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北美写真:中国老人叹 免费保姆不好当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1-12 来源:美洲时报


人们都说美国是年轻人的战场,儿童的天堂,老人的坟墓。仔细品味这句俗语就能了解到,在美国最辛苦的就是为生活打拼的年轻人,最幸福开心的则是小孩子,而最孤独和无奈的就是老年人。

  有数据显示,目前在美国的中国老人有10万人左右,这些持有探亲签证的老人们在美国的生活大多平凡而简单。他们有的来美国是为了照顾孙子孙女;有的只为与子女相聚;也有的利用探亲期间赚些钱花,尽量少给儿女增加经济负担。但由于语言和文化的障碍,他们既不能像年轻人一样可以融入美国社会,也不能像孩子们一样什么都不想。这些持有探亲签证的老人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放弃在中国的安逸生活,而心甘情愿地千里迢迢来到这块他们并不熟悉的土地上?

  持B1/B2签证的中国老人们

  通常来美国探亲的老人们都持有 B1/B2签证。B1/B2签证签发给赴美国旅游的申请人,包括观光、治病、探亲访友以及参加会议的人士。该签证持有者不得于在美国停留期间就业。一般来讲,B类探亲签证允许持证人在美国滞留半年,但持证人也可以在期满之前提出延期,但签证最多可以允许持证人在美国停留一年的时间。

  一年的时间虽然并不算长,但对于很多持有B1/B2签证的老人们来讲,是非常漫长的。他们不会说英文,除了子女之外就没有其它的亲朋好友,能够在周末与孩子们一同出门吃饭、逛街似乎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了。

  照顾第三代

  在美国的10万个持探亲签证的老人中,绝大多数都是为了照顾第三代才远渡重洋来到美国的。由于许多华裔家长收入并不高,面对一个月几百,甚至上千的托儿费用望而却步,把父母从老家接来照顾婴儿是许多年轻家长们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无论是在纽约法拉盛的菜市场里,还是华埠的公园里,带着小孩的老人比比皆是。2006年的第一天,记者在法拉盛东王朝酒楼里就看见这样一幕:在几十位排队等着用餐的顾客中,半数以上都是一对年轻夫妻和一对年长夫妻带着孩子来吃饭。一位在等位的老人说:“好容易儿子放假,全家人可以一起活动,没想到去哪里吃饭都这么多人。”在与记者聊天之中,这位68岁的老人说,他与老伴来到纽约照顾刚刚出生的孙女,每天起早贪黑给孩子喂奶、换尿布。而每个星期六他们全家一定会到法拉盛吃中饭,这也是全家唯一能够一起吃饭的时间。

  据了解,这位刘姓老人的儿子和媳妇都是全职工作者,每天7点半以后才能回到家,而他和老伴则24小时轮流照顾孙女。老人吃饭吃得早,刘老先生和妻子每天6 点以前就把晩饭做好,吃过饭后就哄孙女睡觉。等7点半的时候儿子下班回来才吃饭,所以一家五口的吃饭时间都不同。每天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刘先生最盼望的就是能跟儿子、媳妇吃一顿简单的晩饭,在饭桌上聊聊天、谈谈新闻。刘老先生才来纽约3个月,他们打算住够一年,把孙女带大一些再回老家。

  像刘老先生这样的老人很多,他们来美国的目的就是为了照顾第三代。有了老人照顾孙子孙女,做儿女的不仅能够省去一大笔开销,而且也能专心工作,不再为半夜起来给孩子喂奶而犯愁。

Julia的父母在她怀孕9个月的时候抵达纽约。父母的到来让Julia的生活轻松许多。Julia的丈夫在皇后区白石桥附近的一家运输公司做经理,她则是一名贷款公司的办公室助理。

