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我在国外卖川菜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5-19 来源:海内与海外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进入了烹饪行业,淘得了第一桶金,后来便萌生了将中华美食在异域生根开花的想法。

       当时有美国、法国和日本可供选择,但阴差阳错,最终去了日本,将淘得的第一桶金,种在了与中国一衣带水的近邻。

       我是四川人,土生土长在重庆。到深圳,是靠经营纯正的四川菜和地道的重庆火锅起家的。在日本,在一个喜生食,好清淡的群体之中,讲究味浓、味厚,凸显麻与辣强刺激的川菜,能为当地人接受吗?川菜能否在厌恶油腻的环境中得以生存?

       初到日本考察时,一个小小的发现,让心中的疑虑释然。在热闹的街市上,在日本老太太的木推车上,我发现了一种色泽青青的腌菜,当地人称之为高菜,据说此菜盛产于日本九州地区,行销全日本。我感到非常奇怪,这菜为什么同四川的青菜,说形象一点,这日本高菜与四川的名土产榨菜的叶,何其相似,无论形象、味道及加工方法,都如出一辙!后经查证,方知这高菜就是四川青菜的儿子(子孙),一百多年前,明治时代从中国四川引进日本,看来中国的巴蜀文化早已深入了日本。既然四川的菜能在这里扎下根,我这一桶金,种在这里,也一定能开花结果。

       日本丰田株式会社前些年有一段精彩的广告词: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就有丰田车。巧妙地运用了中国一句脍炙人口的成语,描绘了它当时在中国汽车市场的占有率。看到中国饮食文化成为了日本人生活的重要成分,日本福冈市的大街小巷都有中华料理店,唯独没有四川餐厅,我也应上一句:遍街都是中华料理店,缺了川味不成席。这也是我在日本福冈种金的最大理由。

       日本人饮食好清淡,大家都有耳闻。至于清淡到什么程度,如果中国人第一次吃日本的涮锅,真正的要吓一大跳。整个锅里煮满了各式各样的蔬菜,有叶、有茎、还有根,再加海鲜贝类和鱼虾,真是琳琅满目。但是,就是见不到一星半点油腥,那怕是寺庙素食常用的芝麻油之类的都没有,更要命的是汤汁里几乎感觉不出咸味来。第一次吃这菜,还真觉得不是滋味。哪象中国的火锅,红汤、清汤都用大油、牛油、植物油淹着,大鱼大肉、大荤大素,好不过瘾,好不解谗。

       日本是一个千岛之国,四周全是海,人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整个大和民族就是一个食鱼的民族,饮食习俗有别于其他国家和民族,这是天经地义的事。那么,生成于中国内陆的川菜,又是以畜类、禽类肉食为主要原材料,日本人能接受吗?如果单从日本的涮锅和食鱼民族的概念来简单推理,川菜在日本这块土地上,是绝无立足之地的。但是,一个清楚的事实摆在面前,日本大和民族不是斋戒民族,不拒绝畜类、禽类等肉食品的营养,如果有比白水涮肉、清水煮肉、明火烧肉、炭火烤肉更美味的佳肴,为什么要拒绝呢?这就跟日本不拒绝汉字是一个道理,无论物质文明,精神文明,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文明的社会,文明的人,是绝不会拒绝文明的。

       在日本,电视广告费用是非常昂贵的,我们从不作广告,但是,我们的川菜和火锅,却经常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因为我们的菜好吃,编辑、记者们吃了我们的菜,觉得确实不错,有责任和义务向大众推荐和介绍,另外,大众媒体也需要推出受大众欢迎的节目,提高媒体的收视率。我们的菜品一、二百道,让他们宣传什么呢?集中宣传我们的麻婆豆腐和火锅吧,这是吸引人的招牌菜。很多主持人在做我们的节目之前,不曾吃过我们的麻婆豆腐,不知晓“麻、辣、烫、鲜、嫩”的特点,更不知道“麻、辣、烫”的厉害。电视画面一出现,女主持人侃侃而谈,介绍这菜怎么好吃,接着就表演给大家看,用中国瓷汤匙,舀上一大匙豆腐直接往嘴里送。又辣又麻又烫的豆腐,送进嘴里,会是什么滋味?舌头差点没烫熟,又咳又呛,满脸通红,等缓过气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好吃(哦依西)。多生动的的画面,有一两次还是直播镜头,你说,我们的麻婆豆腐怎么不招人?

       日本有忘年会、新年会之说,也就是中国年末年初的聚餐会,来我们店往往要点火锅宴,又辣又麻,热气腾腾,一两百人,个个汗流满面,面色通红,如痴如醉,这情景,在其它的日本餐厅,是很难见到的。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