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中国女孩法国恋:中国式礼貌带来的尴尬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6-14 来源:网易


法国非常有名的圣米歇尔山 (圣米歇尔山,世界五大奇景之一,特別在于它的潮汐,一天之內,退潮时人车可过,涨潮时顿成一座遗世独立之小岛)

[三十一] 中国式礼貌带来的小尴尬

一天,我和老公去离里昂30公里远的朋友家作客。因为是第一次去,在路上我们迷路了。

在一十字路口等红灯之际,正巧有一对看上去七、八十岁的老夫妻朝我们走来。我迅速放下车窗,非常礼貌地对他们大喊:“PAPIE、MAMIE(这俩词翻译过来差不多是:老爷爷、老奶奶的意思):对不起,请问你们认不认识XXX路?”

谁知,老夫妻竟被我的提问给问呆住了,好几秒过去了,愣是没回答我。

老公马上把车子停一边,下车问他们:“真对不起女士和先生,你们是不是知道XXX路?”只见老人家熟练地举起手臂给老公指明了方向。

怪了,老公刚问的和我先前问的有什么两样吗?不都是同一个问题?怎么他们能回答老公,就不能回答我呢?难不成真要象老公那样,毕恭毕敬地下车问才行?

等老公上车,我就急忙迫不及待地问他:“刚才我说的法语有中国口音吗?是不是他们听不懂?要不然怎么会呆在那儿不回答我?可你去的时候,却能回答你?”老公笑着反问我,说:“其实你的法语根本没口音,说得不错,再好好想想,那他们为什么不回答你呢?”

是啊?既然不是发音上的问题,我更迷惑不解了!想想我问的时候,微笑够可爱迷人的、声音也楚楚动人;而且我还彬彬有礼地叫了‘爷爷和奶奶’,这问题倒底出哪儿了?小时候上小学,老师不都这么教导我们的嘛?

我实在搞不懂这里面的奥秘所在,抓了抓头皮问老公:“他们难道是些‘极右份子’(排斥外国人的法国人)?”老公听了哈哈狂笑,说:“你的想象力怎么那么丰富多彩?你哪看出来他们是‘极右份子’?告诉你吧,就因为你叫他们‘PAPIE、MAMIE’呀!”

哈?我叫的不应该吗?在中国,就连5岁的小孩子都知道应该怎么称呼长辈才是有礼貌的,OK?如果叫他们‘先生和女士’的话,反而令人受不了,觉得我有毛病。

老公很是理解我的‘苦衷’,但法国毕竟是法国,和中国国情不一样的。要知道,我刚刚那么叫,肯定是伤到老人家了,他们会觉得:我是在说他们‘老’!在法国,人与人之间很忌讳老不老这种问题,因此我的中国式礼貌反而害了我。

[三十二] 烛光晚餐虽败犹荣

从和我认识以来,老公除了做饭,就没下过厨房。他的解释是‘我不会,怕做得不好吃’。在经历过一次他为我做的烛光晚餐后,我彻底服了他了。

一次有个朋友有事外出,叫我顶替她做一天的Baby sitting。在看孩子的时候,老公打给我一个电话,说他买了点菜,正准备下厨房做去,等我下班了,就会有好吃可口的热菜热饭等着我。我听了很是感动,告诉他随便做做就行,不需要大动干戈。

晚上9点正,老公开车来接我,在车里,我问他:“你都做了些什么菜?”他神秘兮兮地说:“先不告诉你,回家自己看,而且我还特意做了个甜点。”看他一脸得意、神气得不得了,估计八、九不离十,挺好吃吧?!

餐桌已经被老公打扮得漂漂亮亮,中间还点了一个粉蜡烛,加上亮度不大的落地灯,情调绝对一百分。我来到桌边,慢慢坐下,再抬头打量我那帅气的老公,微笑着对他动情地说:“我好幸福,真谢谢你。”老公弯下腰,轻轻地在我鼻头上碰了碰,说:“宝贝,我希望你每天都幸福。”哇~说得我感觉晕晕的。

老公上菜了,做的是‘蕃茄沙司烤三文鱼’、配料牛奶土豆泥,这菜我中国没见过,大概算法国菜吧。

嗯,闻起来够香,看起来也够健全完整。我激动地拿起刀和叉,切下一块放嘴里……(大家有没有看过雀巢咖啡的广告?女主角闭起眼睛,闻咖啡品咖啡的陶醉样儿,想必本人当时也有流露出这副嘴脸来)

还没等我把鱼肉咬碎下肚,我就‘PU~PU~’地全给吐出来了。这,这做得未免也太难吃了?我拿起一旁的水杯,咕咚咕咚喝水喝个不停。老公大惊失色,捞起一块我盘里的鱼肉就往嘴里塞,然后……

(老公)“啊!这盘应该是我的,我搞错了。”

(我)“恩?什么你的我的?再说,你怎么会做那么难吃的菜给你自己?”

老公马上调换了我和他的盘子,说:“再试试这个。”

我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又叉起一块鱼吃起来。这次的鱼肉看来比上一盘的好吃多了。他怎么会做两盘反差如此之大的菜来?这好象还史无前例了。同一种菜,但两种味道!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老公在做菜前,因为没太大的自信,就计划着把鱼分两次做,这样一来,就算第一次做不成功,那第二次还有机会补过。结果第一次做时,的确太紧张了,就把细糖当细盐撒,等烤出炉后,他一尝,才发现实在是太甜了。这做的毕竟是鱼不是冰淇淩,根本没办法往肚里咽哪!于是他亡羊补牢、投机取巧了一把,在原先的甜鱼上再撒盐,希望能有所弥补。我的妈呀~

老公看着对换过去的鱼,三秒闭目、养精蓄锐后,拿起刀叉吃起来。和我一样,第一口就‘PU’地全给吐出来了。没办法,实在太难吃了啊!

两人同吃一盘鱼,肯定是不够的,那就等甜点吧。老公说,他做的是‘巧克力蛋糕’。嘿嘿~巧克力可是我的最爱,期待ING……

点心上桌了,虽然样子令人不敢恭维,但闻着淡淡的巧克力香,诱惑力还是不少。我迫不及待地拿起刀,一刀切下,手感硬硬的,怎么回事?他不是说做‘蛋糕’嘛?不管了,好吃最要紧。我拿起一块,放到嘴边一咬,哇噻~那叫硬的——好比石头!老公见了知道又出状况了,抓起那块已被我扔一边的‘蛋糕’,咬一口,然后说:“真硬,是不是我忘了放发酵粉?”我看看老公,他看看我,气氛顿时僵硬起来。

我很清楚,老公今天为我做的这顿晚餐,属于失败中的失败,但精神可嘉!如果是马路上的陌生人,哪怕他们是再高级再伟大的厨师,他也不会给你做菜。所以我马上喜笑颜开地对他说:“没事,就当饼干吃吧!呵呵……”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