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两个人的寒冷就是微温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3-6-11 来源:《就业与出国》


采访对象:May Chen

性别:女

个人档案:2001年底随丈夫登陆多伦多,来自西安,原为某事业单位职员。现在一家制衣厂做车衣女工。

记者:薇尘

采访时间:2003年5月3日

May是我在一个朋友聚会上认识的,当时大家玩得尽兴,有人提议哪位会弹钢琴的弹一曲助助兴,随后一位娇小清秀的女士就被请了出来,她就是May,是聚会东道主的大学同学。她弹了一曲舒伯特的"小夜曲",优美的旋律、优雅的演奏,我想这给那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留下了美好记忆。

我和东道主说想和May聊聊,他有些犹豫的样子:"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她现在在我们同学里算境遇比较不好的,夫妻俩来了一年多了,都还没有找到专业工作,都在打labour工。而他们俩在国内都是很有实力的人。"但是他还是过去找May转达了我的意思,没想到May很爽快地答应了。

其实我也挺想找人聊聊的,来这后感触太多了。但是和朋友说未免有些顾虑,因为我们现在境况不太好,总担心说着说着就变成"倒苦水"了,像个"祥林嫂"似的惹人烦。

不过,我真的想说的是,虽然目前我们的生活不太如意,但是只要我们不离不弃、互相鼓励,再困难也不怕。再说,乌云过去总会晴天的,我们应该有信心。而且,我发现,来这里后我们的感情反而越来越深厚了。

我在国内工作很清闲,老公在一家大的通讯公司上班,是部门经理,我们俩的工资都很高,生活得很舒服。但是,那时候老公工作太忙了,早出晚归的,还经常出差,说实话,有时我都感觉自己就像个招待所的看门人。我们平时很少一块出去玩玩、谈谈心什么的,彼此了解得越来越少了。其实他每天都在忙什么我根本都不知道,一开始我还常问问,后来他懒得答我也就懒得问了。生活中,我们很多人都会犯一个错误,就是往往忽视自己身边最亲的人。

他好像应酬很多,认识的人也很杂,其中也应该有不少女性。有一天都凌晨了,电话突然响了,是个挺年轻的女孩的声音,说找我老公,我说他不在家,她却反过来问我?你是谁?"我说是他老婆。想不到她大吃一惊:"他有老婆?怎么可能?"我当时很气愤,挂断了电话。本来打算等老公回来好好审审他,可是赶上他又要出差,就不了了之了。在那几天我也想通了,我根本就不是个闹得起来的女人,从小在家里受的教育就是中庸之道,我相信,是我的总是我的,不是我的怎么努力也没用。不过,我在心里还是给自己打了"预防针",这样子,如果有一天他提出离婚,我也不至于太承受不了。

在采访中,我也经常听到一种说法:很多做妻子的喜欢住在加拿大,因为在这里做丈夫的应酬比在国内少得多,她们认为由此婚外恋的几率也会大大减少,最终有利于家庭稳定。我把这种说法讲给May听,她笑了:"我也有同感。而且在异国他乡重新开始,共同创建新生活,在这种过程中本来就容易加深感情。我现在想想以前在国内我们俩的感情状态,都后怕。"

我那时下了班后或是节假日一个人很闷,就和同学们来往得很勤,时间长了,感觉和她们的感情比和老公的还深。后来有两个同学随后出国了,都到了多伦多,我感觉非常失落,一门心思想到多伦多找她们。我就开始劝说老公办移民,竟然也没费多大劲儿,主要是他那时认为到国外事业上会有更好的发展。

我们的移民申请非常顺利,双免,从申请到签证下来才一年多点时间。如果说,我来多伦多的初衷是想会合同学,但是到了后我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城市,干净、文明、田园气息都是我以前所向往的。应该说,我一直都没有后悔过。但是我知道,老公是很懊悔的。期望和现实、过去和现状都相差太远了,他心里的落差是很大的。

刚来时,他还是很踌躇满志的,虽然也听说北美经济不好,就业市场很不理想,但是他很自信。一般的公司他根本看不上眼,只给那些大公司投简历,结果只有一个公司通知面试,但是还是因为没有北美经验而落选,而其它的更是石沉大海。这当头第一棒打得他不轻,本来不吸烟的他开始一支一支地喷云吐雾了。我看着真心疼啊,就帮他分析,劝他改变一下计划,认为可以分几步走,先到一些中、小型公司谋职,干上一段时间有了北美经验再去大公司应聘。我还把从同学、朋友那里听来的别人的经历告诉他,进一步说明这样的计划才是最实际可行的。

我还记得跟他说这些时他看我的眼神,就像重新认识我似的,是的,以前我在他眼里就是个不谙世事的人。他知道我说的有道理,就又开始注意那些普通公司的招聘信息,然后又前前后后发了不下100份简历,结果却还是没有拿到offer。这次的打击更大了,他变得沉默寡言,意志消沉。他晚上睡不着觉,我也整晚整晚地陪着他,不断地告诉他?没什么,会好的,金子总会发光的。不管怎样,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除了这样鼓励他、支持他,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我想,对于May的老公来说,有"不管怎样,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这句话就足够了。

我跟他说想出去打工,为了不让他难过,我告诉他的理由是总呆在家里太闷了,我想出去多认识些朋友,他勉强答应。

后来他也到一个电子厂打工了,他说这样可以多少接触些专业的东西。我们又商量了一下,认为他还是趁这段时间在这里读个博士学位比较好。但是我没有劝他辞去了那份labour工,主要是不想给他太大压力,因为我知道现在申请学校也很难。

他现在边打工边学习,精神状态也很好。我呢,就整天想着变着花样给他做好吃的,不管怎样,只要两个人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就很满足了。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