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阿凡提:一个硅谷丛林的故事(三)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3-12-3 来源:海归论坛


背叛:从战友到敌手

然而,就在Arcsys谋求生存机会的同时,凯登斯的内部却开始出现分裂的痕迹。

徐建国不尽人情的紧逼终于引起了反抗。研究与开发部 门的工程师开始向他们的主管抱怨,对徐这样喜怒无常而又常常下达不可实现的目标时间表表达不满,这种反抗终于激发起来而不可收拾。

在一九九三年年底,徐建国与芯片设计部的另一位总经 理James Solomon冲突表面化,James Solomon 的背景来自技术部门,深受凯登斯设计部门工程师们的尊重。两人为旗 下工程师的汇报所属发生争执。

两人的争执越来越严重,最后终于打到了总裁卡斯特罗的面前。卡斯特罗在事件的最后站在了Solomon(所罗门)的一边,并从公司外面再请了一位总经理。

这对徐建国打击沉重,徐建国将这种将帅间矛盾的失误归到卡斯特罗身上,他下了离开的决心。

这对在困境中求生存的Arcsys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由中国人组成的公司因为偏重技术与本身的语言困难,常有销售与市场不良的软点。而以销售与市场出身的徐建国正Arcsys最需要的人选。

于是出现了我们看到的序幕中徐建国向卡斯特罗辞职的片段。

徐建国在一九九四年三月加入Arcsys,Arcsys的董事会答应给徐建国总共五十五万股股票、每股票面价值三毛的购买权,这在三年后大约价值二千多万美金。

徐建国投靠敌人对卡斯特罗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因为只有他才真正了解徐建国对Arcsys的意义。没有徐的Arcsys只是众多平凡新公司中并不突出的一家,然而徐建国个人的强大市场开拓能力、广泛的用户网络、坚强的个人信用以及随之而来的财经资源,将会使Arcsys成为一个具有挑战力量的新对手。

冷战:热战的前夜

徐建国脱离凯登斯而加入Arcsys的举动,正式拉开了凯登斯的直接敌意行动。在这之前,Arcsys只是被列为主要敌手之一,而在这之后,Arcsys成为第一敌手。

据凯登斯内部的说法,卡斯特罗对此事件非常激愤(take it very personal)。任何一个管理学的课程都会教导你,要将公事与个人感情分离开来,公司事务的处理如果搀入过多的个人感情,常常是坏结果的开始。卡斯特罗对徐建国的不原谅,后来逐渐影响到两家公司的互动,最后更是成为双方个人的仇恨。

硅谷本身是一个非常开放的环境,工程师的平均任职时间大约是三到四年,人员的来去相对是自由的。工程师从一家公司转到另外一家公司,有时甚至到竞争对手的公司,并不被认为有道德上的缺陷。不过象徐建国这样领导一个团体作战到一半而投敌的,确实不多。卡斯特罗公开将徐称为说谎者与背后捅刀子的人(liar and backstabber)。

确实,卡斯特罗急得有理。徐建国的离开,B组自然就崩溃了,对凯登斯的员工士气是一大打击。更可怕的,现在随着徐加入Arcsys,Arcsys是处于知己知彼的有利形势,进退皆宜。卡斯特罗还有一个担忧,就是雪崩效应:更多的人学习徐建国,投入Arcsys 。

在Arcsys刚宣布徐建国的上任,董事会就接到了凯登斯的律师信,威胁要将Arcsys以不正当竞争告上法庭。两家公司的律师在经过一系列的沟通后,终于达成了暂时性的协议:

一、徐建国的上任时间从四月推迟到七月,以便交接在凯登斯的工作。
二、在一九九四年内,Arcsys不得招聘任何凯登斯的职工。这是防止雪崩的出现。

有了这两条保证之后,卡斯特罗开始做凯登斯内部的灾难控制。安抚公司内部的恐惧气氛,重振被打击的士气,加强员工的集体归属感,重新再建立客户的信心。

因为没有强大经济背景不敢打官司的Arcsys虽然忍下了第一口气,但是它当然是不服输的。一九九五年刚过, Arcsys就立马开始了针对凯登斯的挖人行动,在第一个月 内,有九个工程师离开凯登斯加入Arcsys。

在这样的双方态度下,冷战自然就不断地升温。

陷阱:间谍对间谍

从九一年的四人成立公司到九三年的产品问世,Arcsys飞快的软件进程,一直被凯登斯认为是有猫腻的。然而怀疑归怀疑,在没有任何证据之前,卡斯特罗只能鹰眼般监视着Arcsys的一举一动。

一九九四年九月,凯登斯的一位资深软件设计师,米奇·依古瑟(Mitsuru "Mitch" Igusa),此时已经是专管软件架构、公司最重要的工程师之一,又向卡斯特罗递交了辞职信。

此时尚是Arcsys的挖人冻结期,卡斯特罗一方面追问米奇的去向,一方面许以高报酬的承诺。米奇拒绝了卡斯特罗承诺的公司任何一个职位的诱惑,在去向上则自称或许是成立一家新公司,或许成为独立咨询人。

当米奇拒绝签署一份不到Arcsys工作的说明书时,卡斯特罗已经过敏的神经更加怀疑了。米奇·依古瑟此时的工作主要是一个叫QPlace的新布局技术,这是凯登斯新一年为了打败Arcsys而新发展的秘密武器。米奇作为技术的软件架构设计者,熟知这技术的每个细节。

这样一个非常专项的技术,在整个硅谷只有三四家做布局与绕线的公司才可能有用,而Arcsys是最大的可能买家。卡斯特罗觉得这又是一起Arcsys的阴谋,他觉得这是一个反攻的时机了。

在米奇离开凯登斯后,卡斯特罗请专人对原来米奇用过的工作站(比个人电脑更强大威力的计算机)进行全面的细节侦讯。终于发现:米奇在离开凯登斯的前一天,曾经向自己家中的电脑发过一封6MB的电子邮件,这电子邮件中最大的一个文件有5.3MB,正是凯登斯的核心技术QPlace的源代码文件。

有了这样强硬的证据,凯登斯通知了当地圣它克拉拉(Santa Clara)的检察官,取得了对米奇·依古瑟的住宅与私人电子信箱的搜查权。他们找到了他们所期待的,QPlace的全部源码,数份拷贝,米奇与Arcsys的管理人士的约会 记录,以及Arcsys对米奇的钱财支付等等。

这些发现证实了卡斯特罗的猜测,Arcsys是有系统地 有组织地对凯登斯进行商业机密盗窃。然而检察官则审慎得多,这些证据只能说明Arcsys确实有意收买凯登斯的技术秘密,但并不能证实是米奇背后的黑手。收买赃物与组织盗窃是有很大的刑事上的差异的。

卡斯特罗不得不再忍让一次,期待下一次的贼赃俱获。同时从这时起,卡斯特罗下令对米奇进行私人侦探二十四小时追踪。在这之后,米奇还数次与Arcsys的管理人员见面 ,并接受经济上的支付,这些后来都成为他的罪证。

有了这次的经验,一九九五年年初,当九人从凯登斯一离开,卡斯特罗立即让专家对他们的工作站进行详查,他们找到了一次又一次的类似事件,其中Chih-Liang "Eric" Cheng 的一个叫“byebye.tar”文件是最严重的证据,这个文件包括了最新版本的QPlace源代码。因为QPlace是一个非常新的技术,Arcsys还希望能得到已经更新后的新源程序。


筋斗云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