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阿凡提:一个硅谷丛林的故事(四)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3-12-3 来源:海归论坛


意外:第三者的重大发现

时间过去一年,转眼到了九五年年中。徐建国执掌Arcsys已经满一年,这是他的辉煌时刻:他证实了自己的存在价值。 在九四年六月到九五年六月,Arcsys完成了一千三百万美金的销售额,这比前一年的一百七十万要高了七倍,并实现盈利。更重要的,在一九九五年六月Arcsys成为上市公司, 每股价格26.50元,Arcsys 整个公司价值二亿四千万。这个成绩无论谁来评价,都要赞不绝口。

公司上市了,就意味着有了强大的经济背景,也就可以不畏惧凯登斯的法律威胁,对卡斯特罗来说,徐建国一时看来更是不可触摸了。

然而,一件意想不到的好消息出现在卡斯特罗的面前。

一九九五年八月,卡斯特罗与徐建国二人的仇恨已经是人人皆知了。一位Cypress的工程师打电话给卡斯特罗,觉得Arcsys的ArcCell的一条出错信息,与凯登斯的软件一模一样,肯定了ArcCell至少抄袭了凯登斯的部分源程序。

这位Cypress的工程师在测试ArcCell时,发现在开了太多颜色丰富的其它软件时,ArcCell会有时无法得到应有的颜色显示,而报告一条出错的信息。这是工作站软件因为采用X-windows,常有的一个毛病,不同软件的颜色分配会出现冲突。这本来没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地方,然而这条ArcCell的出错是这样的: Error a: color not found in this file。这条错误本来是意图写成: Error :a color not found in this file .

山不转水转,硅谷是一个太小的地方了。这位Cypress的工程师当年是凯登斯的员工,而且正是这段程序的创造者,而这个小小的语法错误因为实在没有修改的必要,从来就没想去把它修改正确。

两个不同的人在同样的地方犯完全相同的低级错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是第一个明确的证据,表明Arcsys不仅仅是意图盗取凯登斯最新的技术,而且原来的ArcCell产品本身就是对凯登斯的直接侵权。现在卡斯特罗可以对检察官表明,Arcsys 不仅仅在后面组织盗取凯登斯的商业机密,而且其原来的产品本身就是赃物。

Arcsys并不知道这些事件的发生,在十一月期间,它宣布与做验证技术的ISS合并,加强公司的竞争能力,合并后,公司取名阿凡提(Avanti)。

检察官同意了卡斯特罗的请求,在阿凡提合并后一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初,对阿凡提整个公司进行搜查令。这样大规模的搜查行动在硅谷历史上也非常少见。

法庭:两个巨人的战场

然而对美国这个法律森林国家来说,进入法庭,就是另外一个战场了,这是一个时间与金钱的战场。

这个战场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奇特古怪,不是如技术般的一清二楚。阿凡提凭借手中的经济能力,现在能打得起这个新的战争了。

因为阿凡提的强大阻力,刑事诉讼进展非常缓慢,凯登斯于是同时进行民事诉讼,控告阿凡提盗窃与销售凯登斯产权的产品。

阿凡提也不甘示弱,反控告凯登斯的垄断与不公平竞争。因为凯登斯在法庭尚未有任何审理与判决的结论时,恐吓阿凡提用户,强迫他们抛弃阿凡提软件,回到凯登斯的怀抱。

同时,卡斯特罗还在股票市场中买卖股票展开对阿凡提的袭击,阿凡提股票长期处于动荡状态,这样的结果是阿凡提在需要新的银行贷款进行收购新公司时,银行对阿凡提股票的振荡视为不可信任、投机的表现。这条行为,完全出于卡斯特罗对徐建国的个人仇恨,走得太远,终于导致硅谷众人的反弹。

法庭的争斗是长期与艰辛的,战争的长度超过了任何人的想象。中间总共换过了三个法官;有对反控的反控,有对反控的反控的反控;有法庭文件泄密事件;有SEC的插入调查等等。

在二○○一年,对阿凡提众人的刑事诉讼终于有了结论。七月二十五日正式判决。

在检察官撤销了其中数项控罪、减轻大多控罪后,阿凡提众人以不争辩(no contest)承认了罪行。六人中有四人需服一到两年的刑期,并判决阿凡提对凯登斯的损害性赔偿金额为一亿九千五百万美元,创下硅谷知识产权官司中,公司对公司最高赔偿金额的刑事案件。

六名被告的实际刑期和罚金如下:

总裁兼执行长徐建国,免服刑,罚金两百七十万美元;工程副总裁史帝芬.伍,州狱两年,罚金两百七十万美元;技术副总裁廖育曾,县拘留所一年,罚金两百七十万美元; 行销副总裁卓艾克,县拘留所一年,罚金十万八千美元;商业营运部门总监黄劲,免服刑,罚金十万八千美元;员工张艾克,县拘留所三百六十四天,罚金两百七十万元。

筋斗云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