  父母来到美国一个月后,Julia就顺利地产下一个可爱的小男孩,让两位老人笑得合不拢嘴。Julia的妈妈在她做月子期间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无论是每晩两次起床喂奶,白天洗孩子的衣服,平时打扫卫生、买菜做饭,都由两位老人包办。已经65岁的周妈妈终于在外孙两个月的时候肩膀肌肉严重拉伤。由于她疼爱外孙,只要孩子一哭,她马上抱着外孙走来走去,时间一长,孩子习惯了外婆的怀抱,唯一让他不哭的办法就是让外婆抱。周妈妈本来就患有肩周炎,没来美国的时候她经常去做按摩,早上就和邻居们一起去公园练太极,日子过得别说有多舒服了。没想到来了美国她就变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不仅得不到适当的休息,连身体都被累垮了。看着自己的母亲肩周炎一犯就疼得眉头紧锁,Julia也很心疼,决定不让母亲再看孩子了,而是花钱请一个保姆。周妈妈一听每个月要付给保姆 1500美金的费用,说什么都不让女儿请。她说:“请一个保姆一个月要花那么多钱,我肩膀疼算得了什么,省下那些钱给我外孙将来上学用也好啊。”

  Julia不能说服妈妈请保姆,只好与父亲商量如何让两位老人一同照顾孩子。Julia的父亲是北方人,平时在家从未做过任何家务。带孩子对于周先生来说,简直像天方夜谭。虽然周先生也很喜欢聪明的小外孙,但看着才两个月大的婴儿,他除了能抱着孩子在家走走之外,什么都不会做了。为了老伴的身体,也为了女儿的工作,周大爷自发地担起了晩上给孩子喂奶的重任,这样老伴就可以在晩上睡个好觉,白天带孩子也就比较有精神了。周先生说:“当初来美国的时候,朋友们都很羡慕,说我来美国是享福的,没想到日子是这样的。”周先生并没有对带孩子有什么意见,他认为照顾第三代是他们祖辈的责任,但这样没日没夜的带孩子,他觉得日子过得很慢。

  谈起在中国的日子,周先生两口子满脸自豪。除了女儿Julia在美国之外,其它两个儿子都在身边,也都结婚生子。孩子们孝敬父母,不断给他们买最好的衣服和食品,周末就带着孩子全家一起出游,那种三代同堂的天伦之乐周先生在美国一点都没有享受到。他说:“好容易到了周末我跟老伴能歇一下,但无奈自己哪儿都不认识。除了跟女儿出去买菜、吃饭,就是在家看VCD。”有时候Julia想带父母参加朋友的聚会,但去过一次之后老两口就坚决不去第二次了,他们认为年轻人的聚会不适合老人。周先生坦言道,来到纽约3个多月,除了家人之外,他们什么人都不认识。生活的枯燥和压抑让周先生非常想念在中国的日子,但为了女儿的工作和外孙的生活,他和老伴不得不继续在美国住下去。期满之后他们就会回老家,女婿的父母也会接着申请来美国继续照顾孙子,等孩子年满两岁可以送幼儿园的时候,他们才眞正的“功成身退”。现在周先生最盼望的就是早些回老家,能够跟朋友们在公园下棋、谈天。当问起对美国的印象时,他说:“美国挺好的,但再好也还是自己的家乡好。我和老伴在美国住了这么久,对美国最深的印象就是请保姆贵。”

  在访问了多个来美国照顾第三代的老人后,记者发现这些老人的生活非常乏味。他们白天忙忙碌碌收拾家、买菜、做饭,还要照顾小孩,而留给自己的时间却非常少,他们的生活习惯往往在来到美国以后就被打乱,每一天都是围绕着儿女和孙子孙女转。不会说英文、不适应美国的文化、没有朋友,在家看中文报纸、看中文电视是他们最大的消遣。

  都说儿女长大了老人就可以享清福,可这些来探亲的老人在美国的日子并不能称作幸福。与其说他们是来美国探亲旅游,还不如说他们为了后代来当一个称职的廉价或免费保姆。

  赚些零花钱

  老一辈人生性节俭,尤其是不少老人刚来到美国,对于这里的物价非常不适应,所有价格都要乘以八,因此,他们认为什么都贵,能省则省。有的老人甚至在探亲期间还可以赚些钱,到回国时换成美元就是不小的一笔。他们说,这样就总算没白来一趟美国了。
 
