一起上的课目,也简单容易,如果不是上课时英文时常听不懂,需要回来自己再细细地研读一遍,我真可以翘起一条腿晃悠晃悠了。看到有的新加坡工程师们学得比我辛苦得多,而我虽然是技工却能与他们同挤一堂不累,实觉得又找回了些曾失去的信心与自尊,怀才不遇的委屈似乎也得到了些舒解,心里时常会升起一些快慰。第一学期的考试顺利通过,成绩也不错。

第二学期开学后不久买了台电脑,申请上网。班里每个人都有电脑,课堂里所要用的许多讲议资料都要在学校的网站上自己下载,没有电脑很不方便。尽管两千四新币的支出真叫我心疼了好一阵子,但想到终于可拥有我梦寐以求的此生第一台电脑,兴奋淹过了心疼。“为了学习,一切投资都是值得的”,我这样安慰自己。

但是正是这台电脑,着实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

虽然名义上我买电脑申请上网是为了学习,但实际上正事不用,资料没查几下,倒是成天整夜地在网上乱搞。从刚开始时的看黄色网站到最后陷入聊天室不能自拔,还美其名曰为了提高自己的英文水平。

于是乎,就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女网友遍天下。从Excite网聊到IRC、 MIRC、 ICQ、MSN、Messanger 等,从清谈网站到同性恋网站、异性恋网站、婚姻网站、交友网站,正统歪门各形各色的网站到处涉足。网中的年龄与性别也随需要而变,到最后真搞不清自己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了。最疯狂的一次连聊72小时不睡,东聊西聊停不下来的聊、聊、聊,聊完这个女红毛再去聊那个南非女,到最后真的不知道是身在何处今昔是何年,只知道天暗了又亮了几次。实在饿得不行了就吃几口冷饭,直吃到那饭发馊。

极度渴望的心灵在情色网中放肆、撕裂,在撕裂的痛楚、刺激与负罪感中寻得一丝快感来慰籍那填不满的心灵空洞,身体也在几近虚脱中获得一些解脱。

最邪门的一次是与一男一女同时聊,已记不清是他们找上门来还是我去找他们的了,只记得在许多聊天室里,凡是男的上来上第一句话基本上都是问你“是男是女?”,如回答是男的他就立即拜拜,如回答是女的他会既热情又风趣,聊一会后总会引到性话题上去。聊久了知道,巧妙各不相同,但万物归宗。

于是我说“我是女的”与男的聊,说我是男的与女的聊,聊到最后自然免不了要Cyber Sex 一番。对方都是英文高手,我的那点破英文要描述起复杂的动作与心里、生理的感受自然远不是他们的对手,但笨人自有笨办法,我把男的讲的话Copy给女的,把女的讲的话Copy给男的,直弄得天昏地暗,到最后真搞不清自己到底是男或女,是在天堂游荡还是在地狱里遭罪。

几个月下来,正规的英文没学几句,歪门斜道的英文倒是学了不少,人体敏感部位的冷僻单词信手捻来。也在新加坡Sam英文性爱论坛上与人开战,驳诉那些贬低侮辱中国女人的论调。虽然人已沉沦,但思维不乱。舌战群淫虫,就是用我那几句烂英文,也是赢多输少,往往辩驳得对方理屈词穷。在那一段时间里着实暗暗高兴了好几阵子,觉得自己虽堕落得不可药救,但爱国良知未灭。

刚上网的那几个月,灵魂就这样经常出窍飘进网络里游荡鬼混,疯狂与放荡在虚拟世界里一泻千里不可收拾,揭去外衣后的心魂在没有道德的约束下原来是这样赤裸裸的下流无耻,也有多少人在这个介于天堂与地狱间飘渺无际的世界里挣扎飘浮找不到出来的路。我幸亏还有些功力,尽管在欲望重锤的敲击下魂飞但魄不散,关键时还能聚气凝神。所以一番荒唐下来,我还是我,工作学习不误,第二学期考试成绩也不错。

但我有些不认识自己了,心灵也没有好好照顾,表面再添了些伤痕与些许污迹。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