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北美写真:另人敬佩的美国人的就业观!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6-15 来源:香港文汇报


在美国居住、学习、工作的七年中我交往过很多美国朋友,接触过很多美国的人事。在许多文化、习俗的问题上,我对美国文化有过怀疑,有过颂扬,有过吸收,也有过碰撞和抵触。但有三位美国朋友给我的深刻印象,让我多年来思索不已,以致我将他们在我的周围不断地传诵。

  千万富翁之子当厨师

  第一位朋友名叫Keith。我认识他的时候他二十六岁,是我在丹佛Jdedwards World Solution Company工作时的同事。Keith是一个很普通的美国青年,他沉默,踏实,向上。别人说笑话时他总是像背景一样坐在位子上默默地笑。

  和他交往期间有过两次惊讶。第一次是当我知道他是我们总裁的儿子的时候。我们共事了很久以后,有一个国庆日,他请我们几个同事去他家在落基山脉上的牧场去玩。那片三十英亩的大宅院,让我们知道了他爸爸就是我们公司的创始人之一(财富前五十名公司的董事长),知道这个新闻时我们每个人都对Keith瞪大了眼睛,他睁着比我们更大的眼睛笑着说,“为什么要睁这么大的眼睛?知道了我是我爸爸的儿子,我们同事之间的关系会不一样吗?”他很平静地面对他的牧场,很和善地带着我们骑马兜游,让我们真感觉这里的一切确实与他无关,只不过是他爸爸创造的一个个人的历史。

  第二次让我吃惊是一年后,一天下班前他突然对大家宣布说:“今天是我上班的最后一天。我已辞职,秋季开学时我又要回学校上学了。”

  我们自然想到了州立大学的商学院,想到了他要去进修,多学些商业管理的知识以便接替家族的事业。可他神秘、半带调皮地说“我要去社区学院读烹调。”

  我差不多要蹦了起来。学烹调?烹调还要学?

  “可是你学烹调,以后想做什么呢?”

  “学烹调自然是要去做厨师了。”

  做厨师,我又要蹦起来了。

  四年后,再次见到Keith时,他真的在丹佛一家牛排店做了厨师助理。见面时他很幽默地指着他头上的长筒白帽,脸上闪着灿烂的笑容:“戴着这个我很帅吧?”他一脸的自豪和自信,看起来真是很帅。

  每天驾飞机跨州上班

  Don是我在波士顿工作时的同事。他五十岁左右,身材很高大,一脸的串脸胡,看到他让我想到马克思。他很健谈,很随和,在公司的过道和咖啡间里总能听见他哈哈大笑的声音。

  Don更让人刮目相看的是他开飞机上下班。他的家在美国的新罕布什尔州,公司在马萨诸塞州。Don每天早上从家出门时开一辆车,开到当地的小型机场换上他的飞机,然后开二十分钟到离公司五英里的一个小机场,从那里他再开上另一辆车到公司。我问他:“这样来回倒车你累不累呀?”

  “不会呀,开车还没有觉得累的时候我就要上天飞了,还没飞够时我又要下到陆地上开车了,车还没有开过瘾,我又到了公司要开始工作了,早上两小时之内生活就这么丰富,怎能累呢?”说完他还眨眨眼。

  他说他家其实不是富翁,他买飞机的钱是来自于一次偶然,用他的话“是上帝恩赐的。”他从前工作的公司的股票上市了,并且在股市上表现很优异,他凭这个赚了一笔钱,同事们有的换了更好的房子,有的换了更好的车,买了游艇,他喜欢飞机,所以他就拥有了一架飞机。他说“你看,我就是喜欢这个玩意儿。飞起来时我觉得很自由自在。”

  其实驾飞机并不省钱,也并没有节省太多的时间,他完全可以在他家所在的州找到工作的。然而就像他说的,他就是喜欢开飞机。两年以后我们公司倒闭,Don失业了。2002年美国的经济很不景气,很多IT公司关门,由于下岗的人太多,当时工作很不好找。失业三个月后,我收到Don的E-mail,他高兴地告诉我,他找到了一份工作,是在Home Depot里帮顾客整理搬运他们买好的半成品家具。那是个很脏、很累的活儿。

  我觉得他一定不会干过一个月的,可是半年过去了,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他一直都在那儿坚持着,这期间我还频频收到他转发的各种幽默附件,只是对工作从未抱怨过。2005年圣诞前夕又收到他的邮件,他说他马上要换另外一份工作了,是做一个很大公司采购部的总经理。语句里也没有意外的得意和异常的兴奋。

  我问他飞机还在吗?他说当然在,他还常常驾飞机去远游呢。“告诉你我还在试着找一个够远的公司上班,这样就可以每天在天上游。”

  在机场做安检的哈佛生

  Mike是毕业于哈佛大学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在加盟我们公司前已就职过几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我认识他时他是我们公司主抓市场销售的副总。

  在我们公司兴旺时期,Mike周游于波士顿、芝加哥和纽约的华尔街间,常常游历于英、德等国。2002年美国IT业市场雪崩时,他也随着我们公司的解体涌入了失业者的市场。我一直以为Mike会又回到华尔街或什么大公司。收到他发给公司公网上的邮件时是他失业后四个月以后。他说他经过多方衡量,准备接受波士顿国际机场的安检员工作。安检员就是拿着探棒在机场安检口对所有飞行客人做危险品检查。“Mike要拿着安全扫描仪在机场的安检口往客人身上扫?”我诧异地自己问自己,瞠目结舌的样子好象我要飞天。我没有给他回复e-mail。几天后又收到了Mike的邮件,他说他已经上班了,工作时虽然身体有点累,但脑子很轻松。他说机场就是小的世界,在这里你可以遇到来自于世界各地的人,知道东南西北中的事。

  他告诉我9·11以后的波士顿Logan机场(9·11炸世贸双塔的飞机起飞的机场)不论是服务人员还是飞行客人,大家都人人自危,但趣事也很多。他说有一天,一个不会讲英文的中国人从法国飞抵波士顿机场,他过安检时,脚上的鞋上有亮光,而且还滋滋响,机场检查人员和穿鞋的客人又无法交流,大家手语了好半天,还是排除不了鞋有恐怖行为的想法,最后实在没办法,这双鞋被工作人员拿到大厅的一个角落被引爆了。我哈哈地笑起来,问他最后客人是赤脚走出去的吗,他说穿着机场工作人员的工作鞋。

  Mike从前出差或参加大型的展览会回来时总会给我们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事带些小礼品,我问他现在的工作对他的好朋友有什么“优惠”?他调侃的说:“你要是现在从中国飞回波士顿机场,我一定利用职权免检你。”他还笑着说,女旅客都喜欢他检查,因为他很绅士。

  他们让我觉得生活其实是那么简单,人生还会那么坦然。你专心捕捉乐趣时,快乐就无处不在。你坦然面对世界时,它呈现给你的也会是祥和一片。不论是做什么职位,我的这三位美国朋友都没有在意别人的眼光。做什么都是一种生存的方式,他们是这样解释的,也是这样实践的。在美国失业就好象生命的一种存在方式一样,人人都可能碰到。可贵的是那里的很多人都会淡然处之,并能泰然处之。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