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北美华人特写:在纽约的上海男人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2-5 来源:新民晚报


无论怎样地不愿意,可最终还是落入到“上海男人”的美誉之中。而众人对于“上海男人”的基本共识,从宏观上讲叫做“善理家务”,而体现到具体的日常生活之中,也就是烧饭做菜了。

   俗话说“民以食为先”,这吃饭的确是人生第一大事。一日三餐,早餐倒是无所谓,随便塞几口即匆匆赶去上班,重中之重却是晚餐。从前一晚的临睡前起,就要在心中算计一下明天该做些什么菜,而且还不能与近几天的重复,然后从冰箱中取出事先化冻。大声地询问又在那里边嗑瓜子边看录象的太太,回答是她无所谓,因为她“正在”减肥,基本上只吃零食不吃饭。而在我的记忆之中,这计划好象巳经实施了好几年了,却始终也没见她从“环肥”变成“燕瘦”,可见古往今来,这美人还真是不多。

   自幼就不善於烧饭做菜,后来走南闯北,也是到处蹭饭吃。待到成家立业、结婚生子,保姆更是不可或缺,于是烧饭做菜之事更是与我无缘。

   本想这辈子大概就是如此了。看一些算命的书上说,嘴角边有痣的人一辈子吃喝不愁,而我正好有这么一颗。没想到数年前来美,在彻底整理一下身体的同时却心血来潮,偏偏也将这颗福痣给做掉了,于是连同那本应伴随着我一生的吃福也跑的无影无踪。

   初来美时,忙於生计,吃喝不讲究,而且一穷二白,一心只想挣点钱,所以到也无怨无悔。待到年令稍长,生活安顿了,加之又常常回国探亲,饱尝大江南北的美味佳肴,那潜伏在身上的馋虫又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整天在肚子里咕咕作响,搞得日夜不得安宁。虽然身处号称物质极度丰裕的美国,却怎么也寻觅不到那熟悉的口味和感觉。所以闲暇之余,总想挖空心思搞出些什么好吃的花样来。初始大鱼大肉即可,但随之便势不可挡地一步步向着“美食家”的方向发展。虽然偶尔还来个什么炖蹄膀、焖猪蹄之类的东而,但更多的却是食不厌精的精雕细作。于是买来几本介绍烹饪的书籍,然后对照书本一丝不苟地切菜配料,一盘盘蓬筚生辉、令人垂涎三尺的佳肴就这么诞生了出来。

   尽管如此,太太仍是不太满意我的表现,而常常将身边的另外几个上海男人与我加以对照。看看也是,这屈指可数的几个上海男人又哪一个不比自己强上百倍,会挣钱不说,还不肯花,精心算计;自己吃剩饭剩菜不行,还一日一电话地请示老婆,然后回家围上饭兜精心烹饪。有比较才有鉴别,无怪乎太太对我的满意度姑始终达不到37。C了。对此我也惭愧,所以虽然身在美国仍要将那上海男人“买、汰、烧”的优良光荣传统发扬光大。大胆篡改一下咱们中国宋朝著名文人欧阳修老先生的那句佳句作为本文的结尾吧,这就叫做“美食之乐不在嘴,在乎烧洗之间也”。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