    人们都说美国是年轻人的战场,儿童的天堂,老人的坟墓。仔细品味这句俗语就能了解到,在美国最辛苦的就是为生活打拼的年轻人,最幸福开心的则是小孩子,而最孤独和无奈的就是老年人。

  有数据显示,目前在美国的中国老人有10万人左右,这些持有探亲签证的老人们在美国的生活大多平凡而简单。他们有的来美国是为了照顾孙子孙女;有的只为与子女相聚;也有的利用探亲期间赚些钱花,尽量少给儿女增加经济负担。但由于语言和文化的障碍,他们既不能像年轻人一样可以融入美国社会,也不能像孩子们一样什么都不想。这些持有探亲签证的老人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放弃在中国的安逸生活,而心甘情愿地千里迢迢来到这块他们并不熟悉的土地上?

  持B1/B2签证的中国老人们

  通常来美国探亲的老人们都持有 B1/B2签证。B1/B2签证签发给赴美国旅游的申请人,包括观光、治病、探亲访友以及参加会议的人士。该签证持有者不得于在美国停留期间就业。一般来讲,B类探亲签证允许持证人在美国滞留半年,但持证人也可以在期满之前提出延期,但签证最多可以允许持证人在美国停留一年的时间。

  一年的时间虽然并不算长,但对于很多持有B1/B2签证的老人们来讲,是非常漫长的。他们不会说英文,除了子女之外就没有其它的亲朋好友,能够在周末与孩子们一同出门吃饭、逛街似乎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了。

  照顾第三代

  在美国的10万个持探亲签证的老人中,绝大多数都是为了照顾第三代才远渡重洋来到美国的。由于许多华裔家长收入并不高,面对一个月几百,甚至上千的托儿费用望而却步,把父母从老家接来照顾婴儿是许多年轻家长们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无论是在纽约法拉盛的菜市场里,还是华埠的公园里,带着小孩的老人比比皆是。2006年的第一天,记者在法拉盛东王朝酒楼里就看见这样一幕:在几十位排队等着用餐的顾客中,半数以上都是一对年轻夫妻和一对年长夫妻带着孩子来吃饭。一位在等位的老人说:“好容易儿子放假,全家人可以一起活动,没想到去哪里吃饭都这么多人。”在与记者聊天之中,这位68岁的老人说,他与老伴来到纽约照顾刚刚出生的孙女,每天起早贪黑给孩子喂奶、换尿布。而每个星期六他们全家一定会到法拉盛吃中饭,这也是全家唯一能够一起吃饭的时间。

  据了解,这位刘姓老人的儿子和媳妇都是全职工作者,每天7点半以后才能回到家,而他和老伴则24小时轮流照顾孙女。老人吃饭吃得早,刘老先生和妻子每天6 点以前就把晩饭做好,吃过饭后就哄孙女睡觉。等7点半的时候儿子下班回来才吃饭,所以一家五口的吃饭时间都不同。每天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刘先生最盼望的就是能跟儿子、媳妇吃一顿简单的晩饭,在饭桌上聊聊天、谈谈新闻。刘老先生才来纽约3个月,他们打算住够一年,把孙女带大一些再回老家。

  像刘老先生这样的老人很多,他们来美国的目的就是为了照顾第三代。有了老人照顾孙子孙女,做儿女的不仅能够省去一大笔开销,而且也能专心工作,不再为半夜起来给孩子喂奶而犯愁。

Julia的父母在她怀孕9个月的时候抵达纽约。父母的到来让Julia的生活轻松许多。Julia的丈夫在皇后区白石桥附近的一家运输公司做经理,她则是一名贷款公司的办公室助理。

