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澳洲史话》(三)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3-12-25 来源:陈向阳


11.接近灭绝

在一百多年的暴力冲突中,成千上万的土著人被白人屠杀。而当时的政府和社会当然要偏袒白人凶手。在很多次审讯中,白人凶手都被宣布无罪释放。但确有一次著名的审判使白人凶手得到了惩罚。那是1838年6月,在新南威尔士一个叫MyallCreek的地方一伙白人枪杀了28个土著人并焚尸。刚上任不久的总督吉泊斯(Gipps)派人逮捕了那11名凶手交法庭审理。在一审中陪审团却裁定凶犯无罪。一名陪审团的绅士事后还说:"那些黑家伙就跟猴子一样,越早消灭光越好。我知道是他们几个杀的,可我决不能看着一个白人为杀了黑人而受刑。"但法庭又第二次审理,这回指控那11名凶犯中的7人,他们还杀死了土著妇女和儿童。这次他们被判有罪,并于同年12月被处以死刑。那些凶犯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解时说:"我们也不知道杀死黑人还犯法,过去这种事多了。"

与此相比,土著人被送上法庭判有罪的就太多了。有一位土著人在临刑前说了一席话:".....白家伙们打袋鼠,鸸鹋,用大网捉鱼,什么都打光了,不给可怜的黑家伙留一点。黑家伙太饿了找白家伙要点吃的,可白家伙光瞪眼叫唤,我就拿了白家伙的羊,白家伙用枪打,还有大棒子我就扔了一标枪,白家伙就倒了,现在他们要吊死可怜的黑家伙"。

白人的屠杀和‘断绝粮草’使许多土著人丧命。但是真正的第一杀手却是白人带来的疾病。土著人已有数万年与世隔绝,这使他们缺少很多抗体。白人身上的病菌病毒一旦传给土著人便迅速蔓延,小小的感冒也能使大量的土著人丧命。尤其是结核病和性病对土著人的危害最大。当时很多白人有性病,尤其是犯人,但因为自身的抗体和治疗,性病一般并不致命。比如梅毒,往往要二十几年才发展到晚期。但在土著人身上梅毒很快就发展到晚期并要了性命。那时许多的白人拓荒者、牧羊人和农场工人都是单身男人,他们常常用土著妇女解决'性饥渴',于是性病很快就在土著人中传播。有的部落'十个妇女有九个患梅毒,她们路都走不了,只能爬'。一位白人看到一个土著妇女'瘦到像一副骨架,带着一个痴傻儿,大约四、五岁,站不起来,她还试图用她干瘪的乳房喂奶'。那个白人还写到‘这个晚期梅毒的土著妇女只是被碰巧看到了,在丛林里肯定有成千的土著在受此病的煎熬'。

在多种疾病的打击下,土著人口锐减。在白人到达澳洲之前,土著人口至少有30万。随着白人逐渐向内陆挺进,土著人口越来越少。到1901年土著人口降到四万余,到1911年仅剩下不足两万。塔斯马尼亚岛上的土著人则完全灭绝了。那些土著人与澳洲大陆上的土著人有明显的不同,是一个独特的种群。当白人占领塔斯马尼亚时,这些土著人曾激烈地反抗,但遭到了残酷的屠杀。1830年塔斯马尼亚总督阿瑟(Arthur)决定彻底解决土著人问题'。他组织了三千人拉大网,试图把所有的土著人都驱赶到一个小半岛上然后禁闭在那里。但结果仅抓到一个大人和一个孩子。后来那些土著由于处境日益艰难,在一个白人鲁宾逊(Robinson)的劝说下向政府投降。他们被送到一个岛上(FlindersIsland)。在那里这些土著人无法适应,又在疾病的袭击下,到1876年最后一个纯血统的塔斯马尼亚土著人死去。

如果说白人和土著人之间确有过一场战争的话,到20世纪初这场战争就结束了。土著人的抵抗已经消失,他们被'消灭'的所剩无几。白人社会已不再把土著人放在心上,认为他们正走向彻底灭绝。

直到又过了几十年,白人社会才突然发现土著人并没有灭绝也不会灭绝。那时的白人社会也进步了。越来越多的白人开始同情和帮助土著人了。这都是后话。

12.六个殖民地

澳大利亚为什么叫联邦呢?因为她由六个曾经是各自独立的英国殖民地联合而成。

新南威尔士是全澳洲最早建立的殖民地,以悉尼为中心向四外发展。直到1813年,其陆上边界还没有越过西边的蓝山(BlueMountain)。

1803年,在塔斯马尼亚附近发现有法国船只出没。因为担心法国人会登陆占地,新南威尔士的总督派了50人去塔斯马尼亚建立据点,并请求英国赶紧派人占领菲利普港湾(PortPhillipBay,现在的墨尔本一带)。于是英国派了一批人到菲利普港湾,但数年后那些人全部迁移到塔斯马尼亚,因为那里的气候更温和潮湿,更像英国。

由新南威尔士的政府管理塔斯马尼亚非常不方便。当时没有电话和电报,一切联系只能靠海上航行,往返一次要几个星期。所以一直派一个副总督在塔斯马尼亚,行政上有很大的自主权。不久,塔斯马尼亚的居民和官员要求成为独立于新南威尔士的英国殖民地。1825年他们成功了,脱离了新南威尔士,直属英国。但直到1856年'塔斯马尼亚'(Tasmania)这个名字才取代了'VanDiemen'sLand'。

