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90天亲情之旅:接爸爸妈妈来日本探亲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2-9 来源:日本中文导报


1月26日,东京外国语大学大学院生全丹丹在成田机场旅客出口翘首等待,终于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出现在出口处,是爸爸,整整一年零八个月没见到的爸爸,后面还跟着笑眯眯的妈妈。爸爸妈妈比记忆中要消瘦一些。看到女儿近在眼前,泪水在妈妈的眼眶里打转。全丹丹跨向前的一瞬间,妈妈先迫不及待地跑过来搂住久别重逢的女儿。“丹丹,妈妈想死你了。”伴着妈妈的话语一家三口异国相聚的欢喜之情,满腔思念化作了相互间的端详与夹杂欢笑的嘘寒问暖。

当我们的生活走向安定,一个同样的心愿油然而生,让辛苦了一生的爸爸妈妈来日本一次,带他们走在日本的街头,带他们看东京塔、富士山、美丽的海滨和温泉,还有迪斯尼乐园。让他们出来开一开眼界,也好回去后向亲朋好友细说。让他们看看儿女生活的地方,这个对中国上了些年纪的人来说情感复杂的国度,这一块留下了儿女的青春年华和奋斗足迹的土地。

手续相对简单,一切安排就绪,然后,去成田机场,迎接我们的爸爸妈妈。相逢,端详,欢笑,对话。父母家人,人情之常,却是永恒不变的旋律。血浓于水,地久天长,虽也有不适应甚至摩擦,但送别的时候都带着留恋。这是一次游子报答三春晖的机会,也为日后彼此留下温暖的记忆。

异国的团圆春节

今年4月全丹丹就要从大学院毕业了,孝顺的丹丹想在自己回国工作前,接父母来日本转转,尽尽自己的孝心。正好春节爸爸有假期,一家人终于在日本团聚了。

东京外国语大学留学生宿舍,未来90天里一家三口团聚的地方。一迈进房间妈妈便心疼一向报喜不报忧的女儿,居然一直住在这幺小的房间里。“妈,这里是日本,学校宿舍便宜又方便,我能申请住在这里,不知让多少学生羡慕呢。”

全妈妈对记者说,其实这次来旅行观光对自己来说一点也不重要,主要的是女儿孝顺,一定要接自己过来过春节,这次来一是想看看久未见面、日夜想念的女儿,二来是想见见女儿生活、学习的地方。

全爸爸表示,自己从郑州到北京转飞机,火车上遇到春节回家的人,大家热热乎乎唠了一路家常。在北京,出租车司机也是热情地和他们“侃”了一路。登机时,两位老人看到身边有许多中国人,同去异国两人本想与大家攀谈一下,但最后坐在身边的却是一个日本年轻人,年轻人戴着耳机听了一路音乐,好象身边的邻居根本不存在一样。前往住处的途中,两位老人又发现电车上静悄悄的,大家都做着自己的事情,使得刚刚团聚的一家人的嘘寒问暖也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上了出租车,司机虽然西装手套,但除了上车下车时咕噜了几句日语外,也是一言不发。于是二位老人得出一个结论:日本是个人情淡漠的国家。丹丹马上向妈妈解释,日本人没有和陌生人闲谈的习惯,出租车司机要专心工作,当然不能与客人闲聊了。其实日本国民是很热情的,如果你在街上问路,大家都会尽其所能地告诉你、帮助你的,时间长了您就知道了。

妈妈不寂寞

孩子们白天上班,白天只剩老人自己在家,语言不通,孤独寂寞是难免的,也是儿女们最担心的。在日华人京剧演员王利国的母亲今年75岁高龄,将母亲接来日本后,孝顺的王立国最担心的就是自己上班后家中就只剩妈妈一人感到寂寞。但几周过去后,儿子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用王利国的话说,妈妈年纪虽大在异国却会自己找乐。

白天王利国上班,妈妈一人在家无聊时便坐下看电视,虽然听不懂日语,但妈妈却凭着人物的表情、语气等等自己揣摩其中的意思,尤其是搞笑节目,常常看得津津有味。儿子晚上回家后便充当起了电视翻译。时间一长老人发现有一个节目,不用儿子翻译自己也能看懂,这就是日本的相扑。谁把谁推到了,谁把谁推到圈外了,一眼就能看出来,几星期下来,老人不但把许多日本成年人都未必全部看懂的相扑看懂了,并且着了迷。来日两个半月期间,正赶上15天的大型相扑比赛,老人硬是一场没落地看了个全。

