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北美移民生活写真:纽约公车上的看板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5-19 来源: 【无忧雅思网】


从我家走路到教会,快走廿分钟、慢走卅分钟。我喜欢边走边欣赏路旁各种款式的花,有生在地上的,有长在树上的;有白色的、黄的、粉红的。美国的树跟台湾的不同,台湾难得有花开在树上,除了会生果子的树;而在纽约,根据我观察发现﹕这里的树,先开花、后长叶子,但不结果子。

  经过植物园时,我特别花很多的眼力去注目园里的动静,不是看许多老人家比手画脚,而是喜欢看五颜六色的水仙、郁金香,及不知名的花树。当然在冬天是无花可看的,除了偶尔有白色的雪花,因此,公车是我的另一座花园。去年在Queens College上ESL第一课“自我介绍”,其中一个问题是“你喜欢纽约的什么?”(What do you like about New York?)我的答案是﹕“我喜欢纽约有各式各样的人种。”(I love the diversity of people in New York.)在公车上有说广东话、温州话、普通话的华人,也有不说话的白人(不能肯定是哪种人),特别有一种人是皮肤跟头发一样的颜色,而头发编成各种花式,比皮肤好看一百倍。

  有一次我坐公车,我发现在乘客投币或是插卡后会有响声,司机座位后的看板会亮灯,有ADULT、XFER、BYPS、CHILD,通常亮ADULT的机会居多。话说那天,司机是一株编发的“花树”――个子高大、美丽的女司机,投币机的嘴巴贴上纸卡,意思是﹕今天MTA请客。

  我上了车、选了好位子坐下,第一站上了一位中年白女士,拿票卡要插,看到封嘴了,说声Thanks就入座。第二站来了一位黑少年,口袋掏了半天凑足铜板才发现免投币,就马上入座。第三站是两位华人,戴帽子打工模样的青年人,一上车看到插票口被一张卡纸塞住了,马上“不说一话”就把卡纸拿开、插卡,居然还有响声,我一看板子,灯居然也亮了,亮什么字?“STUPID”!

  在这世上的确有各种不同的人――第一种人内心常存感恩之心,对周遭的恩惠报以感谢,即便是小小的方便。与这种人相处会称心愉快,使人乐意提供其它的好处,产生良性循环的人际互动关系。

  第二种人是辛苦了半天,到头来却发现是白忙一场,只当是一时幸运捡了便宜。哪知人生其实处处充满惊奇,能以欢欣的态度来拾取路旁偶遇的惊艳,未尝不是一个丰收的旅途。

  第三种人,对临到的恩惠不懂珍惜、不知领受,正是“人在福中不知福”,不但白白糟蹋恩典,而且付出额外的代价。

  世上不是有很多这类的傻子吗?正如上苍乐意赐给人免费的恩典,阳光、空气、水、母爱、亲情、友谊……,我们只要心存感恩领受就是了。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