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北美移民生活:移民生活有太多的无奈啊!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5-26 来源:北美世界日报


美国南加州洛杉矶附近地区,是华人汇集的地方,总是人气鼎盛,生意兴旺。尤其是周末假日,在这个以华人为基本的购物广场里,听到的、看到的、嗅到的、尝到的,都不是“美国的”,而是道地的“乡音、乡味”,就连临时摊贩,也跟着移民到太平洋的这岸了。

  只要是假日,就能看见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先生,将他的车停在那专卖华文书报的店前,打开后车厢门,销售着他家自制的酱菜。那天他与买客的对谈,吸引了我对他的特别注意。

  “老先生,您哪里人呀?酱菜做得真好。”

  他笑着回说:“谢谢捧场。”

  买客却锲而不舍,“你府上哪里呀?”

  他脸上虽然仍带着笑,可却多了一份酸楚,无奈。

  “我哪里人吗?”他稍作停顿,“我生在台湾,长在台湾,可是却被称为老芋头、大陆猪,要我滚回大陆。可到了大陆,要找我爹娘的老家,却是爷爷不识,姥姥不知,一片陌生,被称为呆胞、冤大头。你说我能是哪里人?!我只好来做美国人。”他紧接着说:“我是美国人,心甘情愿地在这做二等公民!”脸上是略带激动的无奈。

  这段对话让我心中戚戚,久久不能释怀。

  谁说不是呢?大多数有了年纪的移民,不论是什么情况下拋弃家园,心中都有或多或少的无奈。我们心中固然没有芋头蕃薯的意识情结,老伴却因无法适应纷乱的政局,是非黑白难分的人事变迁,感叹着专业的不被尊重,无奈地告别了共同成长三十五年的专业机构,移民美国。一面是眼不见为净,另一面又可与儿孙常聚,我也正符合退休的年龄与年资,舍去了心爱的教职,随夫走天涯了。

  儿女对我们的这一决定,虽然很高兴,却也不无担忧,对我们在这个年纪来适应美国生活的能力颇有存疑,尤其是老妈妈我。我先生简单,只要有他的书报杂志,就可活得安然,我可就有问题了。

  刚到此地,赭瓦奶墙,绿茵艳花,美丽的居住环境,干爽宜人的气候,真有入仙境而居的舒畅,那有不能适应的道理。但在一切安顿下来后,才发现这异地居还真不易呢。儿女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首先是大环境的不同,从东到西,从华到洋;加上小环境的改变,从工作家庭两头忙,亲朋好友时相欢聚,到终日不知所事,无亲无友可访谈。尤其甚者,在没有便捷的大众交通工具情况下,任何琐事都得等儿女运送载接,麻烦又无奈。

  说到日理三餐,更是令人沮丧。出嫁前吃妈妈煮的,出嫁后尝张妈或许嫂烧的,下厨作羹汤是纯玩票,大不了出门,大宴小酢都随意。这下可好了,就算研究了食谱,要烧个三菜一汤吧,却发现少了葱短了蒜。罢了!蛋炒饭吧。

  一向少求人的我,这样的生活怎么过?牙一咬,学车去。老伴、儿女被我吓坏了,异口同声:“千万使不得!你既无方向感,又无速度感,更没有距离感,能开车吗?”在没有鼓励的刺激下,我非把车学会不可。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一次、两次,终于三次路试后拿到了驾照。儿女约法三章――学看地图,不上高速公路,不接听手机,还加上出门回家都得电话报告。这样,我终于可以自己上超市,随时补充家用品,不必再等老大抽空,或是老二休假了。更进一步,还到老人中心修习语文、计算机等等。心,总算是定下了。

  虽然儿子说:“妈真可怜,老来充军到美国,要学开车,还得学烧饭,更还要慢慢捉摸吹弄那烦恼青丝。”既是自己的选择,又有安静美好的居住环境,虽然时时怀念已放弃的原来,纵有万般无奈,也得学会怡然拥抱无奈,迎向明天。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