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往事不堪回首(七)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4-3-8 来源:文学城


岁月飞逝,不觉间在新已两年了,手中的存款也渐渐多了起来。贼心不死,去股票行开了户,侍机进市,也到一些期货公司转了转,发现新加坡的期货公司也尽是一些骗人公司。乌烟瘴气,连骗人的技术也很低劣,讲的话漏洞百出。台湾期货公司在中国骗人的技术比这里的公司不知要高出多少倍。公司给我们做西装制服,上课培训整一个月,从期货的起源、目的、交易的程序到技术分析、实例分析,全部涵盖了,培训完了还要考试,考试通过了还要上机跟据现场价格走势下单模拟操作一周,否则不能下单进行实际卖买,还每天要列队开窗对马路大喊:“我能成功!我能成功!”

尽管这样的不惜成本精力,我也早知道其是骗人的,因为公司说只要市场价格穿过你卖买单所定的价位,交易肯定实际成交了,三分钟后公司代理商会从美国期货交易现场电传来一份成交单。而在这三分钟里,由于价格的起落会使你原来赚的交易变成亏,所以不需要等到实际成交单来,你可立即下单平仓。期货买卖只要3%─%5的保证金就好了,如果不考虑有的期货公司另外要加收的保证金,你3━5元钱可做一百元的生意。只要货物价格波动3%─%5,你可以有100%的亏赢,所以极其凶险,一夜可暴富,一夜也可破产。

但是美国期货交易并不是电脑配对交易,是人工喊价交易,那么一、二张的小额交易,如何会这么快速地一穿越价位就成交?这根本不可能,绝对是骗人的。实际上交易单根本没有被公司传去美国,只传到香港同公司的一个专门收单配对部门,公司是庄家,你要吃它吐给你,你要吐它就吃进,也就是你赢的钱就是它输的,你输的钱就是它赢的。它算准小资金的大部分人投资人肯定是输的多,而且公司又可以赚到七十美元一单的手续费。有些公司更是连香港也不传了,干脆就在楼上楼下与你对冲。

我想这并不要紧,只要它尊循它所讲的规定,进美国市场跟不进美国市场有什么关系?不进更好,更快速更直接。这种玩法比进赌场有趣多了。那时上海股市一路下泻,从900点,800点再到500点。股市是不能玩了,就玩期市,不管上涨下跌,都可以卖空买空而赚钱。当时美妙的打算是:先期市上赚一些钱,等股市下跌到一定程度,就抽出全部资金到股市,扫底买入,之后就可关门睡觉等其慢慢上涨,定定心心赚它几倍。期市上太劳神,风险也太大,不能长玩。

如计划能实现的话,再接再励一番,就可看到实现我那些理想的曙光了。而事实往往跟我作对。那天巴西霜冻传来,我即刻下单吊低价买咖啡,一个回头振荡穿越我的价位,在未触及止损点前又回头猛涨,四分钟后财务小姐送来我的建仓成交单,二十分钟后咖啡价位涨到我买入价的10%,算算我已赚了一百多万,于是欣喜若狂。落袋为安,觉得应是卖出的时候了。下单以市场价出货。咖啡价位仍在一路狂涨,十五分钟后涨到了我买入价的22%。

正当我在疑惑二十分钟过去了,买出的成交单怎么还不送来,财务小姐过来说我第一张买单作废,因为是个虚价,市场上没有这价位,是报价员报错了,我的第二张平仓单成了我的建仓单,现在咖啡价位仍在涨,等于说我卖在低价,资金不够持仓,已被经理强行平仓了,现仍欠公司二十多万,还给我看从美国传真过来的一个什么无此价格证明。

今后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反正一句话,无钱无势什么也做不成,公司请来了公安警告我不得再去骚扰,他们也没有再来讨所谓的二十万元的欠款。

在我离开期货公司的二个月后,上证指数跌到370点左右,之后强劲回弹直到1500点。来新加坡后不久,听说中国整顿期货市场,台湾公司的老板席卷资金一夜消失不见。有些人刚存钱到公司,一单也没下,一笔交易也没做,钱就不见了,说我比他们还幸运,至少还曾玩得不也乐乎。

我也去新加坡期货公司报过名做经纪,去看看它们到底如何运作。新加坡是法制社会,想想应该正规不会做些骗人的勾当吧,但是实际情况却正好相反,同样耍弄那些骗人技俩,比骗人的台湾公司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急猴猴的,骗人手段低劣。

去它们公司首要一点是问你可投资多少,会找到多少客户。只要注入资金,不用事前培训,可直接上机交易,说是可边学边做,而且不一定要做全职,做兼职也可,资金也只要三千新币就行。

期货市场如同汹涌的大海,大小投资者就象一些大大小小的船,漂浮在这大海里,等着涨潮与退潮看准机会赚一笔。但是这些船需要有一个最小的限度,否则无论是大海平静、涨潮或退潮,一些基本的微波就可把小船打翻,这时那些大船就会伸出捕网,把这些落水的小船尽收网底。试想一艘小纸船与一艘航空母舰,哪艘在风浪中会先死?无浪时那些大船也会造浪把这些小船弄翻淹死,船越小越危险。

三千元新币买一单就所剩无多了,根本经不住风浪,就是行情看准了也经不起一些合理的回荡。只能走一小段单边行情,祈求买入就涨或卖出就跌,在市场小波回荡前赶紧平仓离场,如同一艘小纸船,在翻船前赶紧离海上岸。如果技术好有勇气的看准机会再多来这么几次,慢慢把船变大。但这样的人少之又少,都是些旷世天才。

曾有一中国女打工妹,在电子厂打工一月S$650,与朋友一起合伙投资八千元在期市,几次下来只剩三千元,把辛辛苦苦打工赚来的钱去了大半,吓得不敢再下单。想离场心又不甘,不离场又不知怎么做,叫我出出主意如何把钱赚回来。我无注意可出,只能讲了一些市场运行道理给她让她自作决定。而最可恨的是那经理,居然保证她只要不离场,会帮她把钱赚回来,看来他是连她这最后的三千元也不想放过。真是连骨头也不想吐啊。

之后我不知道她的故事,因为我只呆了一天就离开了。但愿真能如她所愿把损失的钱赚回来,虽然这样的机会微乎其微。

过后不久,有许多新加坡的老太婆把她们养老的钱也全赔进了期货市场,此事见了报,引起了公愤,也引起了政府注意。不多久也许是政府采取了行动,慢慢地听不到这些期货公司的消息与广告了。也许不合法的公司全取缔了。

只有一事我至今也搞不明白,那么明显的骗人公司,政府有关部门为什么还让它申请到执照而且运行了相当长一段时间,非要等到见报了才采取行动呢?新加坡是个严密的法制社会,这事怎么会发生的呢?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