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澳洲史话》(二)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3-12-25 来源:陈向阳


1808年1月,布莱总督与麦卡瑟发生正面冲突。麦卡瑟因为他的一艘船违犯了禁律而被起诉。在法庭上麦卡瑟要求法官阿特金斯(Atkins)回避,因为他们之间有私人纠葛。六名陪审的军官都偏向麦卡瑟,但布莱总督却坚持仍要法官阿特金斯审理此案,并把麦卡瑟关押。当那六名军官一再要求释放麦卡瑟并撤换法官时,布莱总督大发雷霆,斥责那些军官有谋反罪,并要起诉他们。这时,新南威尔士军团的约翰斯顿(Johnston)少校出面释放了麦卡瑟。麦卡瑟立即联合150余名军官请求约翰斯顿少校逮捕布莱。1月26日傍晚,军队包围了总督府,经仔细搜查从一张床底下拽出了布莱总督。

1809年底,又一任新总督麦克阿瑞(Macquarie)到达悉尼来收拾乱局,而约翰斯顿少校和麦卡瑟都返回英国接受军事法庭的审选讯。结果,约翰斯顿被解除了军职,而麦卡瑟没有在英国受处置,因为他早已辞去军职。但他被告之,他的案子将由新南威尔士的总督审理。为逃避受审,麦卡瑟一直在英国呆到1817年,当他的案子被撤消时才返回悉尼。

就在那些官员们明争暗斗之时,那些犯人又怎样了呢?

7、早期的犯人

菲利普之后的几届总督和新南威尔士军团的军官们为了财富争来争去。而那些生产财富的犯人们呢,却在流汗流血。

有人把早期殖民地的犯人比作奴隶,他们住牢房,常常被缚以铁链,他们在皮鞭和刺刀下作苦工,而生活有时还不足温饱。但和奴隶明显不同的是他们有刑期,可以被释放重作自由人。

从一开始犯人就不断地反抗,怠工是最普遍的,也有犯人逃跑。但是在殖民地早期,跑进丛林就等于死亡,或因饥渴或被土著人杀死。曾有过几次成功的逃跑,都是从海路,或者偷船或者藏在船上。直到1820年以后逃进丛林的犯人才有条件活下去,他们可以到居民点、农牧场找到吃的,可以守住交通要道拦路抢劫,成为“绿林好汉”,这是后话。

犯人里面最悲惨的是“顽固犯人”和再次犯案的犯人,他们被送往“再惩罚监狱”(secondarypunishmentprison)?比如塔斯马尼亚的阿瑟港(PortArthur)。在那里犯人长期戴着手铐脚镣,被驱赶着作苦工,如修路,晚上就被塞进路边的牢房车里。有这样的传说,因为痛苦太甚,犯人互相“赐死”,经过商量,一个犯人把另一个犯人杀死,然后自己也得到死刑。

在所有犯人中,来自爱尔兰的犯人又是最易受到惩罚的。从1791年第一批爱尔兰犯人到达,到1868年英国停止输送犯人时,总共有大约5万名爱尔兰犯人?送到澳洲,几乎占犯人总数的三分之一。这些爱尔兰犯人很多是农民,还有政治犯和因宗教原因判刑的。绝大多数爱尔兰人信奉罗马天主教,而英格兰人多信奉新教。因为宗教的不同和习俗的不同,爱尔兰犯人对殖民地那套完全英式的法律制度格外的憎恨,不断地试图反抗。在历次犯人的反抗活动中爱尔兰人总是最积极的领头人。殖民地当局也对爱尔兰犯人分外提防,把他们看作最顽固最危险的犯人。

爱尔兰人性格倔强,都是“硬汉子”,在挨皮鞭时即使被打得皮开肉绽也常常一声不吭,哪怕把牙咬碎。1804年,在“皮鞭牧师”马斯顿(Marsden)的不断压迫下,爱尔兰犯人起义了。大约三百名犯人聚集起来,他们打算挑起一场全殖民地的大起义。但是军队很快赶来,只有几条枪的犯人当然敌不过,不少犯人被枪杀,6名领头的犯人被逮捕并处以绞刑。这是全澳洲第一次为争自由反暴政的起义。

也有一些犯人比较幸运,他们一到澳洲就被分配给农牧场主作劳力,而不是关在监狱里。如果碰上一个“好主人”,犯人不仅能吃饱肚子,而且劳动也不那么艰苦。特别是在1810年麦克阿瑞(Macquarie)总督上任后,犯人的待遇有很大改善,在很大程度上缓和了犯人的反抗。麦克阿瑞的继任者又曾一度对犯人“严厉”起来。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犯人被分配给农牧场主,犯人整体的处境慢慢的好起来。最后当英国取消向澳洲输送犯人时,其理由之一就是澳洲对犯人太宽容了,起不到任何“威慑”作用。

8、向哪里发展?

1810年,麦克阿瑞(Macquarie)总督上任,他带来了新部队,解散了那个有“烧酒军团”之称的新南威尔士军团。接着他就大力建设悉尼城市,加宽取直街道,改进公共卫生设施,建造起第一批宏伟的公共建筑,其中有不少一直保留到现在仍不失其风格和气派,比如造币厂的楼房,议会大厦(后有些改造),音乐学院,还有几座大教堂。很多麦克阿瑞时代的建筑都是由一位犯人格林韦(Greenway)设计的。他本是一位天份很高的建筑师,因为造假文件被判死刑,后改为送往新南威尔士。麦克阿瑞总督没有因为他是犯人而埋没他的才华,很快就将他赦免并委派他设计许多公共建筑。