身为演员的儿子一有演出一定让母亲到现场观看。当老人看到日本的“票友”们演出结束后在后台向儿子又是敬献鲜花又是合影时,觉得十分自豪,没想到在异国还有这幺多喜欢儿子演出的京剧的人。老人回国后逢人便说,我儿子在国外像大明星一样,弄得王利国哭笑不得。然而来日后,老人也亲见了儿子在异国每天努力、辛勤地工作,但看到儿子出色的工作成绩,心疼的同时也觉得十分欣慰。

王利国的几个表兄妹,都在日本,听说老人来了,兄妹们春节专程从日本各地赶过来看望,老人更是乐得合不拢嘴。老人笑呵呵地说,没想到一家人在国外大团圆了,这在国外过的春节真是不知比在国内热闹多少倍呀。

探亲学习两不误

在一般人眼中父母来日探亲,无外乎看望儿女、观光旅行,但对于一些有条件经常来日探亲的父母便不仅仅是这些了。

二胡演奏家陈敏的父亲是上海音乐学院的退休教师,母亲是苏州越剧团的演员。从1995年第一次接父母来探亲后,孝顺的陈敏几乎每年都要接父母过来。陈爸爸1993年61岁时开始自学日语。陈爸爸说,起初学日语时,经常是来日本前临时抱佛脚突击学一阵,回国后长时间不用又渐渐淡忘,再来再学,回国又很快忘记,如此反复。但来日后遇到的两件尴尬事,对自己触动很大,也让自己下决心一定要把日语学精。一天,一位日本朋友打来电话,交谈中朋友表示,自己现在上班,1个小时后要到家里来做客。陈爸爸放下电话便忙活开了,又是打扫房间,又是准备晚饭。但一个多小时后,朋友并没有来。女儿打电话确认才搞明白,原来朋友是说,1个小时后回自己家,并不是来做客。还有一次,陈先生自己去医院,医生告诉他涂上药膏后仍然可以洗澡,但陈先生回家涂上药膏后一想,如果洗澡岂不把药膏洗掉了。女儿确认后才弄名白,原来医生是说,药膏是洗完澡以后涂的。自此后,陈先生决心一定要下苦功夫学日语。第二天,便自己到日语学习班报了名,由于学费昂贵,本想每天定时来上课的陈先生不得不改变计划,决定每星期只学一天。一次,一位学习二胡的日本学生来请陈先生听自己的演奏,交谈中得知这名学生正在学习中文,于是陈先生便提出可以教她中文,但条件是对方要教自己日语。于是二人一拍即合,昂贵的学费就此省下了。

来日后,陈先生看到日本人在电车上有看书的习惯,于是自己也学着将每天学到的日语单词记在小本子上,一坐电车就拿出来看,果然大大提高了学习效率。陈先生说,自己年纪大了,记忆力比不得年轻人,为了更快地记住单词,陈先生想到了用中文谐音记日语单词的办法,不但效率提高了,而且越学越高兴。

来日本的次数多了,陈先生说,自己比许多日本人去游玩的地方还多,如今走在日本各地,自己的目的已经从最初的观光变为了解和研究日本文化。比如在日本吃饭,陈先生看到日本的餐食份量很小,但却精致美味。一来二去,陈先生渐渐理解了,日本人吃饭已经不是为了单纯填饱肚子,而是为了品味自然原味,达到了生活十分精致的地步。还有一次到一位日本朋友家里做客,朋友拿出两本书让陈先生大吃一惊,分别是中国的《论语》、和《史记》。朋友说在日本,社长以上的人几乎都读过这两本书。于是陈先生惭愧于作为中国人,自己祖先的作品自己却没有好好学习。于是回国后马上买来“四书五经”反复研究,的确从中获益匪浅。

日本好女婿

爸爸妈妈来了,来看他们嫁给了日本人的女儿,虽然女儿们总是报喜不报忧,说日本丈夫很好,嫁到了日本很好,但是他们怎能放心?这一回,他们要看看女儿的家,看看日本,这不但可以让他们放心,也让他们在国内的亲友面前很有面子:“女儿硬要叫我们去日本看看玩玩哪。”

吉林省辽远市刘女士的独生女小梅2002年来到日本就读语言学校,两年后刘女士没有等到女儿金榜题名,却得到了小梅结婚的消息。刘女士听后真是又喜又忧,喜的是,在家乡,与女儿一样年纪的女孩儿都已许配了人家,女儿终于有了归宿,实在是喜事一桩。忧的是女儿一人嫁到异国,女婿自己又从未见过,不知女儿能否幸福。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