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澳洲日子,流走的花样年华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6-19 来源:滴答网


日子,流走的花样年华

转眼来澳洲三年零四个月了,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还没来得及扼腕叹息,它们就悄然溜走了。日子,变成一张琐碎不堪的蛛网,每天重复着遗忘的灰烬。

我的生活如死海那般毫无微澜;如冲过三遍后的茶水一样乏味寡淡。墨尔本,永远的云淡风轻,永远是艳阳高照; 不甚分明的四季; 微微的花的芬芳,低吟的鸟的呢喃。终于明白为什么张爱玲说,生命如一席过气的袍子,外边华美,内里已爬满了蚤子。我已经厌倦了炙酷的日子,我的心灵如同一栋废弃已久的大宅院,紧紧封锁,落了一层灰。

我的心荒芜,再不见如茵的碧草。我的心冷却,再不见一丝热情的火焰。我的心麻木,没有信仰,也没有什么使我感动。太阳也失去了它涤荡心灵的价值。青春像未绽的花骨朵,还没来得及绽放,岁月的寒霜已经将它冻成明日的黄花。迷惘,无所适从的迷惘。

夜太长,日子又太短。 梦见故乡的时候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不堪的是醒来一片漆黑,不安的是四周寂寂。这个年龄, 或许我不应该再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孩子,如一只鸟,飞离了巢厩,梦中还以为自己父母的羽翼下打盹儿。 虽然我永远有那么一点天真的情愫。我的爱情,却总是那般残忍, 在身边盘旋又飞走,人与人之间,已经有一种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的隔膜与倦怠?没有人安慰,没有人心疼。因为这是西方社会,我们不自觉地成为了独立的个体!

想起来在古老的中国,流传着这样一个乌托邦:
芳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