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泅渡太平洋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5-19 来源:网妖


穆米安说他找了我好久。那个时候,我正在吴良才眼镜店试戴隐形眼镜。他跑过来,安静地坐在一旁翻杂志,并不急着催我。我们约好一起去孤山梅林看夕阳。

    穆米安是美国总部委派到杭州分公司的财务总监。纽约人,五官轮廓鲜明,眼神很干净,有那种外籍男士所拥有的自信从容。我是公关部的秘书。我像一切灰姑娘一样,在被世事折腾得尘灰满面时,做着被白马王子拯救的梦。这时,穆米安出现了。只要我需要,他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哪怕只是一个短信,他也从来都不让我等。可是交往了大半年,我们的感情仍像一碗温吞的白开水始终无法抵达沸点。我们有什么地方出现问题了,我一直觉得困惑。后来穆安的母亲打电话约我喝茶,还叮嘱我保密。我在忐忑不安地等待中,自作聪明地以为找到了爱情止步的根结。两杯雪水云绿,几碟瓜果,高大的美国女人怜爱地让我多吃点。她声情并茂的描述她所要说的东西,说话的时候阳光总是偏心的聚集在她的脸上。我这才知道关于穆米安的一场痴心苦恋。7年的感情敌不过一场不到两个月的网恋,女孩甩甩头就离开了,穆米安却是一往情深,始终无法抽身离开。“有时候执着是一种重负或一种伤害,放弃却是一种美丽 。”她看着我,双眸镇定的看不出一丝的狡黠:“你是个聪明的女子,要懂得帮助他。”

    去孤山的在路上,夕阳如火燃烧,凉风裹着寒梅的清香侵袭身体。穆米安用毛毯将我们两人围住,我想,真的是爱上这个男人了,所以才会紧紧地揪住他的衣襟。“小眼睛为何不带眼睛呢?”他一贯认为我戴眼睛更好看一些,可以掩饰小眼睛的缺陷。他就是这样全心全意为我着想的人。我开始给穆米安讲一个中国的佛经故事:“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化缘路过一条河,遇到一个正为过河犯愁的女人,老和尚就背着女人过了河。途中,小和尚忍不住问:佛家说和尚不能近女色,师傅为什么刚才背了那个女人呢?老和尚说:过了河,我就放下了,你到现在还没放下吗?穆安,你过了太平洋来到中国,从彼岸到此岸,该放下的都放了吗?”酝酿已久的话终于说出口。那晚,我们没有吻别,就转身告别了。

    第二天我向公司请了长假,像条入了水的鱼径直地游了出去,终点是纽约。戴着新配的蓝色半框的蝴蝶型眼镜一路行走,从纽约大道、华尔街、曼哈顿大街到唐人街,都是穆米安描述过的模样,可是一直没有穆米安的信息。想他的时候,常常是拿起手机不自觉的按下几行文字,然后在发送键停留片刻,最后还是按了删除键。准备回国的那一晚,站在宾馆的公用露台上看月亮,想象着彼此交错的日夜。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穆米安:“看月亮时,你要记得关灯。” 我扭过头,看见不远处的穆米安。“你怎么在这里?”“这些天,看着你一个人流浪,我很心疼。我知道有你的地方才是我可以停靠的岸。宝贝,我们一起过太平洋吧。”我不敢看他的眼睛,把头用力地钻进他怀里,想躲在里面一生一世。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