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28岁中产者的国庆澳大利亚自由行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11-7 来源:法人


或许张映铮可以被看作是这样一个群体的代表:他们年轻且有着良好的教育,生活在大城市,有不错的收入,工作有压力,海外旅行是他们放松的理想选择。

又是一个国庆假期。往年国庆时,张映铮要么与朋友打篮球健身,要么就是驾车到北京郊外农村游玩,可以说都是在家门口度过的。今年有些不同。张映铮利用工作积攒的假日,加上国庆的七天长假,为自己设计了一趟有些"奢侈"的澳大利亚自由行。

张映铮28岁,但看上去远比实际年龄年轻,他在奥美公关公司担任资深客户主任,宝马汽车是他的客户。之所以说他这是一趟"奢侈"的旅行,绝不是乘新航头等舱、住五星酒店、吃法国大餐,而是张映铮给自己这趟自由行留出的足够时间--20天。从9月23日到10月9日,张映铮这20天的大假中除了国庆七天正常假期外,剩下的是他积攒起来的假期。

在花费方面,张映铮可并不敢奢侈,甚至还颇为简朴。他为这趟20天的澳大利亚之行设计了一万两千元人民币(约2000澳元)的预算。这比通过旅游公司安排要便宜许多。一般情况,旅行社安排澳大利亚的七天旅行就要花费一万多元。虽然身在一家跨国公司工作,张映铮自己清楚,对于普通的中国人,包括他自己,这样一笔钱花在旅行上还是比较昂贵的。事实上,大部分张映铮的朋友和同事都觉得他这样的度假计划有些不可思议。"(他们觉得)反正不是正常人干的事吧。"张映铮笑称。

不过,对于这些钱花得值不值,张映铮有自己的想法。他认真地说,之所以花这么多钱也要来旅行一趟,是因为将来的机会成本太高,所以要趁自己年轻、单身而未成家时出国玩玩。他说,最希望能通过这趟旅行观察澳大利亚人是如何生活的。

虽然大部分中国人仍然像往常一样,在商场与餐馆里度过国庆假期的大部分时间,但像张映铮这样的"不正常"者也肯定不在少数。或许张映铮可以被看作是这样一个群体的代表:他们年轻且有着良好的教育,生活在大城市,有不错的收入,工作有压力,旅行是他们放松的理想选择。而当一切出国旅行的条件成熟以后,澳大利亚黄金海岸取代海南岛成为他们的新目的地。

不过,虽然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各国已经大大放松了对中国游客出境旅游的签证要求,张映铮说获得签证仍然并不那么容易。在这次来澳大利亚之前,张映铮曾经去过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包括印度尼西亚和泰国。这一次张映铮是通过旅游公司向澳大利亚驻华使馆提交的签证申请,并且通过在澳大利亚的朋友开出了邀请信。不过,张映铮还是需要向旅游公司提供存期至少为三个月的五万元定期存款作为资金担保,以证明他不会一去不回。

一个小插曲是,张映铮不知道的是,有两位他的同事与他同期向澳大利亚提交了签证申诉(另两人都是到澳大利亚探望男友),而他对两位同事都不认识,这多少引起了澳大利亚签证官的一些疑虑。所幸,在出发前三天张映铮获得了澳大利亚签发的有效期为一个月的短期入境签证。

9月22日,张映铮比一般中国人提前开始了"国庆"假期,登上从北京飞往墨尔本的航班。虽然从北京到墨尔本的飞行时间只有12个小时,当背着双肩包、拉着一个小旅行箱的张映铮走出墨尔本机场时,还是感到有些疲劳。不过一切还好,墨尔本与北京只有两个小时的时差,而即将开始的20天澳大利亚自由行让他充满期待。

由于在墨尔本有好朋友,张映铮省去了许多国人出国常遇到的烦恼。比如交通方面,出了机场,张映铮坐上朋友的跑车就直奔市区而去。而且,更重要的是不必花心思寻找低价旅馆,好友提供的住处既温暖又舒适,还能省去大笔开销。

虽然自己在一家跨国公司工作,张映铮来到澳大利亚之后也感到消费时有一定"心理"压力:把澳大利亚的物价乘以6兑换成人民币之后,总是感觉价格有点贵。而在国内,靠着银行贷款,张购买了了一辆大众公司生产的高尔轿车,每个月还得向银行还一千多元的贷款。所以,出发之前领到的中国银行双币奥运信用卡并没有太多机会拿出来使用。

与中国刚刚开放时出国的中国旅游团不同的是,张映铮坚决否定了任何跟随旅行团游玩的想法。张映铮说他情愿就找个地方坐坐或者溜达,也不愿意跟着旅行团走马观花的看景。"我需要的是真正的放松。"他说。为此,他把大部分的时间都安排了在墨尔本停留,从而避免了旅行团那种疲于奔命的拉练式活动。

这20天张映铮是这样分配的:前8天,在墨尔本停留,9月30日飞到悉尼,4天之后再回到墨尔本,到10月9日,从墨尔本飞回北京。墨尔本连年被入选世界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城市名单前列,张映铮打算好好在这儿放松一下。墨尔本城市规模不大--比起北京来讲,但是位于澳大利亚东南沿海地带,附近有不少景点。而且,墨尔本是个文化城市,博物馆和艺术活动很多,张映铮正好赶上了一场"黑眼豆豆"(Black Eyed Peas,一支著名的摇滚乐队)的演出,他毫不心疼地为入场券花了100澳元。

张映铮平时很喜欢开车,这次来澳大利亚终于满足了他开快车的愿望。澳大利亚地大人少,公路平坦宽敞,人人又都遵守交通规则,想开慢车都不可能。从墨尔本去大洋路200多公里的路,张映铮就是自己驾车去的。不过,由于澳大利亚车是左舵,行驶靠左,国人可一定要注意,而且一定要请一位当地有资格的翻译替你的中国驾照做一个翻译才行。

由于在国内就常跟外国朋友玩,张映铮并不觉得出国旅行有什么困难。即使如此,语言和饮食可能仍是大部分中国出国旅行者所面对的挑战。张映铮说有些澳大利亚人说的英语让他很难听懂。虽然墨尔本自诩为美食之国,而且张映铮在北京时就习惯吃西餐,但他说还是非常希望能吃到可口的中国菜,而这只能是奢望。

所以,张映铮说不打算在这次旅行中购买太多的物品,他说澳大利亚物价绝对不会比在中国便宜。"便宜的东西都是中国制造的,最多质量比在国内强一点。"张映铮说。当记者问他买了些什么时,他说除一些小纪念品,还买了耐克的帽子,因为式样在国内没有。回国时会给朋友带些什么礼物吗?

"我希望临走还能留下几块钱给他们寄明信片。"张映铮开玩笑地说。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