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混”在新西兰(三)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3-12-18 来源:搜狐教育


  作者: Minori.fish   
 
  抵达目的地

  忍受了将近一天的飞机颠簸和超人的唠叨,我终于可以平安的到达新西兰了,在奥克兰和老人家话别时心里还真是不太爽,唉,算了,我是不是犯贱呀,好不容易安静了,又不习惯了。

  好了,我现在在Christ church了,我的目的地,这里的空气有点干,不过还好啦。我刚出机场没多久就看见了两眼冒着金光,好像看见了钱来了一样的homestay mother和语言学校的副校长。寒暄之后,就上了homestay mother 的车,真是小的可以,她今年46了,不过仍然风韵犹存,有两个儿子,一个在Japan19岁,还有一个在Queenstown21岁,她离过一次婚,现在在与第二个丈夫分居中,本来这是人家私事,关我屁事,但她愿意讲,那我也不好意思打断,不过她问我家里事就有点过分了吧,你管我父母是干什么的呢,我一概装傻,多"beg your pardon"几次她就烦了,呵呵。

  她家不是很大,说白了,比我想像中的小了好多,有个台湾26岁却看起来和我差不多的女孩住在那里。我要哭了,我的房间好小呀,还没有我家车库大呢,又没有窗,只有一张单人床,去死吧!!忍了吧,比难民已经强很多啦,这也只不过是个暂住之地而已。不好,我右眼角在抽搐,有事要发生,慢慢地回头,这是什么,一团黄毛,不会吧,不要呀,是……是猫,哇,我不想活了,居然有带毛的低级动物在这屋子里,放松放松,没什么没什么,你人都不怕,还怕它这种低级动物?不好,它要过来,不要呀,快跑!

  台湾女生英文名字叫Ramy,也许是都说中文的关系,我们很快就成为了朋友。她对我讲以前住在这里的那个男孩,她在台湾的生活,和来到这鸟不拉屎的新西兰的原因,也讲这homestay mother的种种,突然间我有了种回家的感觉。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