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新移民伸手求援不要怕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2-12-28 来源:王府咨询


当万家灯火,火树银花的节庆之时,虽然不会再有“卖火柴的小女孩”般的悲惨故事出现,但又有多少人怀着与小女孩同样盼望温暖光明的心情,他们或许在冷寂的空房内叹息,或是已麻木于城市的喧华,这就是不少新移民的处境,他们没有工作,坐吃山空,而苦境又羞于向人说,甚至也不敢去食物库去领免费食品,但可能一顿午餐、一张车票对他们都很在乎。

有社工称,真的在山穷水尽之时,还是应向社会救济金申援,缓解一时的困难,这总比最终铤而走险,或是心理变态要好,但实情是很少新移民会拉下面子去申领,而更担忧的是,生恐申领过救济金,会影响到日后申请父母亲属团聚、就业信用、入籍申请等,但实情究竟如何?

坐吃山空 苦困难熬

一个三家之口,夫妇移民数月无处找工,妻子就上英语补习课程,课堂上老师问,“你们一个星期生活费是多少”,她回答是,“20元”,惹来了全堂的哄笑。

同样也是三口之家来到多伦多,举目无亲租了间每月250元地下室挤住,看着茫茫前路,全家只有省吃俭用,最低时一个月买食物只花40元。……

这是社区服务机构提供的真实故事,据经常接触新移民的社工称,许多新移民并非赤贫,但生活质素真是大有问题,只是他们羞于开口向人讲,更何况是求援社会福利,有些情况也只能从侧面了解到,情况并非独立,在找工困难之下,一家如夫妇1年多都没有工作,生活问题就会日趋严重。

一位新移民曾计算了一笔账,如果一个三口之家的新移民家庭,带了1万元移民到多伦多,以最基本的低花费算,每月房租500元,食物300元计,1年就已花得七七八八,再加上交通费,买一些基本生活用品等,如果长期没有工作,真会心虚起来。虽说现在不少新移民很有钱,但应当说大部分人带来的钱,只等维持1、2年的生活费,有很多没有工作的家庭还能撑住,靠的是回头向大陆的亲友、父母接济维持生活。

面对这种情况,有些社工就认为,与其如此受苦,应当暂时向社会救济求援,先度过难关,否则长久下去,被逼铤而走险,社会问题会更大。但据了解刚来3年之内的新移民少见会出此策。

对社会福利心存忧虑

在数年前,加国社会乃至华人社区对新移民或难民滥用社会福利问题攻击猛烈,也促成政府收紧发放政策。而如今,据社区服务机构或移民社团反映,鲜见抵加3年之内的新移民申领救济金的情况,一位职业介绍所业者也称,见过找工的新移民数千个,真的没见一个拿救济金生活,自然其中有不了解加国福利制度的问题,不知如何申请,但大多数人是担心领了救济金后,会影响到以后申请公民,父母移民,或是就业信用问题。

也是大陆新移民的爱静阁社区服务协会社工曹克建称,移民1、2 年的新移民很少会申请社会救济金,他也只见过有单身母亲申领,有许多新移民真的生活非常艰苦,也不会动此念。一般新移民在抵埠头半年是不能申领救济金,如同新移民3个月内没有OHIP一样,但其后生活是无助者,非签约经济担保的移民是有权申领紧急援助救济金的。

他指出,新移民是怕领救济金,主要是担心影响日后就业申请,老板不相信其工作能力,还有就是大部份中国人都抱有家庭团聚的想法,生怕领了救济金后会影响申请父母移民时的成功率,再则就是担心申请公民入籍时不符合资格。

对加国福利制度的误解

主要服务大陆新移民的多伦多社区与文化中心行政总监钟新生认为,实际上很多新移民顾忌是存有误解的,加拿大立国基础之一是人权宪章,其赋予每个人与生俱来的衣食住行享有权利,加拿大也是世界上社会福利制度最完善的国家之一,当这些权利受到危胁时,社会福利资源就需要帮助这些人,所以新移民真的是有难以解决的生活困难,可以考虑申领救济金,解决一时急需,然后再积极找工。

钟新生又称,这并非鼓励新移民不努力找工,完全依赖救济金生活,这只是短暂的应急方法。而政府还有很多帮助找工计划,开办小生意计划,新移民都可以获得利用这些资源。这样的缓解会比长期受压,导致最后铤而走险要好,而且社会救济还包括一些暂时的医疗、特殊服务,免去了一些医疗费用。

钟新生认为,短暂申领救济金并不会影响到一个人的社会信用,他也听过现在很成功的多伦多前市议员张金仪说,当年最困难时他也领过救济金。雇主并无权查你是否领社会福利的情况,也无关日后申请公民资格的问题。

移民顾问公会成员林达敏也表示,申请社会福利与移民、公民事务是两个系统,首先公民法中没有一条规定领救济金者不符合公民资格,表格中也没有要求核查此项目。申请父母团聚,与以往有无申请过救济金也无关,只要在申请期自己有工作,符合移民家庭最低收入要求即可。但有一种情况是,担保移民曾签有10年经济担保合约,如申领救济金可能那会被要求退还救济金。

善用社工资源 寻找最佳谘询

许多新移民在困难之时不知如何去找援助,曹克建指出的捷径就是,找社工帮忙,加拿大有很健全的社区服务体系,社会福利机构有社工,医院有社工,很多服务机构都有社工,新移民可以利用社工资源解决问题。

他举了一个例子,新到来的移民在没有OHIP医疗保险下,住院治疗花费是很高的,动辄数千元,有些人确实难以负担,如分娩住院就是2、3000元,他曾遇到一个新移民,因为先兆流血,住院2天保胎治疗,就花去了1800多元。但如果是先去找医院社工,解释经济困难情况,很多情况下这笔钱可以省下来。另外失业保险(E.I.)对很多新移民是很好的缓冲作用,可以暂时缓口气,特别技术移民不惯体力劳动,工作一段可以暂时休整一下,但很多情况下老板不会自动解雇职员,或是故意刁难,或是加重工作量,让你自己离职,这种情况下申请失业保险就需要具体解释,如果不熟悉保险金审批官的思路,往往就会被拒,但如事先谘询有经验社工的意见,就可避免被拒的情况。

真的很在乎一份午餐、一张车票

加拿大社会福利不仅是紧急救助的救济金,而且还包括食物救助、社区庇护等体系,新移民也可以通过这些渠道解决生活困难问题。

曹克建提及许多社区都有食物库,提供低收入人士免费食物,也有社区服务中心办免费午餐,还兼送车票,有工作的人并不在乎,但对很多没有收入的人来讲真的很在乎。特别是家庭出现问题时,可寻求庇护所的居所,保障自己的三餐温饱,所以在加拿大维持基本生活温饱问题是不难的。

现在越来越多的新移民在使用这些服务,特别是他们的年老父母。但千万记住自己有困难时,社会帮过你,当你有钱时一定想到帮人一把,可惜的是他见到向食物库个人捐食物的华人就很少,但使用服务的华人不少于三成。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