澳洲的第三个殖民地是西澳(WesternAustralia),成立的原因也是怕法国人占领。1825年新南威尔士的总督派人去占领西澳并请求英国政府派人建立殖民地。1829年,一个自由民的殖民地建立了。1830年有4000多英国移民到达。但这些移民发现这里的土地并不像宣传的那么肥沃,于是不少人又迁移到新南威尔士。到1832年,西澳的人口减至1500,到1850年也只有7000人左右。由于缺少劳动力,这个以自由民“立国”的殖民地不断向英国要求多遣送些犯人来。直到1890年以后,西澳发现了黄金才吸引了大量的移民。

维多利亚(Victoria)直到1851年才成为一个独立的殖民地。这之前新南威尔士政府曾两次派人来建立定居点,但不久都撤了。倒是抢占土地的拓荒者成了维多利亚的“创业者”。英国平民亨替(Henty)一大家子(六个兄弟姐妹还有父母)1829年从英国移民到澳洲。先是散布在西澳,塔斯马尼亚和新南威尔士,后来(1834年)都移居到维多利亚的PortLand一带占地拓荒,与此同时,几户塔斯马尼亚的自由民看中了菲利普港湾一带的土地,打算占领。他们成立了一个公司直接找到了当地的土著部落向他们购买土地。他们顺利地买下了四万公顷土地。而价格呢,仅仅是20条毯子,30把小刀加上面粉,烧酒等物。到1836年,在菲利普港湾已有177人居住和26000只羊。新南威尔士的总督伯克(Burke)决定把他们纳入管辖,于是派遣了地方官员和警察。1839年,菲利普港湾改名为墨尔本。同样因为距离悉尼太远管理不便,1851年维多利亚成为另一个独立的英国殖民地。

南澳(SouthAustralia)是一个“按计划”建立的殖民地。前面说过英国人韦克菲尔德(Wakefield)的殖民地理论,即高价出售土地,让富人买地经营,穷人当雇工,政府得了钱再资助更多的移民。英国政府根据这个理论在1833年成立了一家公司大肆宣传南澳,1836年南澳殖民地成立,一英亩土地售价最低为12先令。头几年困难重重,很多移民又迁移它处,还有些人专门倒卖土地,认真经营农牧业的不多。直到1842年南澳的新总督格雷(Gray)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上大铜矿的发现才使南澳繁荣起来。

新南威尔士政府派人于1824年到昆士兰(Queensland)建立了第一个定居点,那是为了惩罚“顽固犯人”。第二年那个定居点就迁移到了现在布里斯班(Brisbane)的地方。以后的15年里一直用来监禁重刑犯人和再次犯罪的犯人。到1842年,新南威尔士政府才允许自由民到昆士兰定居。但那些非法占地者在1840年就进入昆士兰了。1859年,昆士兰脱离了新南威尔士成为另一个英国殖民地。

上面就是澳大利亚联邦成立之前的六个殖民地。此外,北领地(NorthernTerritory)在1863年之前是新南威尔士的一部分。1863年之后改为南澳的一部分,到1911年又变为由联邦直辖。而首都直辖地(ACT)当然是在联邦成立之后才建立的。

当人们咒骂澳大利亚人时,最恶毒的就是“罪犯的国家,犯人的后代”。仔细看看澳洲的历史就知道这种说法实在错误,至少南澳、西澳和维多利亚都是由自由民建立的。而且在整个澳洲人口中,犯人和犯人的后代只占很小一部分。1840年英国就打算停止向澳洲送犯人,倒是澳洲的许多大牧场主因为太缺劳动力反而一再请求英国不要停止。到1852年,黄金潮开始席卷澳洲,这时候犯人觉得能被送往澳洲是天大的美事。于是英国停止向澳洲东部各殖民地送犯人。但还送往西澳,因为那里还没发现黄金。1868年英国彻底停止向澳洲送犯人。从1788年到1868年的80年里,英国一共向澳洲输送了十五万九千多名犯人,而同一时期的自由移民则累计一百万以上。1868年以后移民的增加更快。因此,说澳洲人是犯人的后代实在是太错了。

13.黄金潮

1851年开始,澳洲掀起了黄金潮,整个社会搅得天翻地覆。

实际上早在1823年和1841年就有人发现了黄金,但当时的殖民地总督担心引起犯人的骚乱,就压制了消息。到1851年情况不同了,犯人已经很少,而殖民地正苦于人口不足。黄金能带来收入和移民,显然是件好事。

这次发现黄金的是个叫哈格瑞夫(Hargrave)的人,他曾在1849年被加利福尼亚的黄金潮吸引到美国,可是一无所获,他回到澳洲还不死心,听说在新南威尔士的巴瑟斯特(Bathurst)曾发现过金子,就跑去,果然又找到一些。他马上拼命地宣传。他的目的是要得到政府的奖赏。果然,黄金热开始了,到1851年底,已经有5000多人领了许可证去采黄金。1852年,大量的淘金者也从海外赶来了。哈格瑞夫如愿以偿,得到了一万英镑的奖金。

那时的黄金多是最易开采的砂金,就在河沟里的砂石里面,拿淘金盘用水淘去泥沙就能得到金砂。有些地点砂金的富集程度惊人,曾有人从一大盘泥沙中淘出两磅半的金砂,曾有四个人一天淘得250盎司黄金。1851到1861十年间,仅维多利亚的黄金产量就达二千三百万盎司(715吨)。当时整个澳洲的黄金产量几乎占全世界的一半。

在黄金的诱惑下,澳洲陷入了疯狂,很多城镇比如墨尔本几乎看不到男人了。房屋空了,买卖停了,甚至学校关门了,船被扔在港口没人管,农场牧场的雇工全跑了,船长和农场主干脆也卷起行李奔向淘金场。在班地沟(Bendigo,华人叫大金山),有人这么描写:“镇上的人都疯了,每一辆车上都装满了帐篷、炊具、淘金的家伙,可这正是冬天,道路糟极了,......几个星期里至少有6000人挤在一块300<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