  父母来到美国一个月后,Julia就顺利地产下一个可爱的小男孩,让两位老人笑得合不拢嘴。Julia的妈妈在她做月子期间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无论是每晩两次起床喂奶,白天洗孩子的衣服,平时打扫卫生、买菜做饭,都由两位老人包办。已经65岁的周妈妈终于在外孙两个月的时候肩膀肌肉严重拉伤。由于她疼爱外孙,只要孩子一哭,她马上抱着外孙走来走去,时间一长,孩子习惯了外婆的怀抱,唯一让他不哭的办法就是让外婆抱。周妈妈本来就患有肩周炎,没来美国的时候她经常去做按摩,早上就和邻居们一起去公园练太极,日子过得别说有多舒服了。没想到来了美国她就变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不仅得不到适当的休息,连身体都被累垮了。看着自己的母亲肩周炎一犯就疼得眉头紧锁,Julia也很心疼,决定不让母亲再看孩子了,而是花钱请一个保姆。周妈妈一听每个月要付给保姆 1500美金的费用,说什么都不让女儿请。她说:“请一个保姆一个月要花那么多钱,我肩膀疼算得了什么,省下那些钱给我外孙将来上学用也好啊。”

  Julia不能说服妈妈请保姆,只好与父亲商量如何让两位老人一同照顾孩子。Julia的父亲是北方人,平时在家从未做过任何家务。带孩子对于周先生来说,简直像天方夜谭。虽然周先生也很喜欢聪明的小外孙,但看着才两个月大的婴儿,他除了能抱着孩子在家走走之外,什么都不会做了。为了老伴的身体,也为了女儿的工作,周大爷自发地担起了晩上给孩子喂奶的重任,这样老伴就可以在晩上睡个好觉,白天带孩子也就比较有精神了。周先生说:“当初来美国的时候,朋友们都很羡慕,说我来美国是享福的,没想到日子是这样的。”周先生并没有对带孩子有什么意见,他认为照顾第三代是他们祖辈的责任,但这样没日没夜的带孩子,他觉得日子过得很慢。

  谈起在中国的日子,周先生两口子满脸自豪。除了女儿Julia在美国之外,其它两个儿子都在身边,也都结婚生子。孩子们孝敬父母,不断给他们买最好的衣服和食品,周末就带着孩子全家一起出游,那种三代同堂的天伦之乐周先生在美国一点都没有享受到。他说:“好容易到了周末我跟老伴能歇一下,但无奈自己哪儿都不认识。除了跟女儿出去买菜、吃饭,就是在家看VCD。”有时候Julia想带父母参加朋友的聚会,但去过一次之后老两口就坚决不去第二次了,他们认为年轻人的聚会不适合老人。周先生坦言道,来到纽约3个多月,除了家人之外,他们什么人都不认识。生活的枯燥和压抑让周先生非常想念在中国的日子,但为了女儿的工作和外孙的生活,他和老伴不得不继续在美国住下去。期满之后他们就会回老家,女婿的父母也会接着申请来美国继续照顾孙子,等孩子年满两岁可以送幼儿园的时候,他们才眞正的“功成身退”。现在周先生最盼望的就是早些回老家,能够跟朋友们在公园下棋、谈天。当问起对美国的印象时,他说:“美国挺好的,但再好也还是自己的家乡好。我和老伴在美国住了这么久,对美国最深的印象就是请保姆贵。”

  在访问了多个来美国照顾第三代的老人后,记者发现这些老人的生活非常乏味。他们白天忙忙碌碌收拾家、买菜、做饭,还要照顾小孩,而留给自己的时间却非常少,他们的生活习惯往往在来到美国以后就被打乱,每一天都是围绕着儿女和孙子孙女转。不会说英文、不适应美国的文化、没有朋友,在家看中文报纸、看中文电视是他们最大的消遣。

  都说儿女长大了老人就可以享清福,可这些来探亲的老人在美国的日子并不能称作幸福。与其说他们是来美国探亲旅游,还不如说他们为了后代来当一个称职的廉价或免费保姆。

  赚些零花钱

  老一辈人生性节俭,尤其是不少老人刚来到美国,对于这里的物价非常不适应,所有价格都要乘以八,因此,他们认为什么都贵,能省则省。有的老人甚至在探亲期间还可以赚些钱,到回国时换成美元就是不小的一笔。他们说,这样就总算没白来一趟美国了。

