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本楼炸酱面:我的留美新发明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5-27 来源:世界日报


所谓“本楼”炸酱面,就是由本人亲自“发明”、膳理的一道面食;虽然其味不能叫客倌闻香下马,但确属本人所“创”。30多年来,每当想起还真“回味”无穷。

  35年前我奉派来美研习信息传输工程。所到之处,除可解决膳宿的学校外,不是被安排在青年会会馆,就是实习机构附近的客栈,最好的算是汽车旅馆;在这些住所民生问题都得自行解决。

  那时,见到restaurent,不仅怕付不起帐单,还怕在付小费时一阵心痛,更怕的是,坐下来看着没有一个方块字的manual,不知如何将站立在旁等待我order的西崽支使开去。将近半年期间,从未单独光顾过一次洋人经营的西餐厅。

  餐馆不敢进,饭总是要吃的。好在出发前,人事单位设想周到,请来过美国的前辈们为我们这些菜鸟讲解如何在新大陆求生之道。从他们口中得知,当时在美国街上到处都可以见到drugstore(杂货店),在那里你可以买到如三明治之类的冷食、罐头食品和饮料、纸包的面包、点心和零食。自然,当时我是这种杂货店的常客。在这种地方吃东西,吃一份总觉得不够饱,加一份又嫌浪费,因而在那段期间,虽然不曾挨过饿,但很难数得出哪几顿是“饱足”的。

  住过的地方都有热水给你洗脸、沐浴,就没有一家供应你可饮用的热水。对习惯饭后一杯热茶的老爷我,简直是一种无情的虐待;所以登上新大陆不久,就自购了一只烧开水的咖啡壶随身带着,我可用它烧开水泡茶、泡咖啡。因为有它,才触动我灵感发明出“本楼炸酱面”。

  一天无意间走进一家超级市场,发现货架上居然摆有些许来自中国台湾的罐头食品,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广达香肉酱”。它勾起我对它美味的遐思,叫我当场直咽口水。我无法抗拒且不假思索地伸手拿了一罐。正在思索要如何享用它时,突然在另一货架上发现有意大利干面摆着;顿时灵机一动,拿肉酱来试做“炸酱面”不是很好吗?一番寻觅,遍找不着中国面;但因解馋心切,只好回头拿起了一把意大利干面来权充上海面条。主意虽定,但是否能买到一把青葱来将肉酱爆香,又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因为那时一般超市并没有中国葱卖。皇天不负苦心人,就在进口处蔬菜摊上觅到了一把稀有的青葱。

  回到住处,迫不及待地实验起我的新发明。拿咖啡壶充当炒锅,用青葱将肉酱爆香盛起,再用咖啡壶将意大利面煮熟捞起,拌上爆香的肉酱,就成了一碗意想不到的美味。

  回到台湾,向公司提出的是有关信息传输的研习报告,向太座提出的则是“留美”发明“本楼炸酱面”的经过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