麦克阿瑞总督以宽待犯人出名,他给一些犯人发了假释证(ticketofleave)让他们出狱去工作。这一方面节约了政府的费用,也为农牧场主提供了劳动力。对“表现特别好”的犯人还给予“有限赦免”(conditionalpardon),就像自由人一样了只是在原判的刑期未满时还不能回英国。Macquarie总督对刑满释放的“前犯人”(emancipist)很少歧视,甚至让他们作公务员,有些还被任命为政府官员。这当然招来了手下的强烈不满,他们向英国政府告状。终于在1821年麦克阿瑞丢了官。这时的殖民地已经有4万人口,29万只羊和10万头牛。

虽然麦克阿瑞总督功劳不小,但他还是缺少“历史眼光”,没有看清澳洲发展的方向。他总想让澳洲的经济建立在一家一户的小农场上。每当犯人刑满释放,他马上分给他们一小块土地,让他们建立小农场。这样能促进澳洲经济快速发展吗?当时的世界正在飞速进步。英国的工业革命进入高潮,蒸汽机的发明和纺织机的改进使大工厂代替了小作坊,英国对羊毛的需求大增。这时英国的人口也在迅速增加,掀起了向外移民的热潮。这是澳洲的极好机会,这里有的是土地,可以接纳大量移民,可以生产大量羊毛,然后出口英国。

可是,最早看清这个形势的却不是任何一位总督,而是给好几任总督带来大麻烦的麦卡瑟。早在1797年,当几乎所有澳洲牧场上都养着肉用羊时,麦卡瑟就开始大力培育可产优质毛的羊了。1801年,他终于成功,培育出了改进的美利奴羊,能产又长又细的羊毛。他第一个建立起上万英亩的大牧场,雇佣了很多人,养了成千上万只羊。后来又成立了羊毛公司,开始出口大量羊毛。因为麦卡瑟为人太精明,手腕太多,许多人都不喜欢他。可是历史证明他为澳洲经济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的大规模高效率生产羊毛的方式是当时澳洲经济发展的正确方向。

从1815年以后,越来越多的英国人开始向澳洲移民。他们看中了这里不要钱(或廉价)的土地,梦想着当个牧场主,发羊毛财。随着自由移民源源而来,澳洲越来越像一个“正常”的殖民地,而不再是个“大监狱”。

可是,当越来越多的自由移民渴求土地时,殖民地政府却决定限制殖民地的扩展,并使土地不那么容易到手。这第一是为了便于管理,第二是因为有个叫韦克菲尔德(Wakefield)的英国人提出了一套殖民地发展理论,英国政府和新南威尔士殖民地政府都很相信。那套理论的主要意思是:一个土地广阔的殖民地更应该把土地紧紧控制,并应当高价出售。这样穷人买不起土地就只好作雇工给富人干活,而政府也可有更多的财力帮助更多的移民来殖民地,于是资金和劳动力都不成问题了。

在这个理论指导下,达令(Darling)总督1829年宣布把新南威尔士殖民地限制在以悉尼为中心200公里以内的范围。从1831年开始政府不再无偿批给任何人土地,而公有地出售的最低价为5先令一英亩(0.4公倾)。要建一个像样的牧场需要几千英亩土地,那就是上千英镑,当时这可是一大笔钱。谁能或谁愿意出这么一大笔钱呢?

从1813年起,一个又一个的探险家已经发现了越过蓝山(绵横在悉尼西部)的道路和内地的广阔草原。那么大的澳洲,那么广阔的土地,谁能挡的住渴望发财的自由人呢?


9、抢占土地

从1831年开始,新南威尔士殖民地政府不再无偿批给任何人土地,并限制殖民地的范围,不许向内地发展。这时许多的英国富裕移民和已在澳洲赚了钱的商人、农牧场主都看准了眼前的机会:生产羊毛能赚大钱。他们需要大片的土地养成千上万的羊。他们都把目光转向了政府限定的范围之外,那里有无边的土地,政府的一道禁令就能挡住成百成千的自由人么?大规模的非法占地拓荒开始了,许多人不顾政府禁令,赶着大车向内地前进。当他们选好理想的土地就打木桩,在树上刻字,沿着边界犁出要条沟,以示这里已被占领了。然后搭起帐篷开始养羊。他们通常向银行贷款,一下子就买几千只羊。银行也乐于贷款给他们,因为羊毛确实赚钱很快。最困难的是劳动力,那些被假释的犯人和刑满释放的犯人都成了“抢手货”,人们争着雇佣他们去作牧羊人。

这些非法占地者被称为斯夸特(squatter),一开始这个词带有贬意,但后来就泛指任何拥有大片土地和大群牛羊的牧场主了。很多的斯夸特后来确实变的很富有,但他们创业的时候却有数不清的艰难困苦。住棚子,几乎没有什么生活用具,单调的饭食,极为孤独,最近的邻居也许在几十或上百公里以外。没有任何社交活动,却有很多的危险和灾难,土著人会无情地袭击他们,一只澳洲野狗(dingo)可以在一晚上咬死几十只羊,丛林野火可以把一切烧个精光,此外还有干旱。更为严酷的是,一旦灾难临头他们得不到任何及时的援救,一旦损失了,绝无希望得到政府的任何帮助,因为他们是非法占地者。

那时整个殖民地的土地属于英国皇家。总督可以代表皇室把土地分配或卖给个人。这些斯夸特非法占据了皇家的土地,因此英政府多次命令殖民地总督阻止非法占地行为。但是作不到。到1830年,全殖民地一半的羊都在“非法”的牧场上,到1835年,“非法”的羊远超过了“合法”的,达到一百万只。那些斯夸特有些是原来的军官,有些来自英国的富有家庭,他们人数太多,又太有钱,而且他们已经成为殖民地经济的支柱。政府无法驱逐他们,只好改变策略,允许他们使用土地但把他们置于控制之下并向他们收税。

1836年,伯克(Burke)总<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