  江先生和老伴来美国是探望读博士的儿子和媳妇的。一直生长在四川农村的老两口非常节俭,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两瓣花。家里的空饮料罐他们去退钱,去超市买菜总是挑最便宜的菜,每次和儿子出去吃饭他们都不高兴,觉得花同样的钱一家四口能在家吃一个星期。尽管儿子一再告诉父母说,他的工资绝对可以养活一家四口,但做惯农活的江先生和太太总是想找一点事情做,赚一些钱花。

  有一次江先生从朋友那里得知,许多中国老人都在纽约做兼职赚钱,而最普遍的就是替人带小孩。江先生了解到带一个小孩每个月的费用在700-800美金左右之后,他就决定了要赚这份钱。儿子奈何不了父亲,只好到处找人询问有没有需要保姆的家庭,短短几个星期后江先生儿子的一位朋友就把才8个月大的小女儿送去江先生家里。每天早上8点以前孩子就被送来,晚上下班后接走,偶尔那对夫妻周末需要出门,江先生也会免费替他们带孩子。江先生和老伴所赚的钱一分不少地都存着,将来回国的时候再带回去。

 在美国带孩子和在中国不同,牛奶的温度必须要用温度计测试过才能给孩子吃,喂奶的时间也是规定的。江先生和老伴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学会如何在美国照顾一个婴儿,但这期间他们也遇到不少问题。有一次孩子的父亲来接小孩,发现江先生的老伴把孩子用一个被单背在后背,他赶紧劝说江老太把孩子放下来。由于是朋友的父母,他不好说什么,只好告诉江先生夫妻说,这样带孩子的方法在美国不实用,把孩子放在婴儿床里是最安全的。有时候他们给孩子喂奶的时候,先把奶嘴放在自己嘴里喝一口,确定温度后再给孩子食用。江先生的儿子不止一次地告诉他们这样非常不卫生,下次绝对不要这么做。

  来纽约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江先生和老伴很少出门,白天照顾小孩,他们连电视都很少看。江先生认为,每个月仅看孩子就能赚5000多人民币,这样的日子简直太舒服了。本来江先生来美国是为了看儿子的,没想到竟然当上了保姆,但他没有一点怨言,他说:“我看孩子就能赚那么多钱,赚一年前就能在老家买很多东西,值得!”还有两个月江先生的签证期就到了,届时他必须离境。他和儿子说,过几个月他还想来美国。

  在法拉盛缅街街头经常能看到派发传单的老人,他们之中也有许多是持B2探亲签证来美国的。周先生今年62岁,半年前来纽约探望女儿。在女儿住的公寓楼里,他认识了不少同龄的老人,并与他们成为朋友。每天几个老人互相串门,要不然就去法拉盛图书馆里看书,天气好的时候他们还会相约去卡辛娜公园散步。周先生的日子过得比那些照顾孙子孙女的老人们要开心得多。不久前周先生的一位朋友找到了一份发传单的工作,他听说每天有几十块钱的工资,也想去试试。

  发传单的工作通常没有固定时间和地点,工作一天拿一天的钱。周先生派发的第一份传单是为一个新开张的美容院招揽顾客。他并不懂英文,但也学了那么几句 “New Store, Cheap Price”(新店开张,价钱便宜)。就这样站在街上喊一天,他便有50美金的收入。有时候他会跟朋友一起替电脑培训班发传单,几个老人一边聊天,一边喊着口号,心情还不错。他说:“我儿子不让我去,但是我觉得这份工作不错,既能赚钱,也可以在外边呼吸新鲜空气,总比我坐在家里白吃白喝好啊。”

  周先生会用赚来的钱和其它老人去吃饭,有时候也会请儿子吃顿中饭。他说:“人老不中用了,但我至少还有这个能力赚点零花钱。在美国生活不容易,我儿子赚钱养家更难,我实在不想给儿子带来太大负担。”

  想必每个来美国探亲的老人都认为自己的到来给子女带来经济上的负担,但他们却不了解,做子女的能够孝顺父母才是最大的心愿。而实现这样的心愿是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

