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我被“逼”着学会了生活—在温哥华八个月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4-6-1 来源:央视国际


八个月前的今天(5月6日),我走下国航的班机,第一次踏上了温哥华这片土地。那天的蒙蒙细雨和潮湿的空气,仿佛还在眼前。然而一转眼,却已经整整八个月了!一步步走过的时候一点不觉得,回首时我才体味到其中的酸甜苦辣。这八个月比我此前人生中任何一个八个月都要精彩,比我此前人生中任何一个八个月都要难忘。

出国前,老妈最担心的问题是:我能否自己照顾好自己?出发前最后那个月,老妈开始“临时抱佛脚”,教我做几样简单的家常菜,同时传授一些生活“秘籍”。那个月中,我可把她气得不轻。像大多数“准留学生”的家长一样,她是又担心又着急:我不知道怎么在医院挂号,她要担心;我不知道怎么去电信局交钱,她也要“念”;就连我拿锅铲的姿势不对,她也要嫌我“爪”……那个月中,老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都不会,我看你今后出国了怎么办哦!”我却在心里替自己“辩护”:船到桥头自然直。

由于未成年(加拿大19岁成年),抵加的前三个月,我只能住在语言学校替我联系的老外家里。这算是我从完全的不独立到完全的独立生活之间的一个过渡吧。抵加第一天,倒时差,在寒冷和兴奋的双重作用下,我虽然疲惫,却无比激动。跟着房东爸爸回家,兴奋难以言表。几小时后,房东妈妈在饭厅里冷冷地“接见”了我:“你好,潇潇,今后的三个月,你就住我们家了。有些规矩,我们事先说清楚比较好。”房东妈妈坚硬的笑容让我很讶异她们家迎接外国学生的方式,但仍点点头,表示洗耳恭听。房东妈妈果然不罗嗦,直接切入主题:“第一,晚上洗澡不可太晚,会影响我们休息。第二,洗澡时间不可太长,10-15分钟左右最好。第三,你可以使用我们家的电话机,但是只能使用你自己的电话卡。第四,打电话的时间不可太长,我不希望你在电话上花上好几个小时和朋友聊天。第五,不能使用我的电脑上网。第六,……”房东妈妈的“约法三章”来得太突然,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刚下飞机时我心中那种交织着喜悦、兴奋和疲惫的复杂心情,一下子被房东妈妈的“见面礼”给打到了九霄云外。此刻的我,一边细细辨认着房东妈妈略带马来西亚口音的英语,一边像鸡啄米似的点头。心里袭来一阵无比的失落。我终于知道:从现在开始,再没有人可以“依靠”了。

住在老外家时,至少还不用担心饮食起居。到从老外家搬出来,住进自己租的公寓后,才真正开始事无巨细地料理自己的生活。

第一次做牛排的经历,想忘也忘不了。搬家后的第一天,想到终于独立了,心里是难以抑制的兴奋。买了一大块生牛排,准备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在国内连锅都没碰过几回的我,当然也没做过牛排。好在装牛排的盒子上有“说明”,便依样画葫芦,将牛排用作料浸了15分钟,倒掉作料后放在锅里煎。20分钟的忙乎后,牛排熟了。味道差了点,却也还能吃。可是,洗锅的时候,问题来了。明明是不粘锅,锅底一层黑糊糊的东西却怎么洗也洗不掉,翻过来一看才发现锅底糊了。当时直纳闷:这锅怎么这么破啊。第二天碰到同是中国来的同学VICKY,直向她抱怨。


“是不是火开太大了?”VICKY试着帮我找原因。

“没有,我一直用中火,后来转小火,按着说明做的。”我肯定的回答。

“那很奇怪,我从来没遇到过……会不会是油放得太少了?”VICKY再问。

“油?!”我很诧异的重复,“说明上只说‘煎’,没有说放油呀!”

话一出口,VICKY看我的眼神仿佛我们不是一个星球来的。

“说明书已经默认了大家都知道放油。”VICKY边笑边说。

于是,前一天我才把锅请回家,第二天它就永远退休了。请生活来当自己的老师有一个好处就是,它的教学手法很直接,教你的东西你永远也忘不了。但同时该老师也有一个缺点:学费太高了。然而正因为有了这样的诸多“第一次”,我开始逐渐理解了什么叫“柴米油盐”。

在异国生活,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不仅仅是一个“父母不在身边”的问题。生活在这样一个讲英语的社会,父母就是在身边,又能帮上什么忙呢?独立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生活态度。在失去“避风港”的情况下遇到了难题,是面对,还是退缩?这是个问题。留学,是一种催人早熟的生活。经过这八个月异国生活的考验,八个月后的今天,我可以很肯定的说:独立,我已经做到了。

纸上谈兵是没有用处的。不上山,不会知道山有多高,不下海,不会了解海有多深。不被生活“逼”着,也是学不会生活的。

当船到桥头的时候,生活逼着我学会了生活。

  文/黄潇潇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