  儿行千里母追随

  许多在美国的华裔移民由于各种原因多年都不能见父母一面。等他们在美国有了稳定的工作和身份,他们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父母接来相聚。子行千里母担忧,在美国还有不少老人为了能够长期跟子女在一起,不惜非法居住在美国。

  李向冉是家中的独子,由于父母是“老年得子”,因此,从小父母就对他溺爱有加。2003年,23岁的李向冉来到美国攻读硕士学位,三个月后,母亲就持B2签证来探望他,之后就一直住在纽约。

  李向冉的父亲8年前因病去世,从那时候开始他就是母亲的精神支柱。本来他读完大学之后就想来美国深造,但母亲害怕很难见到儿子,便阻止了他的学习计划。之后两年中,李向冉一直做母亲的工作,说就算自己到了美国上学母亲也可以来探亲。为了儿子的将来,李妈妈只好答应了。李向冉来美国才几个月,李母就担心得不得了。儿子会不会做饭,晚上下课一个人走路会不会有危险,带着担心和思念,李母登上了来美国的飞机。

  母亲今年60岁,由于李向冉还是学生,生活条件并不是特别优越,娘俩只好挤在一个房间里过了半年。后来李向冉与朋友合租了一套房子,朋友住一间,母亲住一间,他自己则住在客厅隔出来的小房间里。

  时间过得飞快,李妈妈很快就要离开美国了,她说:“我在中国也没有什么亲人了,与其回去,还不如继续留在这里,跟你住着我也开心。” 当时她面对一个艰难的选择,一个就是回国,另一个就是非法留在美国。李妈妈在思考之后决定留在美国,她说:“反正我也不上学,不工作,有没有身份都无所谓。如果将来我儿子有了身份,他可以为我也申请绿卡;如果他将来学成回国,我也跟他一起回去。”虽然李向冉并不希望母亲在美国非法居住,但面对这个自己唯一的亲人,也只好答应了。

  李妈妈认为在家里闲着无聊,她也想赚点钱为儿子贴补家用。从前在医院做过护士的她想找一份家庭护理的工作。由于她没有身份,在美国也没有医护经验,最后她以一个月900美金的工资找到了一个照顾瘫痪老人的工作。她说,通常全职护理一个老人每个月可以赚1500美金,但她仍然对900美金的工资非常满意。由于这份工作在长岛,李母必须住在雇主家,每个星期五晚上她就坐火车回家,和儿子度过一个周末。半年后,李母照顾的那位老人就因病去世了,李母便失去了工作。这期间她曾经去超市、饼屋、餐厅打听过工作机会,但对方都以她“年纪太大”而拒绝。后来她也给别人看过孩子,但都不是长期的工作。

  辗转3年过去了,李向冉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并且在实验室里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资,但李母仍然坚持出去工作。她说:“我总不能每天只花儿子的钱,什么都不做。” 值得庆幸的是,由于李母已经在美国有了好几年的家庭护理经验,再加上她做事勤恳、为人老实,她一直都可以顺利地找到工作。这段时间她在照顾一个因为车祸而伤到腿的10岁男孩,而且对方付给她的工资也不低。

  问起李向冉对母亲非法居美一事有何看法时,他说:“虽然我很反对妈妈这么做,因为身份一旦黑掉将来就很难再来美国。但是我很了解她的想法,也很尊重她的选择。”李母不能够忍受长期与儿子分开,也不能阻止儿子在美国深造,或许这个方法目前对这对母子来说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目前李向冉希望能够早日拿到学位,找一份好工作,这样年迈的母亲就可以真正地在家享清福了。

  无论是老人为了子女远渡重洋来到美国照顾第三代,还是为了给子女省钱而打零工,他们这些持有B2探亲签证来美国的老人们放弃了原本的生活习惯,心甘情愿地在美国当起了“免费保姆”,或是打零工。他们有着语言和文化的障碍,在美国寸步难行,他们唯一的寄托就是在子女身上。希望做子女的能尽量配合他们的生活方式,让这些